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奇商皇后王晓婷杨华君 > 奇商皇后-第六章仇人?夫君?
 
“青儿啊,你说人这一生有没有可能只喜欢一个人?”

“娘娘为何说这种话,现在不是跟皇上很好吗?”青儿疑惑的问道,王晓婷的眼神有些虚无缥缈,似乎又有些若有若无的悲伤,难道和皇上吵架了?

“我只是想问问,人的一生是不是只喜欢一个人才是不完美的。”王晓婷用指尖碰了碰大树投射下来的阴影,修长的手指在斑驳的大树上洒下阴影。

“娘娘不要这么想,奴婢觉得一生喜欢一个男子,然后嫁给他一生相伴,白头到老才是最美好的,我……我不是说娘娘……”青儿想起什么手忙脚乱的辩解到,自己大概是忘了,娘娘曾经爱上过三王爷。

“我知道青儿,那件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只是单纯的想知道,为什么人的一生要喜欢很多人,今天喜欢苹果,明天喜欢梨。昨天还说深爱的人今天身边已经有了别人,青儿,我们为什么不能对彼此从一而终的喜欢?”王晓婷说着竟有泪水盈盈欲滴,只是硬是忍着没有下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得这般伤感。

“娘娘……奴婢也不知道,娘娘不要想太多了,奴婢知道娘娘和皇上是恩爱的,就好了。”青儿懵懂的摇摇头,看着王晓婷叹了口气,自己也搞不懂为何娘娘最近总是多愁善感。

“罢了,你退下吧,改明儿若是你喜欢上了某个人,我一定把你许配给他,让他一生一世对你好,若他负你,我定不会饶了他。”

“是……娘娘。”青儿应了一声,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王晓婷抬起头,阳光正好从缝隙中洒下来,猛地刺进瞳孔,酝酿了许久的泪水才疯狂的汹涌而下,有太多事情我们无可避免,比如你爱人的心突然变了,比如感情在时光的流逝中消耗殆尽,比如亲人的逝去友情的崩裂。

比如前世自己无法逃脱的命运。

晚上杨华君来找自己,他坐在自己的身边,轻抱着自己的身子,他的手臂那样结实,胸膛那样温暖,就连呼吸的声音,都是那样好听。

精致的木床上隔着厚厚的床帏,里面的黄色的床单和被套,绣着一朵朵红色的牡丹。

“红鸾,今日的你,似乎有些不高兴。”许久,就在王晓婷几乎以为自己要昏昏欲睡只是,杨华君沉重的开口,他的嗓音有些沙哑,但是在王晓婷听来却十分性感。

“杨华君,我问你,你可不可以为我架空后宫,一辈子只能有我一个人,只能爱我一个人?”王晓婷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的脸色,看着他的瞳孔,看着他低头看自己的眼神,还有他眼中的自己。

“红鸾,你今天是怎么了?朕已经很久都没有去别人的宫里了,不是吗?朕爱你……”

“但是你不能为我架空后宫,你也不能抛弃她们对不起,就算你不爱她们你也要宠信她们,因为这是一个君王该做的事情,因为这样才能巩固你的地位。”王晓婷轻轻的推开他,自己在真的不想哭,但是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只要一说话,一说是煽情的话,眼泪就止不住的从眼眶涌出来,自己也不知道在伤感一些什么。

“红鸾别哭,不是我不愿意……我,除了这个我什么都能满足你,我也不像说一生只会爱你一个人的话,因为我会让你看见,我会用行动来证明这件事情,它是真的。”周定北感受到从心口溢出来的心疼,开始是一点点细密绵长,到最后变得汹涌澎白一发不可收拾,想拥的她更紧一些,这样自己的心里会不会好受一些。

这样她会不会好受一些,除了满满当当的爱意,自己已经什么也不能给她了。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王晓婷笑了笑,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笑声,笑着却发现心口的疼痛被越拉越大,越是笑的灿烂,那里的伤口也就被拉的越大。

她慢慢的细心的温柔的轻轻覆盖上他的嘴唇,闭着眼睛不去看他的表情,这样就可以不去管现在所有的一切,只需要知道现在自己亲吻的人,是自己深爱的男人,这就够了,他慢慢的温柔的回应着,生怕一加重,她就会害怕的退缩。

他的脖子上有一道细细的刀痕,如果不仔细看,不仔细碰触,根本就察觉不到。夏乔拉呆了半响,然后亲了它一下,杨华君一震,用手拥住她,将她翻身压下。

第二日起来时候,身旁的杨华君已经不见,昨天的一幕像是做梦,身下的被褥已经被换了新的,只是身上酸痛依旧,身上有粉红色的草莓,不由得心中有些羞涩,怎么说着也是到古代的第一次,本来还以为是先给一个自由又相爱的,没想到还是给了杨华君。

