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23章 第23章
 
要评价某个幻境威力如何,主要参考幻术师本人实力有多强劲。顶尖的幻术师如六道骸玛蒙之流,他们营造的幻境,理论上甚至能在术士本人重伤时,依旧完好留存不露一丝破绽。

蜘蛛显然达不到这一层次,他的幻术对曾与六道骸交手无数次的云雀来说,与小孩过家家也没什么区别,云雀可以轻松分辨出术士本体藏匿在幻境之中哪个角落,一旦解决本体,幻境就会土崩瓦解。

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蜘蛛选择了对其他人来说最苦恼,但却正中云雀下怀的一种幻境——

他创造了另一个“云雀”。

“哇哦,这还真是有趣。”云雀看着对面与他身形相似的黑影,眼眸中兴味十足。

“云雀”低头打量自己的手掌,然后凭空凝出一双漆黑的浮萍拐。

“我不喜欢被控制。”举着黑色双拐的“云雀”说。“但我也很想咬杀你,所以我可以允许自己被控制一会儿。”

云雀低声笑着,冲上前去。

“真巧,我也一样。”

柯南和基德身边一直笼罩着黑雾,说是黑雾并不准确,其实它更像在水中蔓延的墨,丝丝缕缕纠缠不清,还会变化出令人恐惧的“鬼影”。

柯南对这些东西明显适应不良,推理部分已经结束了,再没有其他话题能帮助分散他的注意力。云雀正在和另一个“云雀”难分难解打得尽兴,但云雀实力太盛,蜘蛛难以分神,一时之间柯南和基德却成了幻境之中最安全的人。

我需要一个新话题,现在,立刻,马上,让我的脑细胞放过这些无法用理性思考的东西。

“幻术师……是什么?”

——或者试着接受这些非理性?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快斗又开始观察手铐,不但没有锁孔,还布满尖刺,想扭曲关节强行脱出都不可能。

快斗不死心地试图寻找上面的机关。

“我与蜘蛛只打过一次交道,同样是在某个天台,那次可是差点就死了。根据我的调查,世界上还有很多幻术师,可他们大多活跃在里世界的各种组织,寻常人无法接触他们的行踪。在表世界暴露自己幻术师身份的人很少,但蜘蛛就是其中一个,他有一个君特·冯·哥德堡二世的幻术表演家身份,可这个名字似乎也是假名……”

“等等,你说的里世界,是指□□吗,指那些不遵守法律的犯罪组织?”

其实这是柯南头一次听说里世界这个名词。

“不完全一样,这两个概念更像是存在交集的两个不同集合。”快斗指尖摩挲着手腕上的铁环,他选择把这个话题含糊带过。“总之,没错,这个世界上有幻术师,而且他们很难对付。”

“可幻术究竟是什么?”柯南还是无法回避这种“不合逻辑”对他产生的影响,他迫切想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是像魔术那样依靠道具和手法对吧,比如黑雾可以通过在空气中投放化学物质,浮在空中可以像你一样用玻璃或者钓线,相同长相的人可以是易容术……”

快斗无语地看着柯南。

“也可能是像铃木家的新科技那种东西对吧!”他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利用隐藏的科技道具,来展现这种不科学的效果,其实这一切都是更精妙的科技……”

柯南突然说不下去了。

他只是一时激动,并不是完全丧失理智。就连铃木这样实力资产雄厚的家族,发现了新技术都要大张旗鼓的宣传,恨不得马上榨干它的商业价值,世界上又怎么可能存在比之更卓越的技术而不加以运用?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种力量早就开始传播,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里世界。柯南咀嚼着这个新名词,心情复杂。

在过往人生的十七年里,他很少体会过这种情绪。优秀的家庭背景养成了他对世界难以控制的好奇心,他喜欢读各种书,探索各种领域,掌握各种新知识,他像一块贪婪的海绵吞咽这个世界而不知饱胀,某一天当他认为自己掌握的知识已经够多时,他突然产生了未来该如何利用这些知识的疑惑。

这种疑惑并未持续太久,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当一名侦探吧。

他自诩继承了和父亲同样优秀的头脑,可父亲是一名小说家。工藤新一觉得伏案写作这种职业远没有亲临现场来得刺激,但他同样热爱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可以掌控一切的隐秘的快感。

可如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眼中的世界只是冰山一角,自己掌握的知识只是沧海一粟,走在路上擦肩而过的行人可能身负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力量,与自己说过话的人可能会表面推崇自己的推理而暗地里嘲笑自己的无知。

那之前呢,自己有没有因为这种无知,而犯下过某种无法挽回的错误?

