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25章 第 25 章
 
“林行秋。”戚月淮顿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啊?”

林行秋低下头:“我有点害怕。”

他很快就松开了戚月淮的衣角, 自嘲的笑了下:“我这样是不是又容易让人误会了,算了,你当我没说。”

林行秋手撑在床边, 低着头,样子有些可怜, 戚月淮心软了一下, 刚刚得知林行秋以前有可能被伤害过,他除了出离的愤怒, 还有就是心疼。

心疼林行秋明明跟戚若言差不多大的年级, 却要背负那么多, 明明好不容易被家族认了回去,却还要被亲哥哥当成铺路的工具。

可除此之外, 他没想到的是林行秋竟然有可能被侵犯过。

此时此刻,戚月淮完全说不出拒绝的话, 他又回到床边坐下:“算了,你睡吧,我在这儿陪着你。”

戚月淮压着林行秋的肩让他躺回去, 又把被子给他盖上:“赶紧睡吧, 你睡了我就能睡了。”

林行秋躺在被子里,眼巴巴的看着戚月淮, 就是不闭眼:“可是我睡不着。”

戚月淮无奈道:“那你睡不着还能怎么办?难道要我唱摇篮曲哄你睡?”

“以前我做噩梦, 都是我妈妈抱着我睡的。”

“林行秋。”戚月淮眉头微挑:“你不会是打算让我抱着你睡吧?”

林行秋垂下下眸子,摇了摇头,有些失落的笑了下:“很久没有人抱着我睡了,其实我也习惯了,一晚上不睡等到天明就好。”

林行秋伸出手抓住戚月淮的衣角摇了摇:“没事,你去睡吧, 我数羊数着数着一晚上就过去了。”

“你”戚月淮看着林行秋的样子,想起刚才跟医生的谈话,心里有个地方觉得有点抽疼,看着林行秋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叹了口气:“要不,我抱着你睡一会?等你睡着我再走。”

林行秋眸子一亮,像是有星星一样:“可以吗?”

“就这一次。”

戚月淮将外套脱下,穿着单衣和衣躺下,他有些拘谨的伸出手把林行秋抱进怀里,毕竟是ao有别,戚月淮

就算再馋林行秋,却也不敢搂的太紧,只是虚抱着他。

林行秋却像一只认主的猫一样,往戚月淮那边钻,还主动伸出手搂住戚月淮的腰。

戚月淮半边身子都僵了,他咬牙道:“林行秋,安分点,我跟你说是我心好才哄你睡,可不是占你便宜啊。”

“知道了。”林行秋在戚月淮胸前蹭了蹭,似乎在找一个舒服的睡觉方式,然后似乎是真的找到了合适的位置,他仰起头看向戚月淮:“戚月淮,你人真好,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

戚月淮不知道林行秋这人得是过得有多惨,才能让自己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好意,成为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他觉得林行秋的话有些夸张,但思及林行秋的妈已经去世了,林家对他又是那样,这话真有可能是真的。

戚月淮觉得自己心里某个地方又抽痛了一下,他伸出手在林行秋脑袋上摸了摸:“行了,快睡吧。”

林行秋小声嗯了一声,然后又抬头问道:“那你能一直对我这么好吗?”

戚月淮又摸了摸林行秋的头:“嗯,我会一直对你这么好,感觉睡吧,啊,乖。”

大概是因为戚月淮在这儿坐着,林行秋不再害怕,他似乎很快就睡着了,戚月淮盯着林行秋的睡颜。

以前他只是觉得林行秋漂亮,但不知怎么的,最近觉得林行秋不仅漂亮,还挺可爱,熟睡的样子像只打盹的猫似的。

看着看着,戚月淮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在林行秋的脸颊上轻轻戳了一下,林行秋很瘦,连脸颊两侧都没什么肉。

戚月淮笑了下,自顾自嘟囔道:“一天都吃的什么啊,怎么一点都不长肉,真够硌手的。”

戚月淮打定主意,林行秋在他家的这些日子,他得带林行秋多吃点好的,让他多长点肉。

戚月淮盯着林行秋的睡颜,看着看着打了个哈欠,睡意也慢慢涌上脑海。

待戚月淮睡熟后,林行秋睁开了眼睛,他眼神死死盯住戚月淮,眼里有些疯狂。

“哥哥,你可以只对我一个人好

吗?”

