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奇商皇后王晓婷杨华君 > 奇商皇后-第三十一章心痛
 
“王爷,可否请你帮我找一找青儿的下落?”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太冲动了,可是青儿在太后手里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青儿真的在太后的手里,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凶多吉少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似乎也不大可能能够让她平安顺利的脱离危险。而且那个老妖婆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样的事情,居然可以这样莫名奇妙的就彻底的放弃为难自己,这也实在是有些不科学。

如果杨华君一个皇帝都找不到的人的话,那么她觉得肯定是遇到了太多的麻烦。青儿所承受的所有的危险都是因为自己,她不能够让一个小丫头代替自己受罪。

杨生安手里掌控着整个大陆最庞大的情报网络,而且他似乎也很擅长做情报工作,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帮忙的话,找到青儿的可能性就会大上许多。

明明知道自己现在正处在一个相对而言比较糟糕的情况下,但是她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让自己不要那么倒霉,所以思考再三过后,她还是决定要去做一些什么。

做什么呢?

当然就是过来找杨生安。

不过王晓婷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耍了心机,明明就知道这个人对自己这具身体余情未了,还要利用人家。

利用完了过后,甚至还要很无耻的去报怨人家不够意思。

她是不是有些太无耻了?

吴恩婷可不会承认自己的行为叫做无耻,她更喜欢用另外的一个说法来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那个难道不是应该被称为是一种……

难道不是应该被称为一种聪明么?

“你想让我去找那个失踪的婢女?”

其实能够劳得她求人,可见不是简单的人物而已。杨生安知道王晓婷特意约自己见面来求她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手里的情报系统,同时也是因为他的身份。

“好。”

杨生安答应的实在是有些太过于的干脆了,这反而让王晓婷有些尴尬。

因为这样一来的话,会显得她实在是太过于的不懂事情了。她利用了这个人,不是一次,而是两次。

“那么……谢谢三王爷了。”

王晓婷朝着他举起杯子,“如果有任何青儿的消息,请立即告诉我。”

没想到,杨生安的办事能力比她所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拜托了他过后的第二天下午,她就知道了自己所想要的消息。

青儿跟董之行不在太后的手里。

不在太后手里的话,那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情呢?

她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好事,可是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不在太后手里,那这件事情所有的牵涉就大得多了。

“怎么了?”

处理完最后的工作,天色已经不是特别的早,杨华君本以为她已经睡了,可是等一只手放到她身上的时候,才发现王晓婷居然睁着眼睛。

“华君,我找到青儿跟董之行的足迹了。”

王晓婷的声音有些酸涩。

太后有问题的事情,她相信杨华君肯定是不可能一无所知的。可是……

“你想说什么?”

既然她没有睡,自然也就不怕将她给吵醒了。

杨华君转了个身,用一个很舒服的动作将她揽进自己怀里。

两个真心相爱的人,这大约是最好的一个动作的吧。

可以跟相爱的人相依相偎在一起,可以用彼此的心跳去让两个人都得到一些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温暖。

是只有彼此才可以给的那种温暖,“红鸾,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在一起。这样就足够了。”

最动听的情话,就是我们在一起。

王晓婷的眼睛微微湿润,却也必须得要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现在还在一起,已经是一件最大的幸运了。

可是,怕就怕现在还在一起的他们,这一份幸福是偷来的。

这样的不安,没有维持多久,很快的就变成了现实。

次日,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白了。习惯性的叫了一声青儿,才想起来那个丫头现在还在某个混蛋手里。

她在这宫里的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是和那个丫头在一起的,所以在经历了那样一段时间过后,她终于知道了一些东西,譬如说……

习惯。

习惯果然是一个太可怕的东西,能够让一个本来不怎么有心肺的人也有了感情。

王晓婷虽然用习惯了青儿,但是也不是说没有了她以后身边就不用人,只不过到底是隔着一个时代,很多时候那些宫女对她而言都透着一种深深的代沟,而且那样的感觉也实在是很让人觉得无力。

