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03章 紫薇宝剑
 
  房间里响起“啪”的一声,木制凳子重重摔倒在地。焦云峰愣愣站在当场,浑身上下冷汗淋漓,想起梦中经历的一切,他不由一阵心悸。

  窗外清风拂来,焦云峰浑身一个哆嗦,这才开始清醒过来。他急忙来到床头,仔细端详那幅图画,待看见画中情景,焦云峰惊讶得几乎下巴都掉落下来。

  只见图画中场景大变,原本的悬崖峭壁瀑布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末日景象。苍天在崩溃,陨石砸落大地,天地间电闪雷鸣。大地上山河破碎,一条条深不见底的裂缝正在向着四面蔓延。

  画纸正中央,一个白色身影清晰可见。模模糊糊之中,焦云峰依稀记得,正是那个自称是自己师姐的伊秋!

  这幅画与他相伴十几年,他在心中早已把画中女孩儿,当成自己最亲密知心的姐姐。虽然梦中只有寥寥数语,但是却仿佛相识已久的故人一般。

  他不禁为画中女孩儿的命运担忧,她是不是身受重伤了,这才从九天之上砸落?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如果砸落在大地上,必然香消玉损!

  “师弟,这里才是你的家啊!等你足够强大,我们还会再见!”

  他依稀记得,梦中最后时刻,伊秋这么传音给他。他喃喃自语:“师姐,我们真的还会再见吗?”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刚刚闭上双眼,脑海里陡然响起嗡的一声,一道刺破天地的剑光豁然亮起。无数道密密麻麻的剑气,仿佛要刺破他的眼球,他脑海中仿佛要炸裂一般。

  他十分难受,抽出随身携带的木剑,条件反射般挺剑直刺!

  “咄!”木剑刺在墙壁上,断成两截,但墙壁也被刺出一个缺口。这在以前,焦云峰是不敢想象的,能够用木剑,就刺穿墙壁。

  “这便是基础剑式第一式,刺!基础剑式练到极致,威力足以开天辟地!”焦云峰记得梦中的寒剑师伯这样对他说过。

  房间里的响声,早已惊动了沉睡中的父母。焦云峰听见房间外的脚步声,心想完了,母亲要是知道自己捅破墙壁,少不了一顿责罚。

  哪知房门打开,母亲小心翼翼的说道:“云峰,你没事吧,我听见你房间里面有响声。”

  焦云峰赶紧将墙上的缺口挡住,一副乖宝宝的模样说道:“娘,没事,我半夜起来练功而已。”

  “那就好!”中年妇女拍了拍胸口,暗自松了口气。焦云峰并无异样,还是像以前一样怕她,说明没有听到昨天与他父亲吵架的内容。若是让他联想到并非自己亲生,养这么大不就白养了吗?

  “你父亲一早就去了矿坑,怕打扰你休息,就没来向你辞行。你好好休息吧,莫把自己累坏了!”

  看着母亲关上房门,焦云峰心中惴惴,母亲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一时还有些不习惯。

  天已蒙蒙亮了,东方露出鱼肚白。焦云峰睡意全无,准备出门,在院子里练一下剑术。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只听几个威严的声音喊道:“快快开门,奉命搜查!”

  母亲穿着一套睡衣,打着哈欠向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懒怠的说道:“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嘭!”房门被来人野蛮的撞开,一队黑衣士兵蜂拥而入,整整齐齐的站在房内。

  母亲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吓得跌坐在地上,面如土色。焦云峰见势不对,随手抄起折断的木剑,快步来到房内。

  领头的士兵从身上掏出一张令牌,肃然说道:“这是搜查令,这里是焦开山家吧。”

  焦云峰仗剑奔到母亲面前,这个乡下少年紧张到浑身都在打颤,险些连剑也握不住,但仍然十分勇敢的挡在母亲身前,不卑不亢的说道:“这位军爷,这里正是焦开山家。你们何故强闯民宅,与土匪何异?”

  领头军士人高马大,十分魁梧,身长大约八尺,豹头虎眼,神威凛凛,居高临下的对焦云峰母子说道:“大司空李靖叛国投敌,连同西南矿脉产出的物产统统都被卷走。矿坑里挖出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这件东西事关武烈国运,李靖没办法带走,于是交给了手下六个矿长,焦开山便是其中之一!”

