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奇商皇后王晓婷杨华君 > 奇商皇后-第三十九章阴谋论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是怎么样的去想?”

杨华君很想要大声去质问这个女人,可是他从头到尾也不过只是一个平常人,他不是什么神或者是上帝,更没有三头六臂,没有办法对任何事情都报有一颗微妙的心去宽恕。

“是谁跟我说,爱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可是你在做什么?”

他的眼神实在是藏了太多的东西,但是最多的还是失望。王晓婷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那么脆弱的,居然可以在一个人的眼神的注视下就做出某些奇妙的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事情来。

那样的脆弱,几乎能够将她掏空。

她不能够让杨华君乱想,一定不可以。

心念及此,人却已经疯狂的冲了上去,“事情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你一定要听我解释。”

然而结果呢,曾经对她如此温柔的某个人,却忽然之间变了模样,那么的可怕,那么的遥远,他居然推开了她。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觉得你现在所说的话我还会听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如果定要说出来的话,你觉得还有意思么?耿红鸾,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不……”

她想说,不是的,她只是不想让老妖婆的胡言乱语破坏两个人的感情,所以才会想要过来看一看这个满庭芳里面到底住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她说不出口,或者是根本就没有那个力气再一次的说什么了。

而且事实上现在不管怎么到底说什么似乎都没有用了不是么?

因为不管自己现在到底说什么,事情都会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发展。

所谓的满庭芳,那不过就是一个笑话而已,可是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的不信任。信任或者不那么显眼,但是如果把前面加一个不字,伤人的程度却会增加不仅仅是一倍那么多。

“送贤妃回宫。”

接下来的事情,开始朝着一个让王晓婷难以想象的发展。

在那个院落里,她不仅失去了杨华君的信任,更重要的是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场,凤长安。

青天国的太子凤长安,晕迷在了那个院落里面,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谁能够知道得了呢,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因为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凤长安的晕迷本来是跟见到凤飞言有关系的。

可是……如果他对凤飞言真的没有记忆的话,怎么可能地晕倒呢?

凤飞言当然不可能有任何的问题,那么在场的三个人里面,她就成了唯一的一个嫌疑人。

从一个宠尽六宫的女人,一下子成为一个即将被判罪的女子,天与地的差别那么明显,明显的没有任何的一个人能够去怀疑在这中间会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

她的待遇,一落千丈。

青儿如今已是昭宁公主,要过来看她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丫头不知道真相,只是惊讶于明明那样得到帝王恩宠的一个人,怎么转眼之间就被人转了宫殿,成了一个莫名的待罪之身呢?

王晓婷不知道要怎么样的去跟一个不知世事的小姑娘解释这背后的复杂经历,也知道解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只得叹息两声,“傻姑娘,不知道伴君如伴虎的么?”

可是,就是这么一句话,却偏偏就被人给听了去。

而且,是最不应该要听的那个人。

于是那天,杨华君发了有始以来最大的一场火。那场大火所说涉及了很多人,连当时在宫里的宫女也一个不留的被下了狱。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

不过就是处理一个女人而已,这已经是最轻松的事情了。

他在外人面前的形象一直都是如此的,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独断专横。尽管宫里人甚至于这个人天下的大部分人对于王晓婷这样一个独特的女人都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他们甚至正在慢慢的接受这个女人,但是那样的接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正在保持着一种另外的心情,那就是什么呢?

王晓婷正在走进很多人的心里面去。

可是偏偏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她忽然遇到了麻烦,而且是天大的麻烦。

她被帝王给软禁了。

知道她的情况的时候,太后的神情是极为复杂的。

一方面,她对王晓婷有着谁都比不上的情绪,她很清楚,那个叫做嫉妒。

另外的一个方面,她也知道自己需要那个女人,如果没有她的话,杨华君绝无可能打开轮回轮。

可是那个丫头却偏偏爱上了杨华君,甚至还要留在这个时空。

她的选择自然是太后所不能够接受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做些什么样的事情,似乎也不奇怪的吧。可是就在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倘若是真的到了必要的时候,她要舍弃这颗棋子的时候,偏偏就发生了这件事儿。

明明前一天还如胶似漆的人,忽然之间说发生就发生了。

她其实是有一些怀疑的,可是那种怀疑却终究还是在静观其变之中开始变得有了几分相信。

杨华君是她看着长大的,那样的脾气一直都不是谁都可以接受的,所以若是按照那孩子的为人的话,也许这不见得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不管怎么说,始终还是得要去亲自确认一下的。

