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26章 第 26 章
 
林明烨怎么也想不明白, 才过了这么几天,为什么林行秋会性情大变,和记忆里那个懦弱好欺的蠢货相去甚远。

看林明烨不说话, 林行秋笑了下,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怎么, 不仅聋还哑巴了?”

这动作侮辱性极强, 林明烨这辈子也没被人这么像提鸡仔一样提过,还这么被打脸, 他甚至顾不上计较林行秋的转变, 他抓住林行秋的手想把他甩开, 却没能成功的了,林行秋轻蔑的笑了下, 松开了手。

林明烨猛的向林行秋扑去,愤怒像火一样灼烧了他的大脑, 他现在不再是一个自矜自傲的上位者,一个拥有绝对权威可以掌控林行秋生死的哥哥,而是一个被羞辱的alpha, 想要迫不及待的找回自己的尊严, 用最原始的方法,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私生子得到他应有的教训。

林行秋也不出手, 只是恰到好处的躲掉林明烨的每一个攻击, 就像是逗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一样,游刃有余。

良久,林明烨终于发现不对劲,他停下了攻击,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林行秋,喘着粗气, 虽然正值壮年,但林明烨出行皆有专人负责衣食住行,常年周旋于酒席应酬之间,早些年还会去健身,这两年忙起来根本顾不上这些,体力其实早不如前。

林行秋抬起手,懒散的伸了个懒腰,冲林明烨笑了下:“打完了?”

下一秒,他眼神一变,充满狠戾:“那就该我了吧?”

林行秋不再伪装,他像一只迅捷的狼一样扑向林明烨,在他肚子上踹了一脚,踹的林明烨差点仰面栽倒。

林明烨捂着肚子看怪物一样看向林行秋,不敢冒进,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突然笑了下:“原来是只狼崽子,怎么?你以为你今天把我打一顿我以后就能怕你,你就能在这个家横着走?我告诉你,你在外面学的那些小伎俩,在上流社会根本行不通,我只要”

“蠢货,闭上你的嘴巴,吵死了。”

林行秋脸上充

满暴戾跟不耐,他根本没有耐心听林明烨把威胁的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然后扑了上去,丝毫不给林明烨再说话的机会,林明烨节节败退,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林明烨护住了自己的脑袋,下一拳却恶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肚子上,他终于明白孟和武当初的感受。

孟和武讲的语焉不详,只说自己差点被他那个好弟弟掐死,他还纳闷孟和武一个军队出身的怎么会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崽子掐死。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推门进来,是听到声音赶来的李嫂。

此时林明烨被林行秋打的半死不活,毫无还手之力,林行秋却还一拳一拳的往他身上落,李嫂正想去拉,林行秋看向李嫂,眼神如同恶鬼一般。

李嫂打了个冷战,飞一样的跑远了:“来人啊!杀人了!”

林行秋最后是被五六个人合力拉开的,很快消息便传到了主宅,林明烨被人搀扶着,临走前他看了林行秋一眼,似乎还想放狠话,但视线一跟林行秋对上,他瑟缩了一下,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走出了房门。

林行秋打了个哈欠,又坐回了板凳上,手撑在腮下,手指百赖无聊的在桌子上敲击着,似乎在等什么。

过了一会儿,有人推门进来,是李嫂,李嫂往常总是高高在上的,这次却小心翼翼的,眼神里带着一点畏惧:“老爷子让你去主宅。”

林行秋手撑着头,瞥了一眼李嫂,李嫂脑海里猛的浮现出林行秋刚才的眼神,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她将话带到,不敢再说什么,低下头退了出去。

一走出门,李嫂加快了脚步,离得远了又停下,回过头恶狠狠又轻蔑的看了一眼林行秋的房门吐了口唾沫:“小娘养的,等会儿有你好看的!”

