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 19 章
 
雪天不好开车,戚月淮的车也没装防滑链,出了门等了好一会儿戚月淮才挡到一辆车直奔戚梦白家,车进不去小区,戚月淮只能走过去,风裹着雪粒打在脸上,疼的不行,这会雪都能没过人脚踝,踩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非常难走。

远远的戚月淮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黑色的身影一动不动的,他顿了一下,然后向那个身影飞奔而去。

“林行秋!”

戚月淮喊着林行秋的名字跑近了,林行秋几乎成了个雪人,他一把抓住林行秋的胳膊,发现林行秋的外套都冻的又硬又冷。

戚月淮将娃娃夹在腋下,伸出双手捧住林行秋的脸搓了搓:“你在干什么?想冻死吗?”

林行秋僵硬的转了转脖子看向戚月淮,张了张口想说话,牙齿却上下打了个颤。

戚月淮拉着林行秋往门里走:“算了,先进去吧。”

林行秋伸出冻的冰凉的手抓住戚月淮,将戚月淮往后拉了一下:“对不起。”

风雪太大,戚月淮没听清:“什么?”

林行秋声音提高了一点:“对不起。”

戚月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跟林行秋好像还处于“断交”的状态,戚月淮顿了一下,有点尴尬,他跟林行秋保持着这个姿势在原地站了几秒,戚月淮才道:“有话进去说。”

林行秋还想说什么,戚月淮又道:“你非要在这儿跟我讨论你的过错吗?你不冷我还嫌冷。”

戚月淮的语气有点不客气,看来还是在生气,林行秋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乖乖跟在戚月淮后面进了房子。

二哥有一段时间没回家,屋子里很冷,室外室内温度几乎完全没有差别,戚月淮将取暖设备开到最大,才又走回客厅,林行秋还在门口站着,垂着脑袋孤零零的杵在哪儿,身上的雪还没融化,就像一只在风雪里求生的流浪猫,好不容易找到一户愿意对他敞开家门的好心人,却担惊受怕的不敢进门。

戚月淮也不知道自己还气不气,但是鲜少有人类舍得苛责一只身上积雪还未消的流浪猫,他走到门边:“你今晚是准备在门口睡一晚吗?”

林行秋脚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一下脚,戚月淮看不下去,一把将他拉了进来,他将林行秋拉到客房,从柜子里抱出厚被子,又把林行秋早已被冻的硬邦邦的外套脱下来丢到地上,再用被子把林行秋从头到脚的包了起来。

“自己包住,在这坐着,别乱动。”

林行秋点了点头,将被子紧紧裹在自己身上。

戚月淮转身走到厨房,智能系统已经将热水烧好,他倒了杯热水,又到厕所将毛巾敷热,才回到卧室。

“拿着。”

戚月淮将热水递给林行秋,林行秋乖乖接着捧在手心,房子的温度也已经升了上来,林行秋脑袋上的雪也慢慢化成了水,戚月淮用毛巾在林行秋头上擦拭着。

林行秋抬头看着戚月淮,良久才小心开口道:“你是不是还生我气。”

戚月淮语气不凉不热,动作却没停下:“我有什么可生气的。”

林行秋开口道:“我真的被禁足了,但是那天我有非出去不可的理由,我绕了一圈发现有个地方可以出去,办完事情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你,我错了,我不该骗你,对不起。”

戚月淮停下动作:“所以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禁足解除了。”

“我怕你问我为什么溜出去,戚月淮,我那天有事情,必须得出去,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不能告诉别人,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你。”

每个人都有秘密,他不会去刨根问底。

“林行秋,是我小瞧你了。”

戚月淮也发现了林家有个地方可以出去,但那个地方并不好进出,是平时给林家送菜的门,门锁着,但是没装什么安保设备,可以翻进去,那门很高并不好翻,起码以一个omega的体型和身高是很难翻过去的。

林行秋很高,和自己差不多,他看起来是很纤瘦的,很漂亮的体态,但仔细一想,林行秋的骨架并不小,这一点从他的手就可以看出。

“我说。”戚月淮伸出手往林行秋脖子后面伸去:“你该不会是alpha吧?”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戚月淮的动作很快,几乎是在同时,林行秋伸出手抓住了戚月淮的手腕,戚月淮挑了下眉。

林行秋抬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腺体对omega来说是非常隐私的部位,如果林行秋是omega的话,戚月淮的动作是相当不礼貌且僭越的。

所以林行秋的反应其实已经算相当礼貌了。

两人僵持了几秒,戚月淮将毛巾往旁边一丢,从林行秋的手里把手抽了出来。

林行秋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他轻声开口,语气有点小心翼翼:“你还生我气吗?”

“有点。”

林行秋道:“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戚月淮看着林行秋,突然笑了下:“要不,你给我看下腺体?”