所以,她很快的出现在了王晓婷的面前。

在这个皇宫里,只有他们才是最清楚彼此身份的人,因此也自然只有这两个人在对方面前可以不用做半分的伪装。

那样的感觉……要怎么说呢,不能够说有什么不好的,可是她觉得也不一定就很好。

至少王晓婷觉得,她并不喜欢这种透着雾里看花的坦白。

太后已经是修练成精的老妖婆,到底有几根花肠子谁都不知道,“你来看我的笑话,还是来看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和你所想象的一样倒霉?老妖婆,你恐怕未必就可以如愿以偿吧。”

到底是在这个皇宫里面练出来了,太后实在是很不喜欢那个女孩子说话的方式,但是这也并不表示说自己就一定不可以接受她此时对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那些敌意。

至少在太后看来,那样的敌意其实毫无意义,因为她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两个人之间会是敌人。

“我一开始就不觉得我们是敌人,丫头,你难道还没想明白么?你从一开始,就成不了耿红鸾。这个时空的一切,也从来都不如你所想象的那样美好。如果为了这些所谓的梦里花开而放弃自己的家人,值得么?”

“不值得。”

王晓婷的表现很平静,甚至透着一些怜悯。

如果换了另外的一种眼光来看的话,那个可能会是另外的一种含义,但是太后根本就没有办法那样的去跟这个女孩子纠正她的想法。

“可是你却没有想过要发生任何的改变自己想法的打算,是这样的么?”太后并不显得慌乱,事情上从王晓婷的表现来看,她反而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切都不是假的。

这两个人之间是真的出了问题。

一定是因为那个叫做凤飞言的女人。

那个所谓的凤长安太子根本就只是一根导火线而已。

她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答案,自然不会再留下来听这个女人的指桑骂槐,于是找了个机会立即离开。

回到自己的宫殿里面以后,太后那个老妖婆立即让人找来了她的心腹,然后去请了宰相。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可以利用的话,她当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个机会了。

一则自然是为了达成自己的心愿,二则却是为了要出一口恶气。

求而不得,那个滋味真的是太苦了,她偿过了那样的滋味,并且也深深的知道那样的滋味到底是有多么的差劲,但是这个在她看来也不算什么事情。

只不过自己偿过了那样的感觉过后,却要看着明明也应该要跟她落到一样的处境,如今却可以生活得很幸福的女人在她面前一个胜利都的模样来嘲笑自己的话,很抱歉她做不到。

既然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也不如表现出来的那样的坚定,那么自己就助他们一臂之力。

既然两个人的感情有问题,自己做一点儿什么的话,也不过是一件很在情很在理的事情,难道不是么。

太后的计划真的是相当的完美,可是那样的完美背后却又同时透露着一种另外的信息,那就是她此时此刻还在计较着自己的事情。

尽管那个负了她一生最美时光的男人已然成为了一截白骨。

同盟跟合作伙伴,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太后根本就不明白,如果两个人之间存在的只有利益关系的话,那么对自己的盟友便必须得要小心一些。

宰相有些要谋了这天下,当然不会跟太后一样的天真。

多留一个心眼儿的情况下,他确实是找人调查了那个太后,也才在背地里知道,杨华君的位置,本来坐在上面的人应该是如今的三王爷杨生安。

如果太后真的是想要为自己的儿子谋事,根本就不必等到现在。

尽管这样的消息也未必就是真的,但是空穴不可能来风,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最起码说明事情肯定不像他们的想象的一样简单。

小心才能够驶得了万年船。

宰相对太后从一开始就有所防备,可是他是一个聪明人,就算是心有防备,但是在自己的能力还不够强大的时候是不可能会去把自己心里的想法给表现出来的。

现在正是休浴的时候,忽然要找他,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再说最近皇宫里又出一了,宰相自然而然的就把太后找她的理由了那个事情的上面。

如果真提因为他那个多事的小女儿的话,那指不定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他的子女太多了,所以自己就算是一个父亲,那样的父爱也不可能会平均的分给所有的人。

宰相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顾虑的,因为这个原因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成功的父亲。

孩子对于她来说,只不过就是一个血脉的延续,仅此而已。

好吧,他也知道这样的说法有些自私,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是不自私的呢。

血脉延续,从来都不是什么谁都可以失控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也从来都没有办法能够控制得了这些事情的发生,既然如此的话,自己不可能照顾得了他身边的每一个孩子。

可是就算是这样子,除了表现出来对最优秀的几个孩子的喜欢,他几乎也是在平时的时候尽量的让自己能够做得到一碗水放平。

只有那个小女儿。

那个根本就不应该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她肯定不会知道的,自己的出现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不是因为一个意外,又怎么可能有她耿红鸾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