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像雪一样纯白的少年 > (二) 杞人忧天
 
  暮叹人生悲与苦,朝迎人生喜与乐。白雪飘飘舞清影,只留一生惊鸿瞥。

  天地仁厚,遂得精华,风云雷电,必得甘露,取一瓢饮,必得其味.

  人间有情,却多沧桑.天地有雪,却多寒冷。人间自有真情,真情自在人心,而人心被俗事烦扰,天地不忍,降雪以示之,白雪茫茫,皑皑情深.

  “你若每一年得见一场雪,便可返回.”妇人对尚在襁褓中的一对婴儿说道.

  语气刚落,只见漫天飞絮,缓缓飘落,晶莹剔透,洁白如玉的雪花轻轻飞扬了起来,竟像是雪之舞。

  “雪”,妇人不禁满心欢喜,情不自禁地抬起脸,像孩子一般,去接天上飘落的雪花.又看看怀中的婴儿,内心似乎被投入一块石头,激起层层波浪.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妇人心里说道。将她们抱紧,生怕冻坏了两个幼小的生命.

  “人间有情,却多沧桑.天地有雪,却多寒冷.”慕雪口里念到.每走一步,将婴儿往怀里拢了拢,仿佛要把全部的温暖给她们。

  “雪儿,碧儿”,妇人看着怀中一对婴儿粉嫩的脸,爱怜的轻声叫着她们各自的乳名,又想到苏瑾瑜平素的脸,尽落了泪。

  “又何苦要为他落泪?”刚转念一想,可过后,泪越发多了起来,这次却是为怀中婴儿。

  婴儿不满半岁,无法理解眼前母亲的眼泪,只是无辜的表情,纯真的笑着,还不曾被世界迷惑的眼睛,像湖水一样清澈纯洁的闪烁着。

  唯一不同的是,其中一个孩子眼角下方有一枚褐色浅痣,在白净的肤色上是那样的特别。“将来会是一个别有风致的美人儿呢。”母亲在泪眼婆娑中仿佛看到长大后的雪儿,对着孩子说:“不过,希望将来许个好人家,不要像我一般。”又用怜爱眼睛的看着碧儿

  快走到前方一客栈时,突然腹部疼痛难忍,身上虽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雪花,里面的衣服早已被汗液浸透湿了,身体很是虚弱,跌跌撞撞,想跪下去,累了,疲倦了,可双手却死死的抱着孩子,不让风吹着她们,不让雪冻着她们,一步一艰辛,终于快到客栈附近时,终于失去力量坐了下去,看了怀中婴儿,又看了客栈上“云起”两个字。

      那日,一女子在沁心湖游玩,湖边便是闻名遐迩的云起客栈, 湖畔的水还在冰冻,除了游客的声音,除了旧屋古迹,飞扬什么也没寻到,除了一点点无可厚非的小失落.

      飞扬,又名轻舞飞扬,倒不是有一身高超的舞艺,却是因为内心洒脱而名,她原本是一个趣味高雅,才智精纯,意志明晰的女子,却终生以山水为伴。

     游玩累了,飞扬在一客栈住宿,又名“在水一方“,因环境幽雅宁静而名,大凡才子佳人,都喜欢到此作诗吟酒,好不快哉.

      飞扬斜依在窗口,看着楼上楼下来来往往的客人,听着才子佳人口中的歌曲辞赋,只觉得无聊可笑,于是批上了一件雪白的披肩,走出店外.

      “呵----“飞扬轻呼一口气,吸着冬日里的空气,在大街小巷穿梭,想去寻找一点有趣的事.

     却未曾预料到,漫天飞雪的冬日,家家窗门紧闭,紧闭得一丝风也吹不进去.

      飞扬继续漫步,在雪中赏景,莹白无人打搅的世界,另有一番情趣.

  雪花轻漫,忽然大了起来,飞扬拉了拉衣角,准备回在水一方,她没有走先前的路,却是换了一条.

     以她的性格,事不过二,一遍恰好.

     不知不觉,走进了一片小树林,进去一饶,顿时迷了路,飞扬并不慌张,风似乎更大了起来,雪花被风卷起,飞扬不顾,照常漫步于雪间.

       似乎有什么声音传出,飞扬侧耳倾听,以为是被冬日寒冷冻伤的小猫,于是寻声走去.

  飞扬并不喜欢猫,却也不排斥,她觉得猫有灵性,仅此而已.

      一片低矮的干草堆,飞扬拔开草堆,看了看,内心跳动起来.

      两个粉嘟嘟的脸蛋依靠在一起,掘着小嘴,向飞扬笑,飞扬也不禁笑了笑.

     荒芜人烟的林子,两个小生命却在草丛中开心的笑,也难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明白草堆外面纷繁复杂的世界.

     不过,不明白,总是好一些.

  飞扬想也不想,便扯下披肩,裹起两个女婴离去.她游历人间数十载,见过不少这样的弃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