林行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又等了一会儿慢悠悠的往住宅走去。

等他到客厅的时候,林老爷子林振坤坐在沙发中央,林明烨正捂着自己的肚子半死不活的摊着一边,家庭医生正在给他处理,碰一下林明烨叫一下,似乎真的痛到受不

了。

林老爷子周围旁边还围着一圈人,都是林家人,林家是个大家族,拜林老太爷的花心所赐,那三位太太给林家子孙的兴旺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七位alpha把林家搅得天翻地覆也没挣出个高低,最后在老太爷死前,把林家交给了老大林振坤。

林家公馆很大,但除了林振坤这一支,旁的都不住这里,可林明烨刚一被打,消息就像插了翅膀般传到了林家每个人耳朵里,所有人纷纷赶来一睹究竟,顺便看看能不能捞到点什么好处。

林明烨正跟林振坤哭诉林行秋的凶狠,快三十的男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分外丢人,他的亲妈薛媛一脸心疼的附和着。

“爷爷,那个小兔崽子可真是太狠了,我可是他亲哥,你看看他把我打成什么样了?你问问李嫂,要不是十好几个人拉他,我能被他打死。”

被小自己十几岁的弟弟,还是一个omega打得半死,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林明烨本来不想声张,想找个机会狠狠修理林行秋一顿,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打不过有的是人打得过,林明烨甚至打算直接把林行秋绑了敲昏头再送回孟和武床上去。

但那些蠢货下人一碰到林老爷子就把什么都说出了口,遮都来不及遮,甚至不止林老爷子,那些旁系的吸血鬼也不知怎么得到的消息,这才多久,就找上门来看他的笑话。

林明烨只能打落门牙往里吞,既然瞒是瞒不住,那干脆就不要脸了,把错都推到林行秋身上,顺便博取老爷子的同情。

不止是旁系,他那些叔叔姑姑们可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大房呢。

薛媛附和道:“是啊爸爸,他一个omega怎么能这么打人呢?肯定是在外面学的吧,我听说他回来之前可是在第七区那种地方,哎呀,那里可全是下三滥的人。”

“噗——”有人嗤笑出声,是林明烨的大姑林舒:“我没听错吧大嫂,明烨被omega打成了这样,还是比他小十几岁的,那不还是个小孩吗?被

小孩打成这样,哎呀,这要是我可没脸说出口,更别说在爸爸面前哭了。”

林明烨闻言悄悄瞪了林舒一眼,他那个二叔扶不上墙,跑去学艺术,最后为了一个omega跟戚家闹掰,彻底没有了跟他们争的资本,可大姑不一样,这位大姑可是一直视大房为肉中刺,紧盯着呢,平时没少在林振坤面前上眼药。

薛媛道:“小姑,你怎么能这么说?他是明烨的弟弟,明烨当然让着他,难不成明烨还能打自己的弟弟不成?但他不仅没有因为明烨让他而感激,反而蹬鼻子上脸,这还成了明烨的错了?”

林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大嫂真够义正言辞的,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们多疼他呢,我记得那小孩现在还在排屋里住着吧,这么心疼他怎么不把他接到主宅来?难不成还没有一个小孩住的地方?”

薛媛与林舒互不相让,其他人纷纷加入了战场,一时间场面混乱。

“行了。”一直沉默不语林振坤打断了争论。

林老爷子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刚才还如同菜市场一样的客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抬眼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林行秋:“你过来。”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林行秋,有好奇,有不屑,有嘲讽,大部分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林行秋迎着众人的目光走到林振坤面前,林振坤见过林行秋的次数屈指可数,家里人实在太多了,多个omega,少个omega,对他来说并没什么区别,所以他并不在乎这个孙子被怎么对待。

如果是个alpha他还会关注一下,家里已经很久没有出过特别出类拔萃的alpha了,当年内斗耗了太多元气,家里就像被诅咒一样,孩子一窝一窝的下,却一个s级都没有,而戚家这几代可是出了三个s级的alpha,现在的林家已经比不上曾经了,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可能再过几代,就彻底渺无声息,消失在远冬的这些世家中。

林振坤对这种家庭纠纷没什么处理的兴趣跟精力,但既

然事情闹大了,旁系那些人都来了,他不得不处理。

林振坤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直直看向林行秋:“你为什么打他?”

面对林振坤锐利的目光,林行秋丝毫不惧,他瞥了眼林明烨,林明烨不由得往后缩了下,薛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林明烨。

林行秋收回目光,嘲弄道:“有脸跑来卖惨,没脸说为什么挨打?”

林明烨顿了一下开口道:“我好心带他去参加慈善晚宴,是为了让他在远冬露个面,他回来这么久谁知道林家多了个少爷?谁知道他不领情,背着我跑去勾引孟和武,差点给我惹出乱子,我不仅没怪他,反而关心他去哪儿了,谁知道他一回来就打我,这能怪我吗?”

薛媛道:“爸爸你听到了吗?小小年纪,心术不正,外面回来的从根子上就不正,也没人教,一肚子坏水,留在家里肯定会把家里搅得永无宁日啊!”