林行秋自然是等不到戚月淮的回答,他就这样盯着戚月淮看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满意的回答,他才又在戚月淮怀里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戚月淮是被自个儿手机铃声吵醒的,醒来的时候他跟林行秋躺在一张床上,甚至两个人还盖着一张被子,林行秋像个八爪鱼似的,死死扒拉着他。

“我去。”

戚月淮揉了揉脑袋,把林行秋扒开,才拿起手机,来电是个陌生号码,戚月淮看了一眼睡得正熟的林行秋,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才接起电话。

“是月淮吗?”

电话里的声音有点耳熟,戚月淮却没听出来到底是谁:“你是?”

“我是你明烨哥。”

戚月淮语气瞬间变得冰冷:“有事吗?”

林明烨并未察觉戚月淮语气的骤变,仍然语气亲热:“哦,我是想找你问点事,你有没有见过我家行秋?”

我家行秋?

戚月淮差点笑出声,真亏林明烨说得出口。

“我听说那天你带他走了。”林明烨那边轻咳两声:“慈善晚宴那天发生了点误会,你不了解,那个孩子性格有点问题,我那天也是想带他出去见见人,毕竟他也是林家的少爷,不能一辈子呆在家里不出去吧?我也是为了他好,谁想到人家碰了他一下,他竟然想掐死人家。”

林明烨叹了口气:“他好几天没回家了,家里人都很担心他,所以就想问问你是不是跟他在一起?我还打算带他去医院看看。”

林明烨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苦口婆心,如果不是戚月淮知道真实情况,说不定真被林明烨给忽悠过去了。

戚月淮轻笑了一下:“碰了一下?你确定?”

林明烨一噎:“月淮,这是我们家事,你不了解,不管有什么误会,首先得找到人不是,你就先告诉哥,他到底在哪?我是真的担心他。”

“我不知道。”戚月淮冷淡道:“你这个哥哥都不知道,我一个陌生人怎么会知道,我还有事,

先挂了。”

戚月淮说完,也不等林明烨回复便将电话挂断了。

他捏着手机,觉得有点反胃,在客厅站了一会儿,他正想去看看林行秋,一抬眼却看到林行秋就在房门口站着看他。

戚月淮有点不自在:“你醒了?”

林行秋走到他跟前,看了眼他手里的手机:“林明烨?”

“你都听到了?”戚月淮解释道:“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他找到你的。”

林行秋摇了摇头:“我准备回去林家。”

戚月淮一愣:“回去?你回去干嘛?林行秋我跟你说你不用担心,你就放心在我这儿住着,我会护着的你。”

林行秋抬眼看向戚月淮:“我能住一辈子吗?”

戚月淮语气肯定:“为什么不行?只要你想。”

戚月淮甚至心里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孟和武那边他应付过去了,可林家是林行秋的家,他要如何应付?

如果应付不了,大不了就让林行秋不回去了,反正住在那样的小房间,被那样对待,还不如不回去,在他看来,养个林行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林行秋马上也要上大学了,大不了他掏个大学学费。

戚月淮昨天就已经想好了,如果林行秋不接受的话,他就以助学的名义让林行秋上大学,等他毕业了有收入了再还回来就好。

等林行秋大学毕业了,工作了,那他就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成年人了,不管是林家还是什么人,都无法再以任何名义要挟林行秋。

林行秋一顿,然后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必须我自己解决。”

戚月淮有点急躁:“你要怎么解决?你就不怕你刚一回去林明烨立马把你打包送到其他人床上?”

话音刚落,戚月淮便感到后悔,他找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林行秋道:“但是没有人能一辈子都活在另一个人庇佑下。”

林行秋很固执,这是戚月淮早就知道的事,林行秋决定的事,别人说再多也改变不了,除非他今天拿个铁链把

林行秋拴在这间屋子里。

栓一天可以,但能栓一辈子吗?

