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二婚被匹配给了联盟元帅 > 第99章 创伤(4)
 
许星河蓦地睁大了眼。

凌长风的这一吻温柔又绵长。

是安慰,是怜惜,是无尽的爱意。

无关任何□□,却也乱了他的呼吸。

凌长风并没有让这个吻持续太久,感受到小配偶的气息紊乱,他点到为止地松开了口。

却仍有些依依不舍。

松口后的凌元帅不动声色地舔了舔内唇,仿佛唇齿间还留存着爱人的花香。

“现在感觉怎么样?”凌长风仔细观察着爱人的状态。

刚回忆完惨痛过往的许星河原本脸色有些泛白,在经历了这一吻后,双颊终于又有了血色。

“还、还好……”许星河眨了眨眼,似乎还没有从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中回过神来。

凌长风拍了拍他的手:“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今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至于剩下的事……交给我吧。”

alpha的声音比平时温和了许多,却又显得郑重其辞。

他其实还有很多事想问,最终却只是道:“今晚好好休息一下吧,我陪你。”

或许是对方的语气太过小心翼翼,许星河回握住了他的手,轻笑了起来:“我又不是什么易碎品,不用这么担心。我确实为此消沉过,但是,也在慢慢自愈……伤口终有愈合的一天,不是吗?”

“嗯。”凌长风望着许星河那双亮晶晶的黑眸,思绪突然又被扯回了他们初遇的那个夜晚。

阑珊夜色中,有暗香来袭。

那样甜美的信息素,却不属于任何温室中培育的娇花。

那是绽放于荒野之中的玫瑰。

孤独,美丽,坚强。

“医生一度以为我的腺体废了,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许星河眉目低垂,耸了耸肩,“不过,我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还在。”

他说到这里,抬眼看向凌长风:“我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放下了……”

直到后颈处的禁忌地带再度被人触碰,他才发现,自己仍然会害怕到发抖。

当初宁为玉碎也不愿被标记的念头,时至今日依旧烙印在他心中。

“抱歉。”凌长风回忆起许星河曾经惨白的面孔,心下忽然有种被刺痛的感觉。

许星河摇了摇头,轻笑着问:“干吗道歉?又不是你的错。”

说着还捏了捏凌长风的手背,拇指顺着他的指骨轻轻摩挲。

“我是想说,这种反应是生理性的、病态的,是我本人难以控制的。但是……”许星河看着凌长风,眼睫微微颤抖着,“我本人大概,不反感你的触碰,一点儿都不。”

一句话说完,热意重新顺着耳根蔓延开来。

这简直像是一种纵容,一种应许。

凌长风的大脑卡壳了一瞬,像是没明白过来这句话的深层含义。

沉默将气氛放大,许星河的脸更红了。

他别过脸,继续别扭道:“关于我的创伤后应激反应,它也许还需要一段时间&30340记;恢复治疗,可能需要借助药物,或者去看心理医生。总之,我不能一辈子活在这件事的阴影里……”

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很正经,可是说话间,侧颈却已然红成了一片。

凌长风发出了一阵无声的叹息。

他再一次抱住了他的小配偶,异瞳中分明染着淡淡的笑意:“嗯,我陪你一起恢复治疗。”

爱人柔软的发丝轻轻划过他的侧脸,满鼻花香。

他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说了,伤口终有愈合的一天,不是吗?”

“是的。”许星河红着脸说,“为了我们的今后,我努努力。”

于是这一夜,两人肩并肩倚在床头,聊了很久。

从童年过往聊到曾经的理想,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相拥入眠。

第二天一早,正当凌长风犹豫要不要帮许星河请个假的时候,许组长终于磨磨唧唧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上班了。

“没问题,年轻人熬了个夜怎么了?”许星河故意把重音放在“年轻人”三个字上,说完还抬头冲凌长风眨了眨眼,露出一抹调侃揶揄的微笑。

凌元帅薄唇微抿,很想身体力行地证明一下,自己今年虽然五十二岁了,但是体力远比他这个“年轻人”要好。

不过再抬眼时,许星河已经开始飞快地奔去洗漱换衣服了。

凌元帅纠结片刻,最终也只好作罢。

吃过早餐,凌长风像往常一样送爱人去上班了。

而当他再次踏入双星大厦的元帅办公室内时,脸色就完全严肃了下来。

副官秦远敲门而入,正打算向他汇报兰姆达星系高层此行前来访问的大致流程安排。

可刚抬眼看了一眼凌长风的脸色,便果断收起了终端,挥退了一起前来的秘书,改口道:“有什么吩咐,我的长官?”