母子两一唱一和,配合的天衣无缝。

林振坤看向林行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精彩。”林行秋饶有闲情逸致的看完林明烨跟薛媛的表演,而后点评道:“演的还行,不过太刻意了,欠点火候。”

听完林行秋的点评,不少人噗嗤一声笑出声,林明烨看向林行秋的目光更加怨毒。

林行秋站在客厅中央,不卑不亢,慢条斯理道:“林明烨想把我送上孟和武的床,大概是想换点什么,所以我打了他一顿,事情就是这样。”

“你信口开河!”林明烨吼道:“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爷爷你不要听这个小兔崽子胡说,他对我们一直怀恨在心,哪怕我们对他再好,他也一点不念好,一心嫉恨我们!”

话音刚落,林舒又是一声嗤笑:“多好?十几年对人家不闻不问,长大了才接回来,结果还是和佣人住一块,我说大嫂您终于良心发现接人家回来,哟,原来是看人家好看,给自己儿子铺路呢,啧啧啧,这人心怎么能这么黑。”

薛媛脸色一变,林舒虽然是在

挤兑她,但确实戳中了她的心思,如果不是林明烨跟他说这小子长得好看,年龄也差不多,接回来后可以拿去联姻,给大房铺路,她才不会允许这个小子回来。

谁想到林明烨还有这一层打算,在把这小子嫁出去之前,还打算压榨尽他的价值,这件事薛媛之前不知道,但如今知道了薛媛并不觉得这点子有什么不对,反而在心里责怪林明烨事情办得不利索,留下了后患。

“小姑!”薛媛抹了把眼泪:“我好歹也是你大嫂,你就这么污蔑我?你说我接他回来是给儿子铺路,证据呢?小姑,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对我有误解,但做人得讲良心啊!”

林家人太多了,像这种所有人聚在一起的场合往往十分混乱,有时候连林老爷子也控制不住,很快又七嘴八舌争辩起来了,林行秋突然笑了下。

林振坤看了眼林行秋开口道:“你笑什么?”

林行秋怂了怂肩,叹了口气,好像很无奈的样子:“我在想,我真的跟这么蠢的一群人有血缘关系吗?”

薛媛怒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不是很好证明吗?把孟和武叫来,问问他,嗯不过他也有可能跟林明烨串通好了污蔑我,那也可以去调酒店监控,看看是我有没有勾引他,嗯不过监控也很容易被动手脚,只要说摄像头刚好坏了就好,同理,看到我的侍应生也会被收买”

林行秋的话戳中了林明烨的心思,他一开始就打的这种注意,死无对证,他割了一大块肉哄好了孟和武,只要咬死错都是林行秋的就行,孟和武也不会站在林秋行那一边的。

谁想到林行秋全部说了出来,把自己的路堵死的同时,把他的路也堵死了,林明烨干脆一口咬死:“所以你压根也没有证据,林行秋,话都由你说死了,你心思可真够深的!”

“谁说我没有。”林行秋道:“那天在场的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林明烨一愣,很快想

起什么:“你说戚月淮?”

林振坤听到戚月淮的名字,似乎才终于对这件事感了点兴趣,他抬头看了眼林行秋。

林明烨很快又道:“戚家那个小子的话根本做不得数,他现在不是被你迷的神魂颠倒的吗?他跟你关系匪浅,自然会替你说话。”

“关系匪浅?”林振坤重复了一遍,第一次正眼打量林行秋:“你跟戚家老五是什么关系?”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跟戚月淮啊。”林行秋笑了下:“确实关系匪浅。”

他在关系匪浅四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林振坤看着林行秋若有所思。

林明烨嗤笑一声:“你看,他自己也承认了跟戚家小子关系不简单。”

“那么急干嘛?”林行秋笑了下,掏出自己的手机来晃了晃:“我说了证据只有一个吗?”