林行秋抿唇,良久才道:“好。”

他扭过身子,侧对着戚月淮,戚月淮只要伸出手将他衣领往下拉点,就能看到他后面的腺体,林行秋伸出手,想将衣领往下拉。

戚月淮手猛的扣到了林行秋手上,压住了他的衣领,林行秋不解的望向戚月淮。

“算了。”戚月淮道:“开玩笑。”

林行秋将手放下:“那你现在原谅我了吗?”

“林行秋。”戚月淮道:“不觉得刚才我说的话恶心吗?”

让我看看你的腺体,这句话由没标记自己的alpha对omgea说,几乎等于性骚扰,戚月淮其实早就没那么气了,但他这个人有时候就是拧巴,有点大少爷脾气。

这话很膈应人,效果有点太好,连他自己都被膈应到了。

“可是”林行秋小声道:“我更想要你原谅。”

林行秋在雪里等了他那么久,再晚几小时估计只能在停尸间见了。

戚月淮心噔的跳了一下:“我的原谅有那么重要吗?”

“很重要。”

“为什么?”

林行秋迟疑了一下:“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还骗你,我的心过不去。”

“心过不去?”戚月淮笑了下,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好像有点失落:“就这啊?”

明明之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现在又起大早给他做便当,为了取得他的原谅,在大雪里等了那么久,明明给他打个电话就好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好像是从他那天晚上从厕所把林行秋带出来开始。

林行秋抬头疑惑的看向戚月淮,似乎不解戚月淮为什么会这样说。

戚月淮掩去眼底一点失落:“算了,这事过去了,你这都差点冻死了,我还能揪着不放吗。”

林行秋点了点头:“好。”

戚月淮又道:“外面雪太大了,怕是挡不下车,今晚就住这儿吧,你先去洗澡,我给你去找两件我二哥的衣服你先换上。”

林行秋点头,站起身来,经过戚月淮身边的时候,戚月淮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动了动鼻子,疑惑道:“林行秋,你身上什么味儿啊。”

林行秋也有点疑惑,抬起手臂闻了下自己身上:“什么?没有啊。”

戚月淮凑到林行秋身边在他衣服上嗅了下,又凑到他颈边闻了闻:“好像是嗯茶味?”

“茶味?我不喝茶。”

“不是茶叶的味道,是你身上发出来的。”戚月淮想了下:“你是不是用了什么茶味儿的香水?嗯就什么白茶绿茶的那种?”

“我也不用香水。”

“是吗?”戚月淮抬头看向林行秋:“我说林行秋,你该不是要分化了吧?”

这种从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戚月淮并不陌生,当年他快要分化的时候,身上就老是飘着一股玫瑰的味道,因为还没分化,就算抑制剂也不起作用,信息素乱飘,陆昕还老是笑他偷偷泡玫瑰浴。

医生说s级的alpha比起其他级别的alpha更容易出这种问题,因为他们的信息素比旁人更加强烈,也更加不好控制。

为了避免出什么岔子,他甚至请了一段时间假,没多久,他就分化了,用了抑制剂,外加分化以后对信息素的掌控更熟练,这种情况才消失。

“说起来。”戚月淮有点疑惑的看向林行秋:“omega没分化之前也会信息素外泄吗?”

林行秋往后退了两步:“大概吧,我也不清楚。”

戚月淮道:“你小心一点,最好请一段时间的假,控制不住的信息素很容易出事。”

戚月淮有时候会觉得alpha跟omega是被信息素支配的动物,虽然alpha在能力上占据了优势,但很多时候却像野兽一样,完全被欲望支配,比起这两种性别,反而beta是更像是人的存在,毕竟这个世界上只有beta可以完完全全掌控自己,完全不受□□的影响。

也正是因此,除了因为基因优秀能在高位拥有绝对席位的alpha,beta总是能因为可以摒弃外界影响,一心一意扑在事业上而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

这样一来,完全被□□控制的omega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底层。

戚月淮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尤其是对omega来说。”

“嗯,我知道了。”

“如果,我是说万一。”戚月淮轻咳两声:“你之后有需要可以找我帮忙,只是临时标记一下,我不会做什么,但这样你起码能杜绝绝大多数麻烦。”

虽然有抑制剂,但林行秋还没分化戚月淮就帮他赶跑了这么多次苍蝇,他分化之后情况可能会更糟,戚月淮是s级的alpha,如果对林行秋进行临时标记,标记存在的时期,s级以下的alpha很难将其洗掉。

知道林行秋有一个s级的alpha罩着,其他alpha想下手也会先掂量掂量自己惹不惹得起。

林行秋抬起头看向戚月淮,点点头:“好,我先去洗澡了。”

林行秋走进了浴室,将上身的衣服脱下,他面对着镜子侧过身子,手抬起来在颈后腺体的地方摸了摸。

那一块凸起的地方已经变得非常的坚硬,完完全全是一个alpha的腺体。

“啧。”林行秋手在腺体上停留一会儿,从一旁拿起一片剃须刀的刀片,举到自己腺体旁,比划着如何割掉腺体。

衡量了一下,林行秋觉得在戚月淮二哥的浴室里干这件事似乎不太好,才又将刀片放了回去。

“真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