这不是戚月淮能做出来的事。

戚月淮叹口气:“算了,我送你回去吧。”

林行秋没有拒绝戚月淮送他回去,一路上两人相顾无言,到了林家门口,林行秋打开车门,戚月淮伸出手抓了一下他的手:“我就在门口,有事给我打电话。”

林行秋看了戚月淮一眼,点点头:“好。”

他关上车门按响了林家的门铃,这次保安没有为难他,那扇铁门很快打开,他缓缓走向门内。

林行秋往后看了一眼,门外,戚月淮的车还在停在那里,林行秋勾了勾嘴角,表情愉悦。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差不多了。”

林行秋没有去主宅,他不慌不忙的走向了自己的那间小房间,甚至还悠闲的写了会儿日记,很快,巨大而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脚步声,林行秋悠哉的合上日记,将日记锁给扣上了,把日记放到了抽屉里,最后又将抽屉给锁上。

他慢条斯理的做完这一切的时候,门恰巧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门砸到墙上,发出巨大一声响。

“贱人,你还知道回来?”

林行秋转过身,看了眼那扇破破烂烂的房门,掏了掏耳朵不悦道:“吵死了。”

“哈?”林明烨没想到林行秋第一句话竟然这样,在他想象中,林行秋应该在痛哭流涕的跟他道歉,诉说自己的过错:“你说什么?”

“蠢货。”林行秋道:“你聋了吗?”

林明烨大步走到林行秋跟前,抬手就要给林行秋一巴掌,林行秋轻松的扇了过去,然后站起身来。

林明烨蹙了下眉,他发现林行秋好像又长高了,之前林行秋几乎跟他差不多高了,他本觉得林行秋可能是个个子高点的omega,这也没什么,虽说omega骨架都小,但也有个儿高的,有些alpha就喜欢个高的,有征服欲,比如孟和武。

可林行秋现在竟然比他还高,林行秋就这么站在他面前竟然带着点压迫感。

他眯

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林行秋,林行秋在林家不怎么起眼,跟他那个爱作妖的妈不一样,回来以后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间小屋子,几乎不去主宅,如果不是惦记他还有点作用,林明烨几乎想不起自己还有这么一号弟弟,他甚至在心里还为林行秋的柔弱无能暗喜过,长的漂亮又好掌控,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筹码了。

可现在的林行秋跟他记忆里那个逆来顺受的漂亮小孩简直大相径庭,他手插着兜,仰着下巴俯视着自己,盛气凌人,锋芒尽露。

林明烨还不至于被这样的林行秋吓到,他惊讶了一瞬间,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林明烨轻蔑的笑了下:“小东西,没想到是我看走了眼,你还隐藏的挺深,怎么,真以为费尽心思扒上戚月淮就能万事无忧了?戚月淮就是玩玩你,真以为他能娶你不成?我好心给你找的路你不走,非要自己往死路上走。”

“哈?”林行秋嗤笑出声:“你给我找的路?你说的是把我送到老头床上,给你亲哥哥铺路?那可真是对不住了,我这个人偏偏不喜欢别人给我找的路,我这辈子碰到的死路太多,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自己给自己劈一条路出来。”

“贱骨头!”林明烨骂道:“如果不是我从第七区把你接出来,你现在还在那里受苦!你在第七区已经被人玩过了吧?现在装什么贞洁?我给你吃的好穿好的送你去上学,让你成为林家的少爷,你给林家做点贡献不应该吗?我早就说了,最后会给你找个不错的人家嫁过去,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看你就是贱!跟你那个妈一模一样!”林明烨一股脑把自己这两天的怨气往外吐,林行秋这个小兔崽子那天跑了以后,孟和武却找上了他,偏偏他还无法拒绝,被孟和武那个老东西敲了不少,搞得他元气大伤,他现在憋了一肚子气,他不仅要把这股气给撒出去,还要让林行秋把他赔出去的再给赚回来。

林明烨越说越气,说着说着就要伸出手再给林行秋一巴掌,只是他手刚刚伸过去,就

被林行秋轻而易举的抓住,林行秋眼神一冷,猛的出手一拳砸上林明烨的鼻梁,林明烨被打的往后猛退了几步,哀嚎一声伸出手捂住鼻子,却发现鲜红的液体正顺着指缝往外渗。

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林行秋:“你你敢打我?你找死吗?”

林行秋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去,林明烨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林行秋走到林明烨跟前,伸出手抓住他的衣领,勾起唇角笑了下。

“你还没死,我怎么会先死呢?我还等着给你去上柱香,毕竟怎么说,你也算我哥哥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