他突然陷入了极深的恐惧和茫然。

沢田纲吉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一步。

就在他只差一个台阶就能跨进天台时,蜘蛛的幻术突然降下,把云雀等人笼罩其中,于是在身处幻术范围之外的纲吉看来,天台上现在空空荡荡。

但纲吉从来不用“看”懂幻术,他的超直感就是最大的倚仗。他清楚地知道有一个陌生的幻术师在这里。

该怎么办?纲吉陷入纠结。

如果他也在幻境内,事情反而更好解决。但他现在在幻境之外,所需考虑的事情要更多,比如盲目出手会不会伤到里面的普通人,比如放招没控制好威力会不会损毁建筑,更比如影响到云雀学长的心情会不会下场凄惨。

没错,现在云雀学长一定在里面暴揍那个幻术师,纲吉就是这么坚信着。

可自己不能这么等下去,尽管他相信云雀学长的实力,可他不相信对方的实力啊!万一云雀学长揍的太过火怎么办,万一云雀学长过于兴奋把柯南和怪盗基德一起揍了怎么办……

总、总之先想办法,悄悄混进去看看情况吧!

纲吉咽了口唾沫,从脖子上拽下彭格列指环。

“云雀~云雀~”

云豆在二人头顶盘旋几圈,然后落到云雀的肩膀上,爪子稳稳勾住外套。

它瞪着两颗可爱的豆豆眼,打量着对面另一个“云雀”。

“你挡到我的视线了。”云雀右臂高抬挡住“云雀”的进攻,顺势俯下身子用左臂攻向对方的肋下,被“云雀”同样出拐抵住。他随即后撤两步拉开距离,期间偏头对云豆轻声说。

云豆歪歪头,又叫了两声,扑腾着翅膀飞到基德和柯南脚边,用尖喙轻轻触碰快斗右腕上的手铐。

云雀略微扫了一眼,又转头看向刚才同样后撤的“云雀”。

“还要打下去吗?你知道我们永远不可能分出胜负。”对方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却摆好了另一个起手式。

这次云雀没有回答他,只是用更快的速度向前进攻。

云豆啄完手铐,见没有发生什么,于是有点无聊地在地上跳了几下。

“啾~”

有、有点可爱。快斗勾勾手指,内心蠢蠢欲动。

他想了想,用还能自由活动的左手,从某个隐藏口袋里掏出一小包碎玉米粒。

“你……在干什么?”好不容易暂时摆脱自闭的柯南,刚一回神就看到这种场面,表情复杂。

“身为一个魔术师,随身带点鸟食有哪里不对吗?”

完全没有。快斗发挥超出水平的扑克脸,神情镇定自若,把玉米粒倒在掌心。

完全没有,毕竟你已经随身携带一只鸽子了。柯南神情微妙地看着基德的袖口鼓起一个小包,从里面探出一个雪白的脑袋。

基德的鸽子和云豆挤作一团,努力加餐。

“如果不是这个想法太过没有——”柯南顿了顿,还是把这个词说了出来:“逻辑,我都要怀疑你是在通过贿赂敌人的宠物来试图脱困了。”

“不要污蔑我,我从来没有贿赂过谁。”快斗不满。

“可是看你完全不紧张的样子。”柯南微微晃动手铐,低声说:“你有想过会死在这里吗?”

“哎呀,让你遭受无妄之灾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大侦探。”

“你认真一点。”柯南皱眉。“刚才都没来得及问你,你说也有奇怪组织追杀你是怎么回事?你也不小心得知了棘手的秘密吗?”

“我很认真啊。”快斗对后半句话避而不答。“越是危机时刻,就越不能让敌人看清你的想法,时时刻刻保持一张扑克脸,我可认真了。”

柯南沉默半晌。

“我来之前,已经拜托其他人把你在天台上的消息通知中森警部了。虽然他们应该也没办法解决幻境,但是一大群警察冲过来,对方应该会多少收——”

“……敛。”

柯南目瞪口呆看着面前出现的身影,嘴里卡了一下,才吐出最后一个字。

沢田为什么会自己出现在这里?

警察呢?

中森警部呢?

沢田纲吉在基德的不明所以和柯南的难以置信中快步跑过来,一边长舒一口气。

“你们没事吧。”

他是真的很担心,等他进入幻境后,发现所有人都躺在地上急需救护车这种问题要怎么处理。

然后他就看见了困住柯南和基德的手铐。

看见了正在打架的云雀和“云雀”。

救命啊,这种场面好像比需要交救护车更难处理啊!

纲吉抱头蹲下缩成一团,无语凝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