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08章 恨天恨天
 
  焦云峰蓦然惊醒,身上惊起一身冷汗。对方欲取他们性命,必然准备充分。他不知对方实力,不敢轻举妄动。他轻轻爬起,蹲在帘布之后,挡在曲松阳身前,身子弓起,随时准备爆起发难。

  黑夜中,他的双眸如同恶狼一般闪烁着光芒,身子随着牛车行进微微起伏。

  只听车外再次传来脓肿少年的声音:“爷爷,我瞧他们睡熟了,要不现在动手?”

  焦云峰心头如同钻进了两只兔子,砰砰砰砰的剧烈跳动,他甚至能听到心脏拍打胸膛的声音。他一颗心都快冒到嗓子眼了,思维却非常冷静,潜伏在牛车内伺机而动。

  牛车缓缓停下,焦云峰听见脓疮少年翻身落地的声音,他急忙倚在车壁假寐。帘布缓缓掀开,脓疮少年提着油灯,缓缓探进脑袋。

  焦云峰眯着眼睛,借着微弱的灯光,见那少年脸上色厉内荏,一脸脓疮,显得格外狰狞。脓疮少年见两人熟睡,一手掌灯,一手提着一柄柴刀,一个健步便跨上牛车车棚,手起刀落。

  说时迟那时快,焦云峰左手撑地,身子沿着车壁猛的滑落,同时双脚如弹簧一般弹起,直踢对方手腕。

  这一下变故不过倏忽之间,脓肿少年显然没有料到,焦云峰竟然没睡,在车棚里以逸待劳。他来不及变招,持刀的手腕被对方踢中,顿时感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撞击而来。他拿捏不住,长刀“咻”的一声飞出,“咄”的一声插在车壁上。

  性命攸关之际,焦云峰不敢怠慢,顺势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双手握拳如同雷霆一般,快速轰击在对方身上。

  “砰砰砰砰砰……”

  不过一秒时间,一连串拳拳到肉的拳头悉数落在对方身上,让焦云峰诧异的是,对方仿佛果真是一个普通少年,根本没有修炼过。几十拳土黄色的拳影全部击中,没有一拳遗漏!

  “嘭!”

  脓肿少年的身子倒飞出去,撞在车顶上,竟然将车顶轰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挺挺飞出车外。

  焦云峰修炼毕竟刻苦,基本功非常厚实,每一拳都用上了真劲。覆盖在拳头上的元素之力,更是最为浑厚的土元素。加上之前蔡家少年招法的凶狠,让他误以为,这队准备谋害他们的爷孙,必然也是身怀绝技,是以一上来就是雷霆手段,要将对方一击必杀。

  “伢子!”老叟借着微弱的光线,终于看清跌落在地上的,正是自己的孙子。

  焦云峰愣了几秒,急忙奔出牛车,朝脓肿少年奔去。他心下惴惴,只想看看对方是生是死。

  老叟见焦云峰冲来,以为这个凶人要连同他一起杀害,急忙跃开,奔回牛车。

  焦云峰上前,只见脓肿少年脸上的脓疮被全部打爆,满脸血肉模糊,如同腐烂了许久一般。一探鼻息,发现对方只是昏迷过去,不曾身亡。

  “你快放开我孙子,不然我杀死你老师!”老叟回到车上,揪着曲松阳的领子,将他的头提起来,凶神恶煞的对焦云峰吼道。

  焦云峰见状,不由怒火中烧,也一手抓起脓疮少年,怒道:“快放开院……老师,不然我打死你孙子!”

  老叟老泪纵横,哭喊道:“你们这些恶人,逼得我们还不够吗?逼死了我儿子,又要杀害我孙子,苍天啊,世间还有公道吗?还有天理吗?”

  老叟的声音撕心裂肺,化作冲天的冤屈,目眦欲裂的看着焦云峰。焦云峰恶狠狠的说道:“我与老师又没有害死你儿子!今晚也是你等行凶在前,我自卫在后。赶紧放了我老师!”

  “你们这些上层人士全是一丘之貉。十年前强行抓我儿子壮丁,十年后送回来的却是一盒骨灰。哈哈……你们都该死,你们全部都该死!”老叟歇斯底里的狂吼,仿佛陷入癫疯的状态。

  焦云峰感同身受,老叟白发人送黑发人,做为底层穷苦的那种无奈,现在连最后的亲人,恐怕也将离他而去。

  “老伯伯,我懂你的悲恸。但我真不是上层人士,我是莽山村的,不知老伯伯是哪村人?你放开我老师,我们立马就走,绝不为难你们爷孙!”

  老叟呵呵冷笑:“你欺负老头子没文化吗?能够进学院修行的,或者在学院任教的,非富即贵。老朽信不过你们,你先放人,我再放人,否则便是鸡飞蛋打!”

  焦云峰觉得老叟手无寸铁,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于是说道:“好,我先放人。”

  说完便轻轻放下脓肿少年。老叟又道:“离开伢子一百米以外。”

  焦云峰心想任你一个老朽,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出来,于是乖乖退到一百米之外。老叟下车扶起脓疮少年,回到车上,然后唤醒脓疮少年。焦云峰正要上前,就见老叟架起牛车就跑。

  焦云峰发足狂追,脓疮少年急忙道:“爷爷,那人追来了!”

  焦云峰毕竟是混元境界的修士,又岂是一辆牛车能跑得过的,两者距离越来越短。老叟一面加紧赶牛,一面对脓疮少年喊道:“将他的老师推下去!”

  焦云峰没想到看似憨厚的老叟,竟然如此狡诈。若是重伤的曲松阳从飞奔牛车跌下,必死无疑。而焦云峰要照顾曲松阳,必然不会去追爷孙二人,老叟好深的心计,好狠的心思!眼见脓疮少年掀开车后的帘布,就要推人。情急之下,焦云峰抄起一块石子,朝着少年扔去。

  脓疮少年躲避不及,被石块击中头部,身子立足不稳,被甩下车去,撞在一块巨石上,脑浆迸裂。老叟回首望去,发出痛彻心扉的嘶吼,声音在山林中回荡。忽然“嘭”的一声,牛车撞在一颗巨树上,老者飞起,身体被一截树桩穿胸而过。

  焦云峰奔上前来,只见巨树上鲜血淋漓,场面令人不寒而栗。

  老叟嘴巴气若游丝,一张一合,仿佛在说什么。焦云峰凑过去,只听老叟来来回回只说两个字:“恨天……恨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