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 16 章
 
自从那天给李悦打电话以后,李悦不知道是不是误解了戚月淮的意思,明明只是让她在学校看着点林行秋,别让林行秋再被堵厕所了,李悦却大概是以为戚月淮想全方面了解林行秋的动向,时不时给戚月淮发条短信,报备一下林行秋的近况,还有点乐在其中的感觉。

戚月淮觉得挺有意思,就没阻止李悦,只是偶尔让李挺给李悦带点小礼物,算是给李悦的答谢。

这天有人给戚月淮发了条短信,戚月淮看的时候才发现顾瑶前两天发来了一条短信,自己忘了看。

——淮哥,林明远说林行秋来不了了。

戚月淮蹙了下眉,看着这条短信,很快回复了过去。

——什么意思?

——不知道,我姐妹前两天不小心听到的,林行秋真没来,都两天了,我帮您打听打听?

——不用。

戚月淮回完后很快给林行秋将电话拨了过去。

林行秋接到戚月淮的电话时,正准备翻窗出去,林家拦不住他,只看他想不想出去,刚才陈锦打来电话说得当面说,是以林行秋正准备溜之大吉。

他看着电话犹豫了一下,收回了跨出去的一条腿,又回到小房间才接通:“喂。”

戚月淮轻咳了两声:“林行秋,听说你两天没去学校了?怎么,退学了?”

“不是。”林行秋道:“我被禁足了。”

戚月淮一顿:“禁足?谁?”

“林明烨。”

“为什么?”

“那天林明远叫我去他房间,说我勾引你,然后要打我,我往后退了一下,他不小心摔到了地上,林明烨就禁足了我。”

“什么时候?”

“上周二。”

戚月淮顿了一下,上周二刚好是他给林明远打电话那天。

戚月淮道:“没事,我帮你想办法。”

林行秋道:“不用了,这件事不用麻烦你,可能他马上就会放我出去。”

“林行秋。”戚月淮斩钉截铁道:“这件事可能怪我,我一定会帮你。”

挂掉电话后,林行秋又重新溜出了林家,来到了跟陈锦约好的地方。

陈锦将一叠资料扔到桌子上,往椅子上一靠:“喏,就这些。”

林行秋将资料拿起来翻了起来。

陈锦趁他看的时候解释道:“林家这关系还挺复杂,林老太爷解放战争前娶了三位太太,生了七个alpha,内斗严重,林家势力已经不如从前,所以林家现在的当家一心想扶持一个后辈,重振林家,啧啧,不过林家我看是没救了,这一代竟然一个s级的alpha都没有,哈哈哈。”

林行秋挑了下眉:“一个s级都没有?”

“可不是。”陈锦道:“跟下猪猡一样下了一窝崽,现在林家的子子孙孙一堆,却一个能拿得出手的都没,你说好笑不?”

陈锦又接着道:“林明烨本人不怎么拿得出手,但他的好大哥林明昊是林家这一代最出众的,林明昊现在是戍边军第三师铁狮团团长,你别看官好像没多大,但他还年轻不是?第三师是精英师,铁狮团又是第三师最争气的一支队伍,历史悠久,功勋数不胜数,被誉为北方雄狮,每一任团长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上一任团长,现在已经是戍边军副司令了,小道消息说他马上要调□□军了,可以说每一任担任过铁狮团团长的人,仕途都是青云直上,一飞冲天。”

林行秋抬眸瞥了眼陈锦:“就凭他?”

虽然林行秋话只说了半句,但陈锦心领神会道:“对吧?看林明昊的资料你觉得他也不过如此,虽说是国立第一军校毕业的,但履历平平,也没拿过什么大的军功,如果他都能当联邦雄狮的首领,那我们国家可真是要完了,可林家的资源砸在一个人身上,是头猪都能爬上去。”

林行秋将资料放下,抬眼看向陈锦:“就这些?”

陈锦嘿嘿一笑,语气自得:“当然不止,最后两页有猛料。”

林行秋手指飞速翻动,翻到了最后两页,他手指一顿。

陈锦道:“事在我们的酒店发生的,当天就被林家压了,半点没漏出去,我留了个心眼,让他去做了检测,留了证据,可惜”

林行秋一目十行的浏览完资料,手指在纸上敲了两下:“证据还在吗?”

“在。”陈锦道:“不过明面上已经不在了,你懂吧,这个东西不能见光,林家会查到我们身上,引火烧身,况且就算你把消息放出去,林家有的是办法压下来,你整不死他,反而会被林家咬死。”

“把火引到别人身上,再烧死他。”林行秋抬眸看向陈锦:“只要不从我们的手里见光,不就行了?”

“那”陈锦迟疑道。

“这些东西,在我们手里没有价值。”林行秋道:“有的是愿意花时间和精力让这些东西发挥价值的人。”

“你是说”陈锦道:“戚家?”

