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像雪一样纯白的少年 > (五)星月之初
 
  星国之乱世,芸笙由于被割据冰雪之地,遂断了与母亲子嗣的联系。每当夜幕降临,更平添几分愁绪,身边只有笛音陪伴左右,但仍然难于释怀,

  “笛音,可有雪弋的回音?”芸笙问笛音。

  “芸姐姐,这几日大雪冰封,书信已送出半月,却没有音讯,会不会......?

  “你看近日星体大变,流离失所,恐怕宫中出了大事。”芸笙指着东面的天幕说到。

  “清远。”芸笙口里默念这个名字,心已飞到星沁殿。

  “清远叔叔“,小皇子在祖母身前对远处喊到。

  “星儿”,祖母轻轻拍着小皇子,说到:“星儿小糊涂了,清远在哪里,谁是清远?”

  “在门那里。”小星儿指着门口说到。

  祖母眯了眯眼,见门口什么也没有。于是慌忙摸了摸这孩子的额头,思索着:“这孩子是不是病了,怎么老说奇怪的话。”

  随又回想起那日在琉璃殿,对着星皇与众大臣说的一番话,虽是童言,但大臣门都纷纷侧目,看着这个年仅八岁半的孩童。

  为了以防孩子的话语招致祸害,祖母并每日陪伴左右,细细察看。

  “清远叔叔”星儿又喊道。

  这时,雪翊来到星沁宫。

  “小皇子这是叫谁呢,这么顽皮可爱。”雪翊边说边伸出手捏了捏星儿的脸蛋。

  星儿见眼前来了一个貌美的姐姐,不禁开心地笑了起来,整日呆在这宫里,除了祖母与自己亲近之外,除了清远叔叔,身边一个玩伴也没有。

  笑着笑着,祖母分明发现孩子像中邪似的,笑容僵在半空中,眼里满是惊恐。

  “星儿,星儿,”祖母喊道。

  星儿把头埋进祖母的怀里。

  “莫慌,想必这孩子是中了邪,待我领他去朦胧阁帮他治治邪气。星儿把头深深埋进祖母的怀里。

  路遇雪竹

  “笛音,清远若是在星沁宫殿,我倒不必担忧,我只怕祖母俩中了雪翊的诡计。

  “芸姐姐,我看未必,依她的个性,她不会轻易暴露。”

  “只怕清远不在星沁宫殿?”芸笙道。

  “姐姐,明日我即刻启程,到星国去会会那雪翊。”

  “不可,此事再作打算。”芸笙说。

  月高天黑,芸笙在塌中久久不能入睡。

  次日,笛音像往常一样,为芸笙送来冰寒雪丝,走至窗口,问了好几声,屋子内并未回声。

  于是推开门,掀开珠帘,只见一件未织完的雪披肩置于篮中,旁变有一幅画,根据画中的提示,笛音已明白了姐姐的意图。但又担忧起来,姐姐一个人,岂能轻易跋涉漫长路途。

  于是,拿起琉璃杯,像东面追随而去。

  “姐姐,姐姐。”笛音一路追,却没见到半个影子,看来姐姐的道行已经飞跃了。

  约莫追逐了几里路,突然一片银色屏障垂落下来,由雪竹堆砌而成,高不见头。

  笛音腾空而起,紫色的琉璃杯顿时放大了百倍,从中撒出强大的气流,却未能击破一点屏幕,看来自己不能硬来,赶时间要紧,于是去寻找其他的出路。

  芸笙借助寒星剑的力量,已将错综复杂的的雪竹撇开一条新路。雪竹在融化,滴落,像人们的眼泪。

  寒心剑乃商贾时代锤炼的宝剑,形成于天地精华,碎石化雪,披风激浪,无所不能。

  寒星剑自手中轻飞而起,只轻轻一划,万丈高的屏幕顿时落幕,只剩下白茫茫支离破碎的雪竹,瞬间划为水珠。

  芸笙踏着水珠,像东面飞去。

  刚飞出这天然雪帐不远,只听见冰雪凝聚之声,转头一看,叹为观止,刚才一落的水株又重先凝聚成一提,一道屏障伫立于田地之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何此地冰冻如此迅速,此地并非是极寒之地。”芸笙没有追问下去,径直向东面诀尘而去。

  玄幻巫师

  雪翊正在玩弄冰丝,突然手中冰丝在瞬间化为虚有,心里已经猜出三分来:‘能破我冰帐之人,定非等闲之辈,不知是敌是友。“

  原来,这雪翊是冰国的幻雪师,擅长玄幻之术,自十年前败与同门飞扬,自感无脸见故人,并逃到这更为玄幻之地星国,化为一年轻女子,姿色压倒众星国。不在芸笙之下。

  “星儿,你的母后快回宫殿了。“雪翊说。

  星儿同到她这么一说,很是平淡,心里并无惊喜之情,对于母后,他完全没有印象。

  在他年幼的心里,并不理解母后这个词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只是很想念,他的清远叔叔,眼光暗淡下去,不是伤心,只是想不明白,为何清远哥哥不理他。

  雪翊原以为孩子他会惊喜,孩子的眼神却让她满腹狐疑。

  “什么,芸后回来了?”祖母问雪翊。

  “就是近几日。”雪翊胡乱编了一个谎言。

  “我的芸儿啊。”祖母悲泣到,喜极而泣,十年母女分离,生死离别,原来,她还活着,眼里的阴霾突然淡去,闪烁着混沌的泪光。“

  “星儿呢?”老祖母接着问,因为高兴,尽忘了孙儿已经爬到星云殿的楼道上。

  “星儿。”老祖母不敢大声喧哗,惟恐分散了孩子的注意力,只能一步步向前走去庇护他。

  “清远叔叔,你站在那里,为何不带上我?”星儿对他看到的人影说到。

  身影刚想说话,发现雪翊就在不远处,于是又消失了去。

  祖母终于费劲力去走到星儿的面前,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

  星月谷,一个倍受煎熬的身体正被火苗吞着口舌,慢慢煎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