“关于当初我让你查的,星河腺体处的那道伤疤。”凌长风坐在位置上开了口。

秦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您不是后来说先放一放,等他自己来……”

话音未落,终于明白了过来:“他跟您说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凌长风缓缓开口,将当初的真相一一道出。

秦远在听到“火焰信息素”这样的描述时,脸色终于变了。

“火系信息素?”秦少将一声惊呼,旋即压低了声音道:“那岂不是……”

凌长风点点头:“极有可能是威尔斯家的人。”

威尔斯原本是个比较常见的姓氏,可是却因一个人的名字而响彻星际——

艾瑞克·威尔斯元帅。

他的信息系以火焰闻名。

联盟四大元帅,基本各有各的管辖区。

虽然在联盟混乱无序、外敌虎视眈眈的那几年,他们也曾联合作战,共同御敌,并且一定程度上存在彼此势力相互渗透的情况,不过到了如今的和平年代,他们早已划分好了各自的地盘,总的来说就是各自为政、互不干涉。

兰姆达星系是威尔斯元帅的大本营,就像伽玛星系是凌长风的大本营一样。

而作为兰姆达星系&记30340;名门望族,威尔斯元帅家族的信息素,就是火系的。

秦远皱了皱眉:“这就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凌长风面无表情地说,“又不是让你去抓威尔斯元帅本人。”

威尔斯元帅的年龄仅次于艾利克斯元帅,如今已经一百二十多岁了。

头发斑白,儿孙满堂。

他多年不曾离开兰姆达星系,更不会轻易出席什么访问,两年前许星河碰到的人肯定不是他。

秦远无奈,却也理解长官此刻的心情,叹气道:“您也别说气话,威尔斯家族的人不能随便抓,何况对方是外交来使,如果要抓,一定要有确凿的证据——这前提还得是那人出现在这次的到访明名单里。如果他没来,您要去人家的地盘抓人家的人,那更麻烦。要知道,威尔斯家族除了威尔斯元帅,还出了好几位将军、议员、外交官……整个家族势力在兰姆达星系可谓根深蒂固,甚至和首都星这边也多有交集。”

秦少将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忽然话锋一转点评道:“这就是优生、多生的好处。虽然人丁兴旺带来的家族内斗也难免,甚至经常斗上星际新闻的头版头条,但是,要真碰上什么事,他们整个家族的人脉势力还是不容忽视的。”

“我知道。”凌长风看了他一眼,忽视了他的优生论,沉声道,“可是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希望他来。”

秦远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威尔斯元帅有八个儿女和二十几个孙辈,其中许多人都在兰姆达星系身居要职,他们家族的旁系也一堆,光是这次来首都星访问的人里面,就有三个姓威尔斯的。威尔斯家族的人信息素多为火系。而且就算概率很低,也不排除其他人拥有这种火焰信息素的可能。光凭火系信息素这个信息,无法精准锁定到某人……星河记得他的声音吗?”

“不好说,人在极度惊恐的状态下,记忆可能会出现断档或者偏差。关于这一点,我今晚回去再问问他。”

昨晚许星河好不容易撕开过往的伤疤,向他袒露了过往,凌长风也实在不忍心继续强迫他回忆更多的细节,因此整晚都在说那些柔软和安慰的话。

“你先去查一下,前年六月到访首都星的人里面,有哪几个威尔斯家的人,和这次来访的名单有重合的么。”凌长风说,“无论如何,如果这个人还出现在这次的来访名单里……”

异瞳彻底冷了下来,“我要让他有去无回。”

“是!”秦远立正敬了个礼。

强奸未遂、还涉嫌虐待一个omega是重罪,何况这个omega是如今的元帅配偶。

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不可能一点儿证据都没留下,而只要有证据,他们的一切行动便都合理合法、光明正大。

哪怕那人龟缩在自家地盘不再出来,凌长风也可以亲自向威尔斯元帅施压让他交人。

而如果那个人敢再度踏上首都星的地界,他们就有信心让他有去无回。

“那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秦远抬起头,眼神变得晦暗不明,“原谅下官的失礼——您难道不觉记得,在星河的叙述中,这整件事,有哪里不太对吗?”

凌长风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星河说他是在医院里醒来的,但是,关于他腺体上的那道伤,我之前调查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就医记录。”秦远说。

“或许是被人从系统中删了,这不难做到。”凌长风道。

他的声音依旧沉稳,指尖却烦躁地敲了敲桌面。

“嗯,这是不难。”秦远点点头,“但如果换作是您,当初那种情况,您会这么轻易地放走他吗?哪怕他的腺体受伤,失去了利用价值。”

“这是我们这种人的正常思维。您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最优选择是什么——”

秦远一字一顿道:“直接杀了他,伪装他的意外死亡,远比留下一个活口更省心。后者的变数太大,比如今天走到这一步,对于那人而言,其实就是变数。”

凌长风心中隐隐的不安终于被人摆到了台面上,他忍不住冷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您应该懂我的意思。星河说他从昏迷到清醒,经历了半个月的时间。”秦远抬眼,直视着自己的长官。

正所谓当局者迷,关心则乱,而他作为长官的副手,需要在这种时候直言。

“我认为这半个月时间内,还发生了一些事——”秦远说。

“发生了一些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又或许,明知道,但刻意隐瞒了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