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从李元芳开始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林冲……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甜水巷。
  很多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会露出会心的笑容。
  但实际上甜水巷也不是一条街,而是四条巷子的合称——第一甜水巷,第二甜水巷,第三甜水巷和小甜水巷。
  前三条甜水巷比较正经,都是商业街,酒楼众多,店铺林立,不少正店都开在里面。
  最后的小甜水巷嘛,就承担起平康坊的责任了。
  李彦此时就走在小甜水巷的街道上,感觉空气里都萦绕着一股脂粉味,此时太阳高照,巷子里就显得有几分冷清,如果是华灯初上的时候,那又完全不同。
  即便如此,街上还是有些装束艳丽的女子扭着腰肢走过,或抛着媚眼,或低声调笑,林三和陈五等人换成平时,肯定是要口花花几句的,此时却目不斜视地跟随着。
  这次破案呢,下次一定啊!
  倒是李彦目光掠过两侧的青楼,想到了如今可能才十岁的李师师,还有正准备磨刀霍霍斗太后的十八岁赵佶。
  说来有趣,北宋皇帝登基后,都要改名字的,赵佶是第二个不改的。
  估计有人会好奇第一个是谁,嗯,第一个是宋太祖赵匡胤。
  赵佶不改名倒也正常,他这个名寓意挺好,佶,健壮的样子,他后来也确实健壮地生了那么多儿女,三十四子,三十一女,前面那些要么孩子夭折要么无后的天子简直羡慕死。
  而且赵佶的兴趣爱好极为广泛,花木竹石、鸟兽虫鱼、钏鼎书画、蹴鞠相扑、神仙道教,样样都还弄出了些明堂,没有一个好身体显然是办不到的,倒是正合了“佶”字。
  当然,赵佶还好色,不过和李师师到底是真是假,后世争议很大。
  毕竟皇帝与妓女,贵贱悬殊,最为文人所津津乐道,难免有许多臆测和讹传的成分,李师师的事迹就多见于野史。
  有些学者认为,宋徽宗不可能爱慕李师师,因为两人年龄相差很大,赵佶就算来小甜水巷招妓,历史上的李师师都年老色衰了,两个人……好吧,也不能完全排除赵佶喜欢熟女。
  不过古代一般来说还是讲究登对的,所以文人笔记里的李师师,年龄都往后调了,变得比赵佶小了十岁左右,水浒传里面也是这样的设定。
  李彦此时主要想到了何晴,跟女儿国国王一样,都是美好的回忆,演遍四大名著的绝色佳人。
  收敛念头,一行人来到小甜水巷的末尾,距离保康门大街不远处,便是安道全行医的地方。
  但远远一瞧,林三首先愣住:“二郎,这江南来的医者,到底是做什么营生的?”
  别说他,李彦看都觉得有些无语,那门户极为破旧狭窄倒也罢了,上面挂着门帘,正巧一个彪形大汉从后面钻了出来,露出又痛苦又舒爽的表情,健步如飞地离开。
  众人齐齐打个激灵,小甜水巷都比这地方正经。
  不过李彦结合之前蒋老汉的介绍,大致上也能猜到对方在做什么:“我们进去。”
  众人鱼贯而入,看到院中排队的人,才恍然大悟。
  那些人高矮胖瘦不说,在这三月份的天居然赤着胳膊,露出各式各样的纹身,眼见李彦一行进来,凶横地道:“后面排去!”
  陈五明白了:“这医师怎的沦落到了这般田地,专门与人洗纹印?”
  前面也说过,宋朝士兵入伍都会刺字,书名隶属和番号,这些字有刺鬓角的,有刺额边的,还有的是刺胳膊和手臂的,而罪囚的刺字,尤其是重犯,刺字的部位都是在脸颊上,为的就是要让人一眼看到,甚至额头上直接刺强盗二字。
  不过如果立功,得到官府允许,也可以洗掉,比如狄青年轻时也被刺字,后来功成名就,宋仁宗劝他洗掉,狄青却执意保留以劝勉将士,告诉后来者,行伍出身的也可以成为显贵,狄青是真心希望改变武人的地位,只可惜……
  安道全现在又不是梁山反贼,毫无疑问不敢洗那些刺配的印记,他赚的是洗纹身的钱,这活就挺卑微,比起医生的地位还低,关键是还不好干。
  此时屋内就传来惊呼:“不要动!刚刚不是说过疼痛要忍住么?不要动弹啊!”
  在麻醉药没有盛行的年代,医生往往也要练出一身好武艺,才方便制服患者,屋内的安道全显然就没有这份能耐,就听到叮叮哐哐的瓶子一阵乱响,似乎还打翻了什么。
  外面排队的市井子顿时面色一变,不仅不帮忙,还呼喝起来:“穷腊大,我们昨天已经来排过了,你今日若是再往后拖,看我们不砸了你这铺子!”
