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像雪一样纯白的少年 > (八)翼界奇遇
 
  返回客栈时,飞扬见一妇人,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大概猜中三分来,莫非她就是婴儿的母亲,仔细看一看眉眼,还是有几分像,于是迎面走上去,拉开白狐批肩,问到:这是你的孩子吗?妇人虽隔着孩子几步距离,还是一眼看到了其中一个孩子,一阵激动,刚想拥了过来,可又马上恢复平静,离开。飞扬也不奇怪,行走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

  看着妇人离去的身影,飞扬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让他们留在雪地里被冻坏,她一路走着,心想,是把她们留下,还是交于好心人家,快到客房时,一个孩子哭了起来,另一个却是很平静,仿佛这世间和她无关,飞扬看着这个平静的孩子,突然看到了她眼角下方有一枚褐色浅痣,很是担忧。自古有这样的说法:凡生有此痣者,今生今世注定为爱所苦,被情所困,且容易流泪。

  飞扬看这两个饿坏了的孩子,又着急起来,深夜访了许多人家,都被一一回绝,飞扬无奈,只能以武力逼之。

  最后,孩子饱餐而返。

  夜里,天地间仍是漫天飞雪,孩子们熟睡了,飞扬却辗转反侧,难于入眠,为两个孩子担忧起来。

  早闻城外有一户人家,以雕刻冰雕而名于城内,技艺精妙绝伦。

  飞扬以参观冰雕拜访此地,此地名叫竹韵居,因竹而命名。

  一条幽静的羊肠小道,两旁是茂林修竹,整齐的通向远方。

  飞扬走了许久,绕过无数弯道,小桥,浮冰,茂林,修竹,幽石等各色景物,面前才豁然开朗起来。

  “好大的竹山。”飞扬赞叹道。自己虽游历世间四十载,却未曾见到如此大的竹林。

  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大地,白雪皑皑,渺渺情深。

  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美的雪景,也从未踏过如此洁净的土地,山庄就在前方,却迈不开脚步,生怕破坏了这里的和谐与宁静。

  忖度思量,飞扬还是抱者两个孩子,踏雪而过。

  白雪飘飘,看者怀中两个可爱的生命,虽已疲惫,却满心飞扬。

  转身看去,看苍茫中印下的脚步,却没有寻觅到足迹。

  “踏雪无痕”。飞扬口里道,看着怀里的婴儿,心中一阵欢喜。

  一阵轻叩门声,打破了寂静的天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