远冬是个势力错综复杂的老城,这里风气野蛮,有着数不胜数的老牌家族,戚家跟林家是最顶尖的家族之一,在外人眼里,这两家虽然面上和谐,但私下应该是互成水火的。

“戚家不会趟这趟浑水的。”林行秋笑了下,语气愉悦:“铁狮团团长,安远公司,那么肥美的肉,想咬的人多了去了。”

陈锦道:“疯狗,你别笑,你一笑我就怕。”

林行秋没理陈锦,取了前几页:“东西给我,你不用管了,老大那边你如实汇报。”

他又叫来手下的人,将前几页递给他:“我不方便露面,你替我找个人,不要我们的人,也不要透露你的身份,过几天我让他把东西给谁你就让他想办法给那个人。”

陈锦道:“林家一定会保他的。”

林行秋道:“这次保不住了。”

陈锦疑惑:“为什么?”

“到时候再说。”

陈锦打架在行,但算计人不太行,他一头雾水的答应了,又想起什么:“对了,还有个消息,林家老大林煜有个私生子,最近刚接回来,不过信息太少,没查出来具体信息,我让人再查查。”

“不用了。”林行秋道:“我知道是谁。”

“你认识?”陈锦惊讶道。

“认识。”

“谁啊。”

“我。”

陈锦眨了下眼睛,掏了下耳朵:“你说什么?”

“那个私生子,是我。”

“”

陈锦石化在原地,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操,你说什么玩意?你是林家那个私生子?我操?你玩我呢?怎么不早说?等一下,林明烨是林煜的儿子,你也是林煜的儿子,操,搞半天林明烨是你哥?”

林行秋平静的等陈锦说完才道:“血缘关系上,算半个吧。”

“什么叫算吧?我可真是服了你了林行秋,搞半天你想搞的人是你哥?你他妈可真会玩!你这次玩的哪一出,我操,我明白了,这他妈是豪门斗争?”陈锦看怪物一样看向林行秋:“可你他妈是omega啊!你把林明烨搞掉有什么用?我操,难道难道你想当家主?你你你你,林行秋,你真是够有种的啊!”

林行秋听完陈锦的话,挑了下眉,低声道:“也不一定是omega。”

“什么玩意?”陈锦没听清。

林行秋看向陈锦,笑了下:“我为什么不能当?”

“魔鬼!”陈锦哀嚎:“我看林家真的要完了!”

林行秋没理陈锦,又跟手底下人交代了一番,才返回林家。

林家的安保有个疏漏点,很难发现,林行秋是从这里跑出去,他正想原路返回,背后却传来一个熟悉的清冽声音。

“林行秋?你不是被禁足了?”

林行秋的脚步一顿,转过了身,戚月淮正站在他身后十几米的位置看着他。

戚月淮快步走了上来:“你不是被禁足了?”

他抬眼看了眼周围的围墙:“你的禁足范围原来已经超出了林家的范围?”

“不是。”林行秋脑内飞速转动,思考着如何解释现在的情况:“我”

戚月淮盯着林行秋道,眼神晦暗不明:“怎么?禁足解除了?”

林行秋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戚月淮一笑,笑里有点嘲讽:“你知道我二十分钟之前在哪吗?”

林行秋看向戚月淮,看到他的表情,心里一咯噔,他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戚月淮又道:“你家门卫这次挺负责任啊,说你家林大少说了,不准你出去,威胁都没用。”

坏了。

戚月淮刚才是在套路他,如果刚才没有顺着戚月淮的话骗他,还有回旋的余地,但从他点头那一刻,事情就坏了。

林行秋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长这么大他还没像现在这样慌过。

现在该说些什么呢?林行秋站在原地,手垂在两侧,低着头,他恨不得飞回自己点头之前,捅自己两刀,把自己脑袋给摘了。

戚月淮现在只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他看着林行秋的模样道:“你被禁足那天我打电话警告了下林明远,之后你就被他找事,被林明烨禁足,所以我跟你说是因为我,我挺内疚的,因为这事确实是因我而起,既然是因我而起,那我怎么也得给你解决了。”

没等林行秋回话,戚月淮又道:“你要是被其他人关了,我怎么也能把你弄出来,但你被你家里人关住了,我想我该怎么办呢,我甚至想我要不然去找下林明烨吧,后来我就绕着你家转圈,发现从这儿能进去,我就想要不然把你偷出去吧,林行秋,看来是我想多了啊。”

林行秋道:“我真被关了。”

戚月淮笑了下:“但你也出来了,不是吗?你本事挺大,是我瞎操心了。”

林行秋抿唇:“你别气行不行。”

戚月淮道:“我没气,就是觉得自己挺傻逼,林行秋,既然你出来了,挺好的,我也不用跑去撬林家墙角,干违法勾当了。”

戚月淮说完,也不再看林行秋,转过头就走,林行秋往前踏了两小步,又停住,直到戚月淮的背影消失,林行秋也没动,良久,他一拳砸到墙上,将墙砸出了个深坑,拳头也砸出了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