  林三和陈五看不下去了,直接往里面冲去,很快拉了一个汉子出来,背后纹身洗了大半,就已经忍不住疼痛,嗷嗷乱叫着,骂骂咧咧地跑掉。
  随之走出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凉衫,面容愁苦的男子。
  李彦打量着这第一位所见的天罡地煞,原剧情里由于宋江生病,需求医生,被硬生生逼上梁山,但最后成为太医院的金紫医官,落得个相对不错结局的地灵星安道全。
  此时此刻的他,还真是一副读书人的模样,怪不得被骂穷腊大,正唉声叹气着道:“我配药剂,刚刚都被这位打翻在地了,今日实在是做不得了,诸位请回吧!”
  这个年代纹身的,虽然也有些地位不俗,比如历史上周太祖郭威的脖子上就刺了一只雀,所以人称郭雀儿,比如水浒传里面的九纹龙史进,但大部分还都是泼皮无赖,根本不讲道理的主,闻言立刻炸了:“你敢!打他!”
  安道全脸色变了,下意识退回屋内,却感到一阵风吹过,屋内突然就多了一人,并且还拿起了他治病的长针,信手抛了出去。
  嗖!嗖!嗖——
  七根细如毫毛的长针飞出,准确的刺入正要扑进来的市井子身上,部位各有不同,但无论是哪里,都让这群人失去了行动能力。
  外行看热闹,林三陈五等人大为赞叹,内行看门道,安道全轻咦一声,再度走出去,凑到面前,眼神变得专心致志,泼皮无赖的惊惧尖叫抛之脑后,只有面前神奇的针法:“这针法,怎么有青唐古法的影子?”
  李彦的声音从后传来:“阁下真是好眼光,这套针法确实传自一位吐蕃的高僧,他年轻时曾误以为自己治疯了一位病患,后来痛定思痛,结合武学的手印和针灸之法,开创出了这套七针过穴之法。”
  安道全赞叹道:“神乎其技,我祖上也有八脉神针,于针灸一道有所成就,但郎君的针法另辟蹊径,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他说到这里,眼中才重新出现破落的院子,陡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苦笑道:“我为求生计,沦落到洗纹印,有亏祖上所传啊!”
  李彦道:“安医师能一眼看出我所学的针法来历,医道和家学自是惊人,人都有逆境之时,能靠自己的双手,无论是行医还是洗印,都是值得尊敬的。”
  安道全闻言有些动容,拱手一礼:“多谢!”
  林三之前插不上话,此时才奇道:“二郎,你什么时候会针法了?”
  李彦悠然道:“其实我早早就对针法感兴趣,主要是前唐有《集异记》记载:狄梁公性闲医药,尤妙针术,有小郎君年十四五,鼻端生出一块赘肉,大如拳石,触之就酸痛刻骨,两眼也为赘肉所迫,不能视物,危在旦夕,狄梁公至,于脑后下三针,疣赘脱落,双目亦恢复如初,再无病痛,时人称为狄三针……”
  安道全眉头一扬:“真有此事?”
  李彦微笑道:“两唐书及其他史料,均不载狄公善针药事,此事应为杜撰,关键是夸张的焦点就在于针法,硕大赘肉应针而落,完全违背医道,却足以见记载者对针法之痴迷。”
  “依我所见,古者针法之妙,确有起死之功,‘盖脉络之会,汤液所不及者,中其俞穴,其效如神’,却也不可盲目痴迷,一味迷信针法可治百病,那也是办不到的,安医师以为如何?”
  安道全大为赞同:“此言有理!此言有理!”
  双方互通了姓名,李彦这才询问了此来的目的。
  安道全却是没有回忆,立刻点头道:“那位郑郎君确实请我为他亲人治病。”
  李彦道:“不知是何亲人?看的什么病?”
  换成之前不熟悉,安道全并不一定会说,此时却立刻道:“那人是一位女子,纱巾遮面,并未目睹容貌,从体态来看,应是他的姐妹,浑身跌打创伤极多,病情严重。”
  林三陈五等人听得面色剧变,李彦也沉声问道:“安医师知道郑工匠目前所在之地么?”
  安道全点头:“知道,他几日前还与我联系,只是为何要急着寻他呢?”
  李彦道:“快活林发生了一件血案,如今看来,这位郑工匠嫌疑很大,开封府的公孙判官也出动,或许很快也会找到这里来。”
  安道全细细问了后,脸色不禁变了:“如果是开封府衙的人找上来,我恐怕多有不便,可否带上我?”
  李彦想了想道:“可以,但以防万一,我需写一份信件,留给可能抵达的官差,不至于让他们失去了线索。”
  ……
  小半个时辰后。
  公孙昭看着空空如也的屋子,再死死盯住桌上的书信,手伸了出去,又缩了回来。
  丘仵作苦笑:“果然啊,我们还是慢了太多,现在对方直接把人带走了……三郎,为了案子,你还是看一看吧……”
  公孙昭眉头跳了跳,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拿起信件,缓缓拆开,首次在办案过程中,脑海中所想的不是案子,而是那个始终都快自己一大步的人。
  林冲……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