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为祖国的复兴而奋斗[快穿] > 八零好媳妇10
 
沈熠对股市的敬畏,是来源于信息爆炸时代的积累,也有自己实战留下的阴影。

但这群愣头青,刚刚投入股市的狂欢中,企图一夜暴富,全然不察浪潮下的危机。

周五。

周晴挂掉电话,兴奋的跑回教室。

“又跌了又跌了,我又买了一些。希望下周可以大涨!这样寒假我有去内陆的钱了。”

“你要是想去,我也不介意带你一块儿,解解闷。”

“可…”沈熠刚张口,就被对方捂住嘴。

“如果你不是祝福我下周大涨发财,就不要说话了。”

沈熠摇了摇头,嘴才得到自由。

“祝你下周发财。不过,我很好奇,你哪来的钱又加仓?昨天不就是就吼着饭钱都扔进去了吗?”

周晴笑嘻嘻的说道:“借的。一个月只05个点利息,是不是很划算啊?”

“你?你做杠杆了?”沈熠大惊,不赞同的摇头,“这样会大大增加你的成本,风险太高了。”

周晴没有否认,“我知道呀,可是股市的获利更高啊。我借本金,可以挣到五百块,分五十块出去还利息。少挣一点,总比不挣好得多呀?”

“但我还是觉得太危险了,万一形势发生变化,你卖不出去,岂不是……”

周晴捂住她的嘴,“不许咒我,快说呸呸呸……”

迫于淫威下,沈熠只好打住,“呸”了两声。

下午放完学,各自回家。

沈熠回到新住所。

沈母在附近的干洗店找到了工作,负责熨烫、缝纫的活儿,比先前的待遇好一些,人也精神多了。

晚上,沈熠提前做好了饭菜,沈母在外边买了份卤肉作为加餐。

洗好碗筷,母女俩一起出门到附近的商场散步。

这个时间里,沈母会絮唠一些家常,沈熠时不时的接话。

这样的生活,她觉得很温馨。

补习班还没流行起来,学校的课业不重,沈熠只花了一天时间就完成了。剩下一天,她在琢磨如何挣钱,补贴家用。

见识过室友挑灯夜读《六指剑神》的疯狂后,她投稿的心就蠢蠢欲动。

但之前的一番调查,让她放弃了写武侠故事的念头。不是武侠不好,而是太受欢迎了,读者们看过名品佳作后,门槛高了,熟悉了套路,期待值下降,非名家不看。

那么,她的副业之路会很快夭折。

所以,她避开武侠去写仙侠。

现在流行的是清涩(坎坷)少年初入江湖,不识险恶,绝境中遇贵人襄助,神功猛进,名震江湖,留下传说之后归隐山林。

核心还是逆袭、打脸,那么她的仙侠也不能脱离这个主旨。

故事的框架便定下了。

一个人,偶然进入修仙界,因为没有法力,处处被人打压欺负,然后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修仙者,入得仙门,开始修炼,自此,命运走上新的道路。

但这样写,前期太憋屈,主角几乎是被按在地上摩擦,很难让人追下去,那么小剧情里就要有转折和获胜。

这就要丰富主角的人设。可怎样的人设才是符合大众口味的呢?

比如?

沈熠的目光落在墙上的武侠明星上,灵机一动。

为什么不设置主角是归隐的武林高手呢?

人人都觉得主角走上了巅峰,故事圆满,万一事实相悖?所谓的归隐并不是心甘情愿的,而是被迫离开呢。

前期第一个伏笔埋下了!

甚至主线也可以改一下,变动文风基调,就会少掉许多苦大仇深。

她文思泉涌,立马提笔写稿,到下午,已经写了五千字。

看了一眼钟,该去学校了。

回到学校,周晴趴在桌子上睡觉,手里还拿着报纸。

报纸是《维多利亚金融报》,上面的文章主要分析了上周美丽国股市下跌的原因,以及预判下周走势,版面上的专家学者都觉得下周会回升。

沈熠拿出一件外套,披到对方的肩上。

她发现,周晴眼睑下方一片清灰,下巴有颗发亮的痘。压力不小啊。

周一,天气晴朗,天空和海水一样湛蓝,温柔澄澈。

十一点,第三节课结束,周晴欢快的跑出教室,去楼下打电话。

忽然,窗外狂风大作。

沈熠心头升起一股不安,抬头望出去,天空不再是温柔的蔚蓝色,而是令人压抑的灰黑色。

上课铃声响起,周晴没有立即返回课堂,十分钟后,才白着脸走进教室。

沈熠侧身让座时,不经意的碰到她手,冰凉凉的。

一整节课,周晴都没有抬起头看黑板。

她的心不在教室里。

下课铃声响起。

周晴习惯性的起身,准备跑电话亭,但很快又坐回去。

“周晴,你怎么了?”

