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05章 天若坠,残刃拄人间
 
  焦云峰再次握着这把剑的时候,心中却是怦怦直跳。手中传来的触感,几乎与梦中一模一样。

  他几乎敢确认,这把剑正是梦中寒剑师伯的佩剑。若果真如此,那么这把剑与梦中世界什么关系?与那幅画又有什么关系?这把剑是父亲焦开山等人在矿坑挖出来的,那么矿坑与这把剑又有什么关系?

  他想到这些,不禁摇了摇头,不去头疼不着边际的问题。现在的局面,对他们家非常不利,父亲不知事发,一早就去了矿坑,说不定已经被官府抓捕。而他为了保护母亲,不得不带着那把剑离开家。他自身难保,不能去寻找父亲,只能跟着曲松阳返回莽苍学院。

  而最头疼的是,曲松阳重伤垂危,这一路上定然极为凶险!

  “你将宝剑用布裹起来,背在背上,咱们即刻便走。”曲松阳用清水洗掉身上的血迹,强行提气,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如常人一般。

  焦云峰点了点头,将长剑斜插在背上。担忧的看了看母亲,随后便跟着曲松阳大步踏出房门。

  曲松阳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悄声说道:“你大可放心,对方所有的精力,都会放在这把剑上,你母亲绝对安全。”

  焦云峰心头仍然十分忐忑,但他知道院长的分析有道理,如果他们留在家中,才会有灭顶之灾。

  “院长大人,您稍等一下!”焦云峰忽然想起了什么,飞快折返自己房间,将那幅世界末日画卷起来,贴身放好。

  他脑海中浮现出梦中的一幕,温婉的伊秋师姐一颦一笑之间,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而师姐从空中跌落,砸向大地,眼见就要香消玉损。如果能够再次进入画中世界,他一定拼尽全力,将那个温婉的女子救下来。

  通往莽苍学宫的,有两条路,一条是车马大道,路上行人较多;一条是蜿蜒山路,崎岖难行。

  岔路口,焦云峰看着曲松阳。只见老头子沉沉说道:“走大路,哪里人多便往哪里挤!”

  焦云峰愕然,悄声对曲松阳说道:“院长大人,大路人多眼杂,我父亲的事又干系重大,对方有一万个理由,光明正大把我们抓起来吧。”

  曲松阳呵呵一笑,仿佛牵动了伤口,白眉轻蹙:“李大人的案子,比你想象的复杂得多。武烈国中,有很多人希望你们被捕,同样也有许多人要保你们。而我,就是要保你们的其中一个。如果走山路,说不定我们被莫名其妙干掉,就亏大了!”

  焦云峰默然,亦步亦趋的跟在曲松阳身后,朝大路走去。路上时不时有往来的商队,奔驰的战车。而眼尖的焦云峰,在人群中,看到几个军士,远远跟在他们身后。

  焦云峰又是庆幸,又是担忧。庆幸的是,那些人果然没有去为难母亲;担忧的是,他与曲松阳终于还是被对方盯上了。

  曲松阳瞄了一眼身后,风轻云淡的说道:“小伙子,放轻松。他们忌惮我的实力,不敢明目张胆的为难我们,不过今晚就难说了,他们一定会找机会试探我。”

  焦云峰按下狂跳的心脏,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院长大人,弟子一直有个疑问。我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矿工,而我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弟子,您为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我们呢。”

  曲松阳道:“这就是你自作多情了,我保护的不是你,而是武烈国未来的希望,是所有生活的在底层的人们。现在武烈庙堂上,有两种理念争的水深火热,一种是弱民强国,认为只有让底层的人越弱,越没有能力反抗,武烈越稳定;一种是富民强国,认为民乃国之根本。你们焦家巧合陷入了争斗的中心,是他们双方博弈的棋子。”

  曲松阳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悲哀:“弱者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沦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参与制定规则,改变自己命运。”

  曲松阳这番话并没有多么惊心动魄的气势,但却在少年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焦云峰依然沉默,但却有一股不屈不挠的冲天意志,在他心里冉冉升起!

  凭什么,我的命运要由别人掌控?

  凭什么,我仅仅是别人手中的棋子,任人拿捏?

  我虽是山中少年,一介莽夫,但我也有生存的权利!

  他们路过一个矿洞,焦云峰看见一个全身乌黑,身躯佝偻瘦弱的人,兴高采烈吼道:“我们挖到金矿了!”

  一个鲜衣怒马的监工手持皮鞭,毫不留情的挥落,扯着公鸭嗓骂道:“狗东西,还不快挖。这金矿又不是你的,你高兴什么!”

  那名旷工顿时皮开肉绽,疼得满地打滚,监工毫不留情的再次挥鞭。

  焦云峰想到父亲,为了支持自己上学,父亲也过着这种日子吗?他心中有一团无名火起,折断树枝做剑,剑光亮起,奔雷一般击倒监工,如同游侠一般潇洒离去。

  曲松阳并没有阻止,只是淡淡说道:“你还是太年轻了,你以为你救了那名矿工吗?他的结局只会更惨!况且,纵然你能救一人,天下劳苦何止千千万,你又能救多少呢?”

  一整天的时间,他们又遇见了农夫、铁匠、搬运工,这些在下层劳作的人,全是体无完肤,衣不蔽体,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而那些没有劳作的人,却过得很好,锦衣玉食,笙歌燕舞。

  这个世界,有太多不公平的事情。

  焦云峰手在颤抖,心中却有一种无奈,以他现在的能力,能管一件,但永远不能根除。曲松阳淡淡说道:“纵然你长剑再锐,也荡不平这魑魅世道,除非你足够强。我辈修行之人,修学当以天下为志,志不立,天下无可行之事。你,有自己的志向吗?”

  天外云卷云舒,橘红的阳光普照大地,父亲和那名矿工的身影逐渐重叠。少年负手仰头,坚定言道:“翻江倒海卷巨澜,刺破青天刃未残。天若坠,残刃拄人间!”

  曲松阳冷笑一声,说道:“横亘武烈面前的,一共四座大山,分别是孟蔡西白四大家族。或许我已经等不到掀翻四座大山的那一天,希望你记得今天的志向。如今,他们已经来了。”

  此时已是傍晚,路上人影渐渐稀少。林木丛中,风渐起,撩起两人衣角。

  “噗……”

  焦云峰衣角整整齐齐的撕裂,风中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