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 18 章
 
“你”alpha有点迟疑,却在听到林行秋那句“你聋了”之后被激怒:“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这么说话?”

“哈。”林行秋冷笑一声:“我怎么说话轮得到你教训?”

那alpha被林行秋的态度激的更怒:“贱人,给你点好脸色你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老子好声好气跟你说你不乐意,非要我跟你玩硬的是吧?”

alpha向前一步想对林行秋动手,却被另外两个人拉了一把:“别啊,还在学校呢,有事你也等放学再”

alpha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再上前,他盯着林行秋恶狠狠道:“算你运气好,你给我等着。”

林行秋看着那alpha,眼神冰冷,像是蛇一样,良久,他笑了一下,语气嘲讽:“运气好的可不是我。”

说完,林行秋转身离去,走了两步,他感到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掉在脸上,他伸出手掌摊开,一片雪花掉在手上。

林行秋抬头望了眼天。

远冬的初雪到了。

“嘭——”

桌球与球杆碰撞,落袋为安。

戚月淮晚上跟李挺几个来了游戏城,远冬的雪一旦落下来,往往又快又急,这样的天气实在不适合什么户外活动。

戚月淮将球杆递给旁边的侍者,从吧台端了杯黄油啤酒,倚着吧台看李挺玩抓娃娃。

李挺正带着他叫来的几个omega抓娃娃,不过李挺抓娃娃的技术挺臭的,夹了半天一个没夹上来的了。

几个omega正在哪儿嘲笑李挺,兑换了几箩筐的币愣是一个都没夹上来。

“挺哥你到底行不行啊。”

“嘿,老子还就不信了。”

李挺有点上火,越急越抓不到,急的他砸了下娃娃机。

戚月淮饶有兴致的看着娃娃机,这家游戏城是远冬最大的游戏城,设备都是最新式的,这家店里娃娃机里的娃娃都很精致,是一家有名且价格高昂的连锁玩偶店的,所以夹一次娃娃的费用也不菲。

“给我点币。”

李挺一看是戚月淮,从旁边的框里抓出一大笔币递给戚月淮。

“淮哥,这娃娃机有问题,那夹子太松了,夹不上来不怪你。”

李挺还想给戚月淮挽尊,但没过多久,娃娃机发出一声响,一个娃娃从出口掉下来。

“淮哥好厉害!”

旁边的omega纷纷鼓掌赞叹,李挺有点没面子的找补道:“这夹娃娃也看运气的嘛。”

又过了一会儿,又一个娃娃掉了出来,很快,又掉出来几个。

李挺彻底闭上了嘴巴。

过了十几分钟,戚月淮脚底下已经堆了好几个娃娃,他手里的币也花完了,戚月淮打了个哈欠,又往吧台那边走。

有个胆子大的女生问道:“淮哥,这些娃娃”

戚月淮瞥了眼那些娃娃:“想要就给你们了。”

戚月淮不是第一次抓娃娃,他之所以会这么娴熟,是因为以前带堂弟堂妹他们玩,小孩儿眼馋,他就去练了一下。

他对这些毛茸茸的玩意儿不感兴趣,刚才也只是手痒罢了。

omega们感谢了戚月淮之后纷纷跑去挑娃娃,其中几个瞧中了同一个娃娃,都想要,戚月淮余光瞥了一眼。

那是个仿真的雪白色的布偶猫,毛皮洁白如雪,柔软细腻,眼瞳透亮,像是琥珀一样。

戚月淮看到娃娃的第一眼,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人的模样,他走到沙发旁坐下,那几个omega还在挑娃娃,一个女孩最终成功抢到了那个布偶猫,她将猫搂在怀里,摸了两下猫脑袋。

其他人也纷纷伸出手去摸那只玩偶,戚月淮抬眼看了几次,又走了过去伸出手:“这猫给我。”

那女孩愣了一下,伸出手把猫递给戚月淮。

“谢了。”戚月淮道:“明天赔你只真的。”

戚月淮把玩偶提起来又看了看,越看越觉得这只猫像林行秋,李挺凑过来看了眼玩偶道:“淮哥,你喜欢这种东西?”

戚月淮也没看李挺,只是上下揉捏着布偶:“我觉得它挺像一个人。”

李挺盯着布偶仔细打量了一番疑惑道:“像人?谁啊?”

恰在此时戚月淮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戚月淮掏出一看,是二哥打来的,还是视频电话,他揣着猫,出门找了个安静地方接了电话。

“阿淮。”全息投影上显示出一个俊秀男人的影像,正是戚月淮的二哥戚梦白。

“二哥,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戚梦白手指点了下什么:“你看。”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段画面,首先入眼的漫天的雪,仅仅过去了几个小时,远冬已经完全被雪覆盖了,似乎是在谁的门前,有个站着的身影,他一动不动的,像是雪中的雕塑一般。

“这是什么?”戚月淮疑惑道。

“这话该我问你吧。”戚梦白无奈道:“这不是你之前带过来的人吗?”