但是不管怎么样,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她现在才是这个皇宫里头最有说话的实力的女人。

一个人只要拥有了话语权,那么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别人都必须得要无条件的服从。

以前的时候,尽管叫不对名字,但是只要她发出一个声音的话,必定也会有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是现在却……

那种几乎让人毛汗发寒的安静实在是让人很不喜欢。

王晓婷感觉到了一种出乎于自己的寻常所能够接受到的东西,那就是现在的情况肯定是相当的不对劲。

她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样的来形容现在的情况,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现在肯定不会有太轻易的事情发生。

那样的感觉不好,太不好了。

经历过了太后的那一关以后,她慢慢的也明白了自己的重要性。

现在苍穹国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险,而杨华君的工作自然也比一般的人都要来得重了。

江山与美人从来都是一个从争论不断的话题。可是呢,她永远都不希望面临那样的局面。

相爱的人,如果真的要面对选择的话,不管怎么样的选择最终对行彼此的感觉都会是一种极深的伤害。

她警惕的将那只即将要掀开床帘手,目光如鹰一样的看着屋子里的一切。安静,不平寻常的安静,似乎除了自己以外,她根本就感觉不到有活人存在的痕迹。

杨华君为了保护她,在身边安排了好多暗卫,这些人每一个都有着俗的实力,可是如果这些人都保护不了自己的话,那么来人的手段可想一般了。

心中的警铃大响,可是她也知道如果对方能够不动声色的接近自己的话,她防备的话也什么意义都没有了吧。

果然,就在她缓出一口气过后,耳朵里传进来一种极为轻佻的笑声。那种声音并不是那么的尖细,可是在第一时间,王晓婷还是想起了两个字:妖孽。

既然对方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话,那么她耍什么小动作都没有意义。不过这里好歹也是皇宫,如果这个人真的要对自己不利的话,她相信一定也会有所顾虑。

而且如果真的要做什么,她无知无觉的时候,一定都做了,根本就不会等到现在。

“你是什么人。”

王晓婷的声音里透着一种诡异,那种近乎于如冰块一样的平静,让那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然后衣衫飞扬的从房梁上飞下来,落座。

人一落座,满到惊艳。

她的床帘本来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自然是可以看得到外面的一切。

王晓婷知道那个人从一开始就将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都看在眼睛里,不过她不害怕,也知道自己一定是不可以害怕的,否则的话,一切就会显得让人不能够接受。

来人是敌是友暂时还不知道,她唯一能够做的,大约就是要静观奇变了。

“你不害怕?”

那个红衣如火,长发翩然,但是很明显,是一个男子。

只不过举手抬足之间,都有一种如魔似幻的感觉。

世界上有太多的人,都生着一张极为漂亮的脸。容色天然,可是很多东西却是后天所不及的。譬如说,气质。

这个人身上的妖性太重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而且他笑的声音……

王晓婷当时就想起了自己看过的那些耽美小说,这人肯定是个受!

“我为什么要害怕。害怕能改变什么吗?”

“不能。”那人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表现,居然还捂着嘴巴甜甜的笑了两声,“不过就算是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最少可以让你少吃些苦头,这难道不是件好事?”

“当然是件好事。不过我还是很奇怪,你到底是谁?跑到我的地盘上,到底有什么用意?总不会就是想要跟我纯聊天的吧?”

“呵,牙尖嘴利。不过倒是个有胆子的,也难怪杨华君跟杨生安这么两大人物都被你迷的神魂颤倒的,只不过呢,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你老爹现在正在预备着要夺你丈夫的位置呢。”

“呵呵……呵呵呵呵……”

老爹!

那是耿红鸾的老爹,抱歉,她姓王,只不过是借用了一下这个美女的身体,不过说实话,真心谈不上什么感情。尤其是知道了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一家子过后,她对那个所谓的家人的好感度更是真逼负数。

不过,等等,这个人说什么?

“你说宰相要造反?”

