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37章 第 37 章
 
戚月淮甚至已经做好了被林行秋拒绝的准备, 他垂着眸子望向地上,嘴角抿着,强行不让自己听到拒绝的回答时表露出什么失态, 所以听到林行秋的回答他愣了下。

“试试?”在林行秋面前碰壁太多次,戚月淮不太敢确定林行秋这个“试试”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他顿了一下, 又试探问道:“你说的试试是指?”

“戚月淮,我们谈恋爱吧。”

戚月淮听到林行秋的回答, 有种从心里泛出的愉悦感, 酥酥麻麻, 就像是被酒精浸润过一样,微醺的感觉从心底泛开, 直冲大脑。

戚月淮以前还从有过这种感觉,但他并不讨厌:“那我们现在就是”

林行秋看向戚月淮:“情侣。”

戚月淮嘴角不受控制的上翘, 在舌尖不断的咀嚼着这个词,明明是很普通的一个词,甚至无时无刻都会听到说到, 可这个词在此刻却仿佛成了什么华丽至极的词语, 光是反复回味,就能体会到其中蕴含的甜味。

“林行秋。”

“嗯?”

戚月淮俯下身子, 在林行秋唇上飞快的掠过。

林行秋还受着伤, 戚月淮动作不敢太大,这个吻浅尝辄止,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转瞬即逝。

戚月淮看向林行秋,勾起唇角眨了眨眼。

“男朋友,你不介意我亲你一下吧?”

林行秋的伤口在逐步愈合, 他恢复的速度超出了戚月淮的想象。

虽然跟柔弱“病美人”的印象有一点出入,但林行秋能恢复这么快,戚月淮由衷的感到开心。

而林行秋的家人几乎可以等同于无,住院这么些天林家的人一次都没有来过,戚月淮倒是天天按时打开来陪林行秋,做好着自己这个新上任的男朋友应尽的职责,戚月淮丝毫不觉厌烦,反而因为每天都能跟林行秋腻在一起而兴奋。

“医生说你后天就能出院了,他说他还

没见过像你恢复能力这么强的人,还说你简直就像”戚月淮顿了下,重复着医生的形容:“野生动物一样。”

连戚月淮也觉得这个形容很迷惑,林行秋脸不红心不跳:“是吗?我从小就这样,大概是天赋异禀吧。”

戚月淮并没有过多纠结这个形容,虽然用在林行秋身上有些违和,但在他看来恢复得快是好事,他站起身来道:“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话音刚落,电视屏幕上出现一个熟悉的名字。

“日前,远冬警方对alas集团董事会成员林明烨强奸服务生一事立案进行调查,并对林明烨进行逮捕,由于该案社会反响较大,今日,警方召开发布会,对该案进行说明,而林明烨的父亲,alas董事林煜也对该事做出了公开的说明。”

戚月淮脚步一顿,看向了林行秋,林行秋靠在床上,脸上没什么表情正看着电视。

电视上播放的警方召开发布会的画面,然后是大批omega在会议现场外游行抗议的画面,然后很快画面一切,林煜出现在画面上,他身着正装,一脸肃穆。

“对于吾子林明烨的事情,我深感震惊,此前,我并不知情,但林明烨是我的儿子,如果他真的犯错了,我难辞其咎,作为父亲,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儿子,这是我的错,在此,我对受害者极其家属,以及因为这件事受到伤害的人道歉。”

他手垂在两侧,面对画面鞠了一躬。

“我知道这件事仅是道歉难以弥补,我会尽可能对受害者家属进行其他的补偿。”

此后是记者对林煜进行采访,其中一个记者问道:“林先生,警方披露的证据显示,您的儿子确实对女服务生进行了性侵犯,并致其自杀,请问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林煜顿了一下,表情沉痛:“我尊重警方的调查,如果事情属实,我将亲自送他去接受审判,希望他能好好赎罪。”

戚月淮看着电视上的画面感叹道:“林煜竟

然承认了?连太极都不打了,看来林家是真的不打算保林明烨了。”

林行秋道:“事情已经闹大了,就算林家想压,联邦政府也不会允许,最近omega闹得那么凶,如果再强压下去,政府将会彻底失去公信力。”

“也是,堵不如疏。”戚月淮笑了下:“既然压也压不住,倒不如干脆承认,反正归根结底事情是林明烨做的,警方也绝不会承认曾经接受过林家的打点,只要和警方打好配合,咬死不承认包庇过林明烨,最后林家也只背个教子无方的骂声,说不定还能稍微挽回一下岌岌可危的好感度,啧啧啧,林家股价最近可是跌的没眼看。”