“我带的人?”戚月淮更加疑惑。

戚梦白调大了画面,随着镜头的拉近,那人的脸也可以看清。

“林行秋?”

林行秋站在漫天纷飞的雪里,精致的脸上毫无血色,嘴唇冻的青紫,看起来像具站立的尸体。

戚梦白道:“老弟,果然是你的人啊。”

戚月淮没有反驳戚梦白的称呼,他盯着屏幕上的林行秋道:“这怎么回事?”

“刚才保安给我打电话说我家楼下有个人,站了好几个小时,问他他说等人,也不走,我调出监控,发现我也不认识这人,最后保安说这人几周前跟你来的,天亮才走。”戚梦白叹口气:“我说老弟,我还以为是我那段风流债找上门,弄半天是你惹的,你别吓你哥成吗?”

监控画面是实时的,戚月淮觉的自己可能都承受不了在这样的风雪里站几小时,像林行秋这样纤细柔弱的人又是怎么在远冬的风雪里站了几个小时的。

戚月淮也懒得跟戚梦白解释:“哥,我以后再跟你说。”

戚梦白了然笑了下:“老弟,我明白,我明白,赶紧去吧。”

戚月淮正要挂断电话,戚梦白又道:“哦对了,老妈最近还好吧?”

戚月淮急着走,随口道:“挺好的,今晚还去林家吃饭了。”

“林家?”戚梦白叹气:“我不是告诉她少跟林家来往吗?”

如果说戚家还有那个人是不支持跟林家联姻的,当属戚梦白,戚梦白因为戚兰亭也不大待见林家,戚月淮一门心思在林行秋身上,他敷衍道:“行了老哥,不跟你说了,挂了。”

戚月淮挂掉电话,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跟李挺打了声招呼匆匆出门。

林行秋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雪里站了多久,他手脚都冻的没什么知觉了,雪落在他的脸上,身上,他连拨都懒得拨,反正刚刚拨下去,没几秒又会落满。

有人发来视频电话,林行秋眼神一亮,看到电话上的名字,眼神又暗了下去,他将冻僵的手指放在唇前,哈了几口气,才接通了电话。

“我去。”陈锦看着手机屏上和雪人无异的林行秋,吓得往后退了几步道:“你干嘛呢?行为艺术?”

“”不知道是冻的张不开嘴还是怎么样,林行秋没说话,他手动了一下,似乎是要挂断。

“诶,别别别。”眼看林行秋要挂掉电话,陈锦在手机上点了下,屏上出现了一张照片。

画面上戚月淮正在全神贯注的夹娃娃。

陈锦道:“这是不是上次你在venus钓的那个alpha?林行秋,你够牛的啊,睡了戚家少爷。”

林行秋面无表情的盯着画面:“你想说什么?”

陈锦又点了一下屏幕,上面放出第二张照片,戚月淮脚下堆着一堆娃娃,周围还围着一群omega,看向戚月淮的目光满是爱慕。

“这些站在金字塔尖的alpha玩的比你想象的花。”陈锦一顿,小声道:“你没经验,小心被骗。”

陈锦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他主要不是担心林行秋被骗,而是怕戚大少爷玩的太过,被林行秋给砍了,所以得让林行秋先明白过来,及时抽身。

毕竟是戚家的人,惹不起,比林家难缠多了。

“他没骗我。”林行秋道:“我骗了他。”

“你”陈锦欲言又止,什么他骗我,我骗他的,听林行秋这话怎么两人还玩的挺真,陈锦没谈过正经恋爱,他抓了抓脑袋,却发现林行秋嘴唇越发青紫,陈锦有点急:“不是,我说你杵外面到底干嘛呢?这天气,企鹅都不爱搁外面待。”

“我在等人。”林行秋一字一字往出蹦,话都快说不利索了。

陈锦着急到:“我说你等人有必要在室外等?你不能跟他约个地方等?林行秋你他妈是不是想冻死啊?你们到底约的几点啊?这人怎么好意思让你在室外等这么久?”

“我没约他。”

陈锦一噎,他发觉林行秋的疯病愈发严重了:“你在哪?我去接你吧。”

然后赶紧带林行秋去医院看看脑子,毕竟老大还是挺喜欢林行秋的,彻底疯了他也不好交代。

“不用了,我要等到他来。”

陈锦都有点上火了:“那他他妈要是不来呢?你准备站到冻死?”

“无所谓,冻死就冻死吧。”

林行秋声音和雪一样冰,他看向远方,入目皆是一片雪白,除了风和雪,天地之间空荡荡的,一个活物也没有,挂断了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