她的用词相当不客气,似乎一点儿都没有顾忌到自己的家人此时正在因为自己的一个用词而被牵扯到一个相当严重的事情里面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说的理所当然,实在是一件很让人觉得意外的事情。

那个人似乎有些不相信她是真的这样想的一样,只是用一种极为不能够理解的表情打量着王晓婷。

隔着一层床帘,既然是再好的视力也不可能将一个人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不要紧,因为不管怎么说至少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管怎么样,她现在都不会再拥有一些自己所根本就接受不了的东西。

譬如说,自己现在的情况真的是相当的严重,但是那样的严重丝毫都影响不到别的事情。

对她而言,宰相造反唯一的需要去在意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面牵涉到了自己的爱人。而宰相一家人……

胆敢伤害她的爱人,她一定拼命也要让那人付出代价。

“那可是你的家人,选择这两个字,是不可以随便使用的,你可知道自己这么说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么?”

如果从在这张床上的人是耿红弯的话,肯定会惊慌失措的,因为对一个古代的人来说,选择到底不是一件小事情。可是她不是真正的耿红弯。

她只是一抹来自现代的灵魂而已,“我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情?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王晓婷目光迎向那人,“你到底是谁,你也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难道,见不得人么?还是你的名字在难听?当然,如果你的名字真的那么难听的话,那你就不用说出来了,要不然的话我怕我的心脏可能也承受不了。”

好恶毒的话,而且骂人还不带脏字,却刚好就让他处在了下方。

“口舌之争,无谓无趣。”

那个人虽然表面上是这么说的,可是谁都感觉得出来他的话里话外,带着几分不所应有的东西,那就是一种谁都能够感觉得出来的……让人极为不舒服的一种东西,那就是怒气。

是的,那个家伙总算是彻底的生气了。

他是个聪明人,而且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知道了她的打算过后,整个人都处在一人不稳定的情绪状态,可是却也在极快的时间里让自己速度的平静下来。

“能让杨华君后宫尽空,并且还改革一夫多妻制度,看来你确实有两把刷子。”

红衣男子站起身朝着她走过来,“我叫凤长安。”

她无聊的时候,青儿曾经跟自己聊过这个时空的一些八卦消息,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流人物,凤长安,无疑算是个中佼佼者。

据闻此人貌似神仙不说,最最重要的,是他比一般的人都要来得聪明。

一个聪明又好看的人,还有着复杂的背景,想不出名的可能性太小了。

只是她也想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来找上自己?

难道是她的魅力真的大到把华夏大陆的名公子都给吸引过来了?

当然,她不会真的天真到那样的地步的。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很简单,因为我现在需要杨华君的帮助,但是那个男人滴水不露,自然只有找你下和了。”

“凤太子的话有趣,我只是一介女流,能做什么。”

嘴上是这么说,可是心里的想法却还是有一些好奇的。

不怪她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实在是因为这个人说话的时候太过于的模糊,根本就不知道到底什么意思,更重要的是他还在说话的时候朝着自己走过来。

存在感太强了,身上那种强烈的妖孽气场让她有些不适应,“凤太子预备做什么?”

“你是青天国的太子殿下,如果是连你都做不到的事情,谁能够帮得上忙?”

凤长安的脚步并没有停止,走到了一定的位置过后,整个人都停了一来。可是他的手一伸,却刚好就将那道床帘掀开。

“噗……”

好吧,如果闻名于世的凤长安凤大太子也会瞬间笑场的话,场面一定是极为好笑的吧。

可惜,王晓婷笑不出来。

当然,她也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在笑什么的。

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模样,她还是很清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出来什么也不可能做得到的,但是不管怎么样的话,她都必须得要学会去做另外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要反击。

有些人天生欠揍。

如果知道自己欠揍的话,那么就不应该要出来丢人现眼,这样的话可能就会比较有默契也比较的不会得到别人的不喜欢了,但是很可惜的是有那么一些人,明明知道自己天生就不怎么讨人喜欢,却还非得要去做一些让人讨厌的事情,那才是最闹心的。

王晓婷恨恨的看着那距离自己极近的一张脸,“凤太子殿下果然以与众不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