命运就是这样可怕的东西,每个人的结局过程明明都已经被深深的定下了,承受它的人却总是痛苦的。

也许自己现在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了。

西嫔娘娘使用手段,是个善于攻于心计的女人。

“红鸾”

“恩。”

“朕愿意为你架空后宫。”他轻轻的说,话语却被风儿一吹,就变得重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王晓婷不敢相信的问他,轻轻颤抖。

“恩,刚才真的圣旨已经颁布下去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朕唯一心中的皇后,你若是不愿意做这个位置,朕就封你为皇贵妃。”他的眼光那样的深情,字字笃定。

“好,皇贵妃就皇贵妃,你不要后悔。”

“绝不后悔。”

一对富商家的男人被彪悍的娇妻一脚踹出府外。

“你到底要不要休掉她!”彪悍的娇妻手中拿着一个笤帚,对着男人怒目而视。

“不休!反了你!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对谁说话吗?哎哟……我不休,你以为皇上休掉了那些嫔妃们,心中就真的只有那个什么什么皇贵妃一人吗,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男人还没说完,就被女人怒抽了一笤帚,惊得跳了起来。

“那你说,如此宠冠后宫,只愿意携手她一个人,不是心中有她是什么?如果这都不能相守一生,那怎么才能白头到老,难道像你一样,今天娶这个明天纳那个,嘴里却说着你爱我,这才是能白头到老的夫妻?我不管,你今日要是不休掉他们,我就收拾包袱会娘家去!”

“你回去就回去,我害怕你这个婆娘不成?”男人撇了撇嘴。

“你……好啊你宋天成,既然这样你的生意也别做了,你别忘记当初我是怎样求爹爹,你才能有今天的……”女人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冷笑一声。

苍穹国废了一夫多妻的制度,婚姻自由,不能虐待女子。

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些真正高高在上的人,他们还是照样的娶很多的妻子,只要有钱,也有很多女子愿意倒贴,这是在哪里都会有的情况。

“相公,你愿不愿意娶奴家过门?”

“愿意。”清秀的男子听到对面的女子这样叫自己,顿时红了脸庞,激动的回应了一声。

“那一辈子只能够爱我一个人好不好?”女子听见男人这样答应,霎时间喜笑颜开,男子激动的点点头,眼中有晶亮的东西在闪烁。

男人和女人幸福的拥抱在一起。

杨华君为王晓婷架空后宫的第二个月,朝中的大臣不少纷纷以养老为由辞官,杨华君你感到无比头疼,自己身为皇上,无法拉下架子来求他们,于是索性准了他们的请求,放他们回去。

已经是十月的天,天气已经开始渐渐的转凉,城中到处飘散着柳絮,树木的叶子开始逐渐变枯黄,也许自己真的应该为他做一件衣裳。

“娘娘,这是皇上特地送过来的荔枝,皇上说娘娘喜欢吃。”

“恩,放在那里吧。”

“娘娘,请容许小玄子斗胆说一句话。”那个名叫小玄子的太监突然普通的一声跪下,在地上哭着不听的颤抖。

“何时,但说无妨。”王晓婷有些诧异,定了定神柔声说道。

“娘娘,皇上这几日实在是难过啊,那些朝中的大臣们纷纷辞官,若是一个两个还好说,就这短短的一个月之类,已经辞了十五个官员了,虽然皇上努力的善用人才提拔下属,但是工作还是不免加重了很多,皇上憔悴了不少。据说皇上身边最亲近的大臣租金也要辞官,这样一来只怕皇上不堪重负……”

“怎么会这样,你好好说……”王晓婷惊讶的说道,应该不是这样的情况才对,为什么会这样。

“还不是……还不是因为……”小玄子看了看王晓婷的神色,欲言又止到。

“他们的女儿被废,便开始不满了是吗?”哎,真是头疼,也许自己早应该知道,这是自己要面对的不是吗。

“娘娘,其实老奴不说,娘娘也应该知道,皇上表面上虽然不是那么……关心天下之事,其实内心还是很好的,老奴从小便跟在皇上身边,皇上这些年受的苦老奴知道的最清楚。他从小受的欺负从小都没有吭一声,当别的小皇子受了委屈在额娘的怀中哭的时候,我们皇上只能默默承受,那些大臣早已想要造反,偏偏在这个时候皇上架空后宫,更是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那个太监说的情感充沛,几乎是泪声俱下,听得王晓婷是心中陡然的一痛,像是一只手抓着心脏扭了扭。

“够了,你先退下吧,本宫知道了。”

“希望娘娘想个好法子……”太监还想再劝劝,但是看到王晓婷的脸色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退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