周晴摇头,“依依,我好怕…”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你去帮我打电话问问,好不好?”

沈熠的心往下沉了沉。

周晴的反应这么明显,不难猜出是股市出现了震荡。

“好,我去。”

沈熠来到电话亭。

她到的时候,正碰上一个男生嚎啕大哭,旁边是不住叹气安抚的同伴。

沈熠拨通了电话。

她以为她不买,就会一直保持镇静,可挂掉电话的时候,她的手在发抖。

今天的港股,开盘十五分钟后,指数就跌了120点,到中午收盘,又跌了140点,报价35204点。

上午总跌幅超过六个点,这比上周所有工作日加起来的跌幅都大!

而周晴,从第一次跌,就开始加仓!也就说,截止目前,她的亏损将近十个点!

中午吃饭,食堂电视播放的午间新闻,也提到了股市的震动。

专家依旧看好,只是说话时停顿得久了些,不像之前那样自信十足,接受采访的交易员面色凝重。画面背景中有哭声,也许是投资者的。

从食堂回来,教室里静静的,没了往日的高谈阔论,只有担忧和恐惧在无声的蔓延。

沈熠看向远处的天际,乌云层层叠叠,彷佛在酝酿着惊雷。

“周晴,我觉得现在形势挺不好的,你还是把手里的股票卖掉一些吧。”

周晴摇了摇头,“不行,我现在要是卖掉,那就要亏很多钱。再看看下午的情况,也许可以涨回去呢。”

她故作轻松的摊开练习册,拿着笔做题,却迟迟没有落笔。

下午两点五十,周晴跑去打电话,很快跑回来。

她拍着胸口,庆幸道:“涨了三十点,应该还能涨。还好没卖,不然我亏死了。”

三点四十,下课铃声响起,她又跑出去,垂头丧气的跑回来。

很明显,跌了。

她没说具体跌了多少,可脸色比上午更难看,右腿一直抖。

下午四点放学,正是收盘时间。

沈熠和她一起赶去交易所。

交易所里,不复往日的欢歌笑语,更像一座牢房,人人脸上都是惊惶恐惧,有的咆哮,有的哭泣。

沈熠看到了显示屏上的信息。

下跌420点,港指跌落至3362点,全天跌幅超过11 ——1

沈熠察觉到一只僵冷的手正紧紧握住她的手,想要从她身上汲取一点力量。

周晴哆嗦着开口:“我应该听你的,早点卖掉早点卖掉就不会亏欠这么多…”

她说不下去了,彻底崩溃,靠在沈熠的肩膀上大哭。

沈熠无奈叹气,只能安抚她,“明天卖掉吧。”

即便明天一早卖掉,那也是高达十六个点的亏损。

周晴悔恨不已,泪眼模糊的点头。

但她们并不知道,这天晚上,大洋彼岸的美丽国股市也发生了雪崩,道指下跌508点,跌幅达到226,比经济大萧条时期的跌幅还要凶猛!——2

这股震动,影响了全球的股市。

凌晨四点,联交所的主席就向财政司提交了申请,暂停股市交易。

早上七点,周晴起床,对着初升的红日,暗暗许愿。

老天爷啊,佛祖啊,请保佑今天的港股,涨回去吧。涨回去了我就全部卖掉,再不碰股票。

到了十点二十分,她拨通电话,忐忑的等着。

“您好,为清除积压交易,联交所决定停市四天。下周一开市。”3

停市四天!

那之后会涨回去吗?还是继续跌?

算上周末,她要多承受一周的利息,本就亏了十六个点,再加上借贷利息……

刹那间,周晴浑身无力,一下瘫坐在地上。

港城股市暂停,但其它地方的股市没有停,却都全数下跌。

没有一点侥幸。

并且,这场风波还造成了贵金属、棉纺物、饮料、调料、家禽的价格下跌。

一时间,人人自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