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洪荒:通天!你徒弟又作死 > 第762章:立下协议,太乙救苦石像离地府
 
  听到文殊此次前来的目的,竟然请求平心把太乙救苦石像给他。
十殿阎罗面色阴沉如水,目光中满是愤怒与坚决。
秦广王率先站出,声如洪钟,大声喝道:“文殊道人,这太乙救苦石像乃地府重宝,岂容你说要就要!想当年圣人留下此石像,本就意在维护地府气运,如今你竟妄图将其拿走,简直是痴人说梦!”
阎罗王紧接着怒目而视,厉声道:“哼!你为了自身在冥界立足,便打起这石像的主意,以为我们地府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吗?我们坚决不会让你得逞!”
楚江王双手抱胸,语气冰冷地说道:“文殊道人,莫要以为你身份尊贵,我们地府就会怕了你。这石像关乎地府尊严与安宁,你休想将其带走!”
宋帝王怒发冲冠,指着文殊道人吼道:“我们绝不会向你的贪欲妥协,这石像就在地府,哪儿也不会去!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五官王怒不可遏,大声怒斥:“文殊,你如此行径,与强盗何异?我们地府绝不受此等侮辱,这石像断不会交予你!”
卞城王向前一步,斩钉截铁地说道:“不管你如何巧言令色,我们十殿阎罗心意已决,你休想拿走太乙救苦石像!”
泰山王满脸怒容,义正言辞地拒绝:“既然你师尊当年将石像赠与地府,那这就是地府的宝物了,自有地府的规矩守护,你休要妄图破坏!”
都市王怒视着文殊道人,坚决地说:“你的贪欲我们不会满足,带着你的妄想离开地府!”
平等王语气强硬,毫不退让:“文殊道人,莫要自误,这石像你带不走!”
转轮王最后说道:“我们十殿阎罗同气连枝,共同守护地府宝物,你休想得逞!”
十殿阎罗义正言辞,气势磅礴,坚决拒绝了文殊道人的无理要求。
他们之所以如此愤怒。
是因为觉得太乙石像是宝物吗?
不!
不是的。
相反,这太乙石像如同一颗钉子一样,扎在地府。
在他们看来,当年元始天尊留下这太乙救苦石像,就是为了插手地府气运做准备。
这也是太乙救苦石像周围没有丝毫鬼魂与建筑的原因。
如今这文殊前来索要,完全就是打脸地府。
他们也清楚文殊为何要拿走,因为这太乙救苦石像乃是圣人留下,在这幽冥地界之中可以完全隔绝冥气侵蚀。
使常人在其领域内与人界无异。
文殊想要在冥界立足,这太乙救苦石像有大作用。
这才是十殿阎罗最愤怒的原因,你们因为贪欲想放就放,想拿走就拿走。
我们为什么要如你们所愿?
文殊道人面对十殿阎罗的坚决拒绝,脸色也是极为难看。他眉头紧皱,沉声道:“十殿阎罗,我此番前来也是奉师命行事,还望诸位行个方便。”
十殿阎罗闻言,更是怒不可遏。秦广王怒喝道:“奉师命?哼,这不过是你的托词罢了!你师尊当年留下这石像本就居心不良,如今你们还想拿走,简直欺人太甚!”
阎罗王接着道:“莫要再巧言令色,无论你说什么,这石像都不可能给你。”
文殊道人脸色阴沉,勃然大怒说道:“大胆!我师尊乃是圣人!你竟然如此无礼!诸位如此不通情理,就不怕得罪我师门吗?”
楚江王冷笑道:“圣人?他们的手段我们没见过?我们地府行得正坐得端,何惧你之威胁!”
宋帝王大声道:“你莫要再拿师门来压我们,你猜为什么这一次插手只有你一个人来,还不是因为见不得人,地府的尊严不容践踏!”
五官王怒视着文殊道人,道:“即便你师门势大,我们地府也绝不屈服!”
卞城王语气坚决:“不管怎样,这石像你休想带走!”
泰山王说道:“你若再纠缠不休,休怪我们不客气!”
都市王喊道:“速速离开此地,否则休怪我们动手!”
平等王厉声道:“让你进来地府已然是给圣人面子了,别妄想从地府拿走一丝一毫不属于你的东西!”
转轮王最后说道:“今日之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请你离开!”
文殊道人见十殿阎罗态度如此坚决,面色难看至极,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他心中苦恼,暗道这些阎罗太难交流。
知道再无可能拿到太乙救苦石像,只得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十殿阎罗望着文殊道人的背影,心中的愤怒仍未平息。
他们深知,此次拒绝文殊道人,或许会引来更多的麻烦,但为了地府的尊严和气运,他们绝不后悔。
“等等!”
就在文殊道人即将离开广场之际,平心那温和的声音响起。
文殊道人脚步一顿,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平心,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心中也泛起一丝希望。
是啊。
地府又不是十殿阎罗说的算。
而是酆都大帝与平心娘娘!
如今酆都大帝没有出现,估计跟传闻一样,还未回来。
那这地府就是平心娘娘做主。
平心娘娘慈悲良善,自己应该从她这里入手!
平心微微叹息一声,说道:“文殊,你我本不该如此剑拔弩张。但这太乙救苦石像之事,确非轻易可定。”
十殿阎罗听闻平心之言,皆面露紧张之色,秦广王忍不住说道:“娘娘,这石像断不可给文殊!”
平心轻轻摆了摆手,示意秦广王稍安勿躁,接着对文殊道人道:“你欲取这石像,想必也是有难处。但地府的立场,你也已深知。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你意下如何?”
文殊道人微微拱手,道:“娘娘请讲。”
平心缓缓说道:“你若能保证,取得石像后绝不用于有损地府之事,且在必要之时,能对地府有所助力,或许,此事尚有转圜余地。”
文殊道人陷入沉思,心中思绪流转,片刻后他猛地点头说道:“娘娘所言,颇有道理!”
“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答应!”
“好!”
“贫道就答应娘娘,在此立誓,太乙救苦石像绝对只是镇守一方鬼蜮,不会发生任何有损地府之事!”
平心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你去吧,来的路上应该看到了,自己取走即可。”
“多谢娘娘!”文殊道人闻言心中满是佩服,再次施礼,而后转身离去。
十殿阎罗围至平心身旁,阎罗王急切地说道:“娘娘,为何要给他啊!”
平心望向诸多兄长不忿且疑惑的目光,不由得嫣然一笑道:“诸位兄长莫气,这太乙救苦石像在地府之中,只有弊没有利。”
“若是不将其弄出地府,它将来肯定会在关键时刻干扰地府秩序。”
“倒不如借机让文殊带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