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像雪一样纯白的少年 > (一)寒星若现
 
  世人喜按世俗,给世间万物一个标准,却不知,世间,本不该有什么绝对的标准。

  ------题记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雪国与星国是对立之国,雪国中有回风,冰国中有蔽月,回风以舞雪而名于雪国,蔽月以幻术而名于星国.回风舞雪,是雪国中每年一次的盛典之宴.这日,雪国各路豪杰又齐集一堂,准备切磋技艺..

  回风,颠倒众生的相貌,魅惑众生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配合他颀长纤细的身材。

  蔽月,一袭白衣素裙,长发高挽,淡雅中透露出典雅的气质,手里长伴横笛,气定神闲。

  回风看着眼前的对手,很是不屑,心里道:又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看看他有什么看家本领。

  蔽月看见对面的男子,觉得这个人气质出众,但其间透着一股狂妄气息。

  切磋开始,场地在冰雪殿举行,众人云集在此地,准备参观一场比武盛宴。

  击鼓开始,在晶莹剔透的的地面上开始了每年一度的比武。

  这时,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双幽蓝色的眼睛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他的胸口有奇光闪动,为了不太招摇,他穿着祖母送给他银色铠甲,半个脸都隐藏在神秘的面罩下,没有人知道他的容颜。

  我是寒星,寒冷的寒,星空的星,36500年前,我在星月谷出世。

  由于一出世,我的胸口并有一颗银心闪烁,据说母亲当时看见我时,脸上并无欢喜神色,却是满眼哀伤,甚至整个星

  至今,我依然不明白母亲的哀伤,更不明白自己,于是,我一直在寻找这个答案。可是,我在星迹国里走了很久很国,因为我的出生,整个星国陷入一片恐慌中,我在星迹国里走了很久很久,依然找不到这个答案,于是,我慢慢的冷却,努力隐藏自己的光不想让别的星星发现我的足迹。

  就这样,我在这个星空里,若远若现了三万六千五百年,也寂寞了三万六千五百年。

  直到有一天,我在黎明即将到来的前一秒钟,隐约看见太阳神的光芒。

  我忘了星迹的告诫:你们永远属于黑夜,永远不要去追寻太阳神阿波罗。

  可我,明知故犯,因为我想挑战星星的宿命,为何永远在暗夜生存。却不知,挑战者的结局:万劫不复。可我却永远坠落,坠落到一大片荆棘地,长满了紫色花瓣的谷底。

  直到在玫瑰谷底,遇见了她。

  身边的欢呼声把我的思绪拉回,我知道,我不用去特意看她,我用眼角的余光就能感受到她在哪里,她是第一个对我伸出双手的女子,此刻,正绝美的与冰国的王子对决,我不用看,就能感里她绝美的身姿以及变幻无穷的幻雪术。

  倒是眼前的冰国王子,让我不忽能视,他永远一副傲慢的样子,他所拥有的一切,我都不在乎,可我的心里却有一个地方,因为她变得患得患失,不,我不属于这里,我要控制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