林明烨一愣,惊疑不定的看着林行秋。

林行秋在手机上点了点,然后一阵脚步声从他的手机里传出,林行秋似乎还觉得不够大,又将声音放大了点,熟悉的声音从他手机里传出。

“贱人,你还知道回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这辈子碰到的死路太多。”林行秋按了下暂停键,看向林明烨,将没说完的后半句说完:“所以总喜欢给自己多留条路。”

林明烨脸色一白咬牙道:“你竟然录了音”

音频继续往下放,林明烨的污言秽语从林行秋的手机里传出,在场人神色各异,投向林明烨的眼光也愈发不屑。

林舒笑着补刀:“哎呀大嫂,做人可得讲良心啊。”

林行秋将录音放完,又将手机揣回自己口袋,他两手一摊:“就是这样。”

林振坤抿着唇,一脸严肃,林舒笑嘻嘻道:“爸爸,不管怎么说,这可都是您的血脉,孩子叫你一声爷爷,怎么得给还个公道不是?我们林家怎么也算是军人世家,竟然出了这种败坏门风的事,如果不好好处理,传出去多难听啊。”

“林舒!”薛媛也顾不上演戏,一手指向林舒:“我知道你没安好

心!你不就是想把我们大房扳倒,自己捞好处吗?”

林舒跟薛媛吵得不可开交,其他人也加入战场,场面又乱的如同菜市场,林振坤用拐杖在地上重重砸了几下,咳嗽了一声:“都闭嘴。”

他抬头扫了客厅神色各异的众人一眼:“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我们林家就算再落魄,也没有拿家里人去换前程的。”

林明烨脸色一白。

林振坤又道:“这事我看”

林振坤话没说完,有人推门进来,那人还穿着军装,他大步流星的走过来,径直走到林明烨面前,二话没说,抬手重重给了林明烨一巴掌。

这一巴掌重量很足,打的林明烨脸瞬间肿了起来,他捂着脸,看清来人,动了动嘴唇,颤颤巍巍道:“大大哥”

林明昊恨铁不成钢的看向林明烨:“糊涂!”

他说完后,也没等林明烨吱声,先转身朝林振坤问了声好:“爷爷。”

林振坤点点头,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话被林明昊打断。

他又看向林明烨,重重叹了口气:“明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你怎么能用这种方法呢?我不是告诉过你,做人要对得起良心吗?行秋可是我们的亲弟弟,你怎么能用他干出这种事呢?”

林明烨面对林明昊的质问,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我我”

林明昊又叹口气对林振坤道:“爷爷,我刚才还在开会,听到消息马上就赶回来了,这事都怪我,您知道,我最近有个升迁的机会,我一直在争取,明烨也是关心我,所以才想出了这种主意,哎,他也是一时心急走偏了,但他人品您也知道,好在没酿成大祸,我是不可能用自己的家人换取仕途的!”

林明昊说的很义正言辞,听到林明昊的话,林振坤脸色稍霁,林明昊是长孙,也是这一辈最出众的,他也对的起林家的资源和栽培,年纪轻轻就是铁狮团团长,林振坤一直将重振林家荣光的期望放在

林明昊身上,听闻林明烨是为了林明昊升迁,林振坤看林明烨的眼神都略微柔和了点。

林明昊又踢了瘫着的林明烨一脚:“起来。”

薛媛眼带心疼,但也不敢说什么,林明烨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林明昊带着他来到林行秋跟前,然后伸手拍了林明烨一巴掌:“跟你弟弟道歉。”

林明烨看了眼林明昊,突然心领神会,他再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而是老老实实走到林行秋面前,态度诚恳:“对不起,哥是一时糊涂才干出了这种事,你打我一顿也是应该的。”

“嘶——”林明烨说着似乎牵动了伤口,他咧了下嘴又道:“你消消气,是我糊涂,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

林明昊也看向林行秋,态度与面对林明烨时截然不同,他语气柔和:“这也怪我,之前是我工作太忙了没有注意到你的处境,以后你就搬到主宅来吧,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跟我说,你放心,我永远是你大哥,会护着你的,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

林舒翻了个白眼,悄悄呸了一声。

在场所有人,包括林振坤的目光都看向林行秋,似乎在等他表态。

“哎。”林行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抬起手来拍了拍手:“精彩。”

林行秋看向林明昊,语气诚恳:“如果我是评委的话,一定会给你颁一个影帝的。”

林明昊一噎,林行秋的语气和神态实在太过于诚恳,如果忽略他说的话,他甚至会真的觉得林行秋是在阐述事实,而不是在阴阳怪气。

林明昊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耍脾气的小孩,而他是那个耐心安抚小孩的大家长:“行秋,我知道你对我还有一些埋怨和误会,你怨我没有照顾好你,我说了,我以后会好好关心你,不会再让你受这种委屈。”

林行秋没理林明昊,他收回视线,看向林振坤:“这件事要怎么处理,还是由你来说吧。”

“这件事”林振坤手指在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