  母亲经过最初的恐惧之后,又恢复了泼辣的性格,壮起胆子大声斥道:“我家开山老实巴交,哪会做出与叛国贼私通的事情,你们明明就是诬赖。你们今天胆敢搜搜试试?”

  武烈国尚武好战,民风彪悍。族内经常私斗,往往有数百人死伤。母亲能够在这种环境下把焦云峰带大,说明她并不是好惹的。

  只听锵的一声,领头军士拔出亮闪闪的佩刀,大声喝道:“执行军务,胆敢阻拦者,杀无赦!给我搜!”

  左右士兵鱼贯而入,翻箱倒柜,房内一时间狼狈不堪。母亲眼见锅碗瓢盆碎成一地,连灶头都要拆了,终于忍无可忍,略微肥胖的身躯猛的就扑了上去!

  “作孽啊!你们这些土匪!”

  领头军士身子一横,如铜墙铁壁一般挡在母亲面前。母亲如果一个皮球一般被反弹出去。

  焦云峰见母亲翻倒在地,目眦欲裂,手中断木剑霍然掠起,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剑气,直取领头军士!

  你们这些土匪,还让不让人活了!

  领头军士冷笑一声,身子不动,长刀兜头劈落。焦云峰疾行之中,抟身扭腰,险之又险的避过刀锋,断剑斜撩。

  剑光霍霍,一股热浪卷过,断剑直削领头军士面门。

  “哦?”领头军士露出惊讶的表情,叹道:“基本功不错呀!但你仅仅停留在剑术的层面,离剑法的层面相去甚远。要逞英雄,再练几年吧,现在还嫩了点!”

  领头军士终于还是退了一步,避过木剑锋芒。脚下用力一震,大地被他踩得凹陷进去。地面震动,焦云峰脚下踉跄,步伐错乱,剑锋顿时失去准头,一剑击空。

  好在他基本功扎实,二十三式基础剑式,不知比别人多练了多少次,这才摘下莽苍学宫同级第三的名头。他深吸一口气,身子一扭,脚下连踩两个碎步,终于稳住身形。

  唰唰唰!

  焦云峰剑招突变,木剑连点,空气中浮现六道剑光,封锁领头军士的走位。他长剑刺出速度极快,是以六道剑光仿佛同时发出一般。

  领头军士再次惊讶,没想到小小山村的少年,看起来憨厚笨拙,居然将基础剑式练到这般程度。他眉头微皱,就像你打一只蚊子,老是打不死的那种感觉。

  他在战场上杀伐果断,加上李靖大司空的事情干系重大,是以微微动怒。他身体一沉,长刀霍然亮起,显然是灵力加持刀身,要一招拿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焦云峰木剑舞成一簇幻影,正待伺机攻杀,陡然间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是一种杀伐凌厉,无畏生死的气场,这种气场在学院中是学不到的,必然是经过无数生死的洗礼才会形成。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焦云峰,他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焦云峰脑海中,不自禁的浮现起,梦中那刺破天地的一剑。

  他鬼使神差的,摒弃所有繁复的剑招,手中断剑一往无前般的向前刺出!

  领头军士一声冷笑,抬手,出刀,璀璨的刀芒乍泄。

  铮!

  屋中响起刀剑相交的声音。焦云峰在刀芒之中倒飞出去,跌坐在地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领头军士“咦”了一声,看着刀身上,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印痕。如果是普通学子,在领头军士的气势压迫之下,或许就已经瘫软在地,更不用说出剑。焦云峰不但出剑,还在自己刀身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少年用的,并不是什么高明的剑技,而是基础剑式,刺!

  正在这时,一个军士忽然大声喊道:“大人,找到了,是不是这把剑?”

  焦云峰扭头看去,只见那个军士手中拿着一柄古朴的宝剑,他依稀感觉有些熟悉。

  领头军士一喜,急忙接过宝剑,兴奋的说道:“对,就是这把!哼,焦开山果然是李靖同伙,这把剑正是矿坑里面挖出来的!”

  领头军士翻转剑身,焦云峰终于看清,宝剑上刻着“紫薇”两个古篆,正是梦中,寒剑师伯的佩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