电视上林煜还在接受采访,林行秋拿出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林煜已经表明了态度,接下来的采访无非是些冠冕堂皇的话,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会说些什么。

“丢车保帅,你猜对了。”戚月淮看向林行秋:“不过你竟然能将林明昊的动作全部预判到,你对你这个大哥,倒是够了解的啊。”

林行秋道:“伪君子可比真小人好猜多了,他们最在乎的是自己那张脸和前程,连林煜都不想保自己亲儿子了,更何况是弟弟。”

“算了,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林明烨坐牢也算罪有应得。”戚月淮伸了个懒腰:“我去给你买饭。”

戚月淮正准备去买饭,却被林行秋拽住衣角,戚月淮转过身,林行秋看着他:“我们是不是还有个赌?”

戚月淮一愣,这才想起之前跟跟林行秋打的赌,如果林行秋猜对了林明昊的行为,就答应他一个要求。

戚月淮笑了下,耸了下肩:“行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林行秋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把后半句话咽下去,转了个弯:“这个要求,我先存下,以后再说吧。”

戚月淮有些意外,却也没说什么,只以为林行秋还没想好,他点了下头:“也行,反正这个要求不限期,你什么时候想到了,

什么时候再向我提。”

戚月淮说完走出病房去给林行秋买饭,林行秋靠在床上,手攥了下被角又松开,然后似是松了口气。

差点说出来想要你。

还好忍住了。

戚月淮买完饭回病房的时候,病房门是关着的,他正想推门进去,却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陈锦正坐在林行秋的床边。

陈锦这几天来过两次,虽然两个人交流不多,大多数是陈锦跟林行秋拉家常,而林行秋偶尔附和两句,但从两人的默契和相处看得出陈锦跟林行秋确实很熟稔。

病房里,陈锦削了个苹果,给林行秋递了一块,林行秋看也没看就接过去往嘴里送。

戚月淮抿了下唇。

出于尊重,他并没有问过林行秋陈锦的事,他并非那种缺乏安全感,一点空间都不给对方留的人。

但对于陈锦,不介意是不可能的。

一个和恋人无比熟稔,十分默契,一上来就给了自己一拳,让自己滚远点的“干哥哥”。

戚月淮觉得心里有点憋闷,他看了眼手里的饭,最终没有推门进去,他将饭递给护士台的护士,托她等会儿把饭带进去。

护士对戚月淮这个长相俊美,对恋人又温柔体贴的alpha相当有好感,虽然送饭不是自己的职责,但没有推拒,笑着答应了。

戚月淮去楼外人少的地方抽了支烟,抽完一支,心中的郁闷却并没有消解,陈锦跟林行秋在病房里聊天的画面反复出现在脑海里。

他抽了一支又一支,直到烟盒里空空如也,戚月淮啧了一声,烦闷的将烟盒丢进垃圾箱里。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距离他出来抽烟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护士应该早就将饭送了进去,而林行秋不仅没有打电话,连一条消息也没有发过来。

戚月淮自嘲的笑了下,将手机装回了口袋,又走回了病房。

陈锦已经走了,他托护

士带的饭还放在床头没有打开,而林行秋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睡觉。

戚月淮顿了下,走到床边低头想看看林行秋是不是睡着了。

刚弯下腰,林行秋猛的睁开眼看向戚月淮,戚月淮吓了一跳,下意识想往后退,林行秋却猛的弹起来,扣住戚月淮的手腕将他往下带。

戚月淮还没反应过来,林行秋已经将他压在床上了,他死死压在戚月淮身上,戚月淮半点动弹不得。

戚月淮不敢反抗,林行秋腰上还缠着绷带,虽说可以出院了,可伤口却还得慢慢养。

“林行秋,你他妈疯了?你是想伤口又裂开吗?!”

林行秋不知道到底撞到伤口没,脸上没有半点波动,好像一点都不疼似的。

他琥珀色的瞳孔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戚月淮,然后俯身埋在戚月淮脖间轻嗅了下。

“你抽烟了?”

戚月淮本还有点不自在,听到林行秋的话,索性看向他笑道:“是,我去抽烟了,你不会要让我戒烟吧?”

林行秋眼神幽深:“为什么让护士把饭带进来?”

戚月淮耸了下肩:“我去抽烟了啊,就让她把饭带进来给你。”

林行秋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好看的眉头也微微蹙起,似乎对戚月淮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良久他道:“你是不是看见了?”

“什么?”

“陈锦。”林行秋道:“戚月淮,你吃他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