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11章 磨世棋局
 
    曲松阳修为高深,对莽苍学院的师生来讲,乃是神一般的存在。焦云峰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三枚药丸,不由悲从心来。

  难道莽苍学院的精神领袖,就要毁于这三枚药丸之手吗?一路上,院长大人跟他讲了自己的理想,他要让底层百姓活得更好!若是他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消失,他还能继续他的理想吗?

  不!

  焦云峰忽然抛掉手中的药丸,一拳重重锤在地面上。

  “你干什么?这药丸很珍贵的!”老和尚身影如电,快速将药丸抓,像宝贝一样捧在手中。

  焦云峰狠狠说道:“不!修为全废与废物何异,我宁愿让院长大人带着遗憾走,也不宁愿他带着绝望活!”

  老和尚怒道:“那你是的想法,没有人有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利!”

  他讲药丸递到焦云峰手中,缓缓说道:“一路上,你拼死护住老家伙,我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生死,我便交到你手中。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办,就先离开了,你看着办吧!”

  老和尚说完,袖子一卷,便把两人卷到佛像后边,整个人就在破庙消失。

  佛像后面较暗,空间也比较狭小,但不易被人发现。焦云峰心想,老和尚倒是心细,万一有人闯进破庙,也不会发现他们。

  看样子,老和尚不像是四大家族的人,不然也不会救曲松阳,也不会不抢自己带的宝剑。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给曲松阳吃药,忽然就听见旁边一声咳嗽,焦云峰吓得魂不附体,手中药丸都险些跌落。

  破旧的寺庙,黑漆漆的佛像背面,本就显得阴森,突然来这么一下,谁的心脏都受不了。

  焦云峰急忙做出防御的姿态,急声道:“谁?”

  只听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小伙子,别紧张,快放下武器。”

  焦云峰从堂前取来一支蜡烛,照亮佛像背面,只见一个衣衫破烂的老者躺在地上,脸色蜡黄,腰间插着一支毛笔,笔头的笔毛像刷子一样。想来是老先生写字太过用力,毛笔恐怕已经不能再书写了。

  “小伙子,不要紧张。我伤势太重,你一巴掌就拍死我了,你你你快放下武器。”老者十分紧张的看着焦云峰,唯恐这个愣头青当真一巴掌拍下来。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我凭什么相信你?”焦云峰面色严肃的问道。

  “小伙子,武烈孟家你听说过吧,我就是孟家……哎呀,别打!”

  焦云峰沙包大的拳头顶在老者脑门处,淡淡说道:“老人家,你赶紧留下遗言吧,我与四大家族不对付,见一个杀一个!”

  “小伙子,别冲动,我就是孟家……孟家的仇家,对,仇家,不共戴天的那种……”老者瞪着眼睛,身子想往后挪,结果脑袋被卡在佛像与墙壁之间,十分尴尬。

  “云峰,你放开他吧!”曲松阳忽然醒转,想来是老和尚临走前,对曲松阳的医治有了效果,曲松阳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坐起来,对焦云峰道:“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武烈三圣之一,画圣柳长青。毕竟是前辈,你还是敬重一些。”

  焦云峰略略惊讶,之前曲松阳与琴圣对决的时候,有提到过画圣。那时他还以为曲松阳干掉了画圣。

  “你吃了吗?”曲松阳对画圣说道,语气十分温和,一点也不像生死仇家。

  柳长青点了点头,道:“我吃了。”

  曲松阳转头,对焦云峰道:“药丸给我,我也吃了吧!”

  焦云峰犹豫不决,曲松阳一把抓过药丸,吞进腹中,随后说道:“真香。”

  焦云峰不禁有些心酸,流泪说道:“可是院长大人,您的理想……”

  “我们老了,未来还是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去折腾吧。你很不错,重情重义,又底子牢固,可传我衣钵。”

  曲松阳服下药丸,精神好了一些,对柳长青说道:“画匠,你还没有衣钵传承吧,你看看我选的这个人如何,不如你也将衣钵传给他如何?”

  柳长青想了想,叹了口气,这几年在武烈学宫,确实收了些弟子,不乏天才,但品行方面始终不合他意,或孤傲独世,或锋芒太盛,都不太适合继承他的衣钵,只得无奈的说道:“我弟子虽然不少,但能继承我衣钵的,确实没有。不过臭棋篓子,你选的这个人悟性如何?太笨的话,恐怕学不会。”

  曲松阳呵呵笑道:“这个你放心,我看人一向比你们准。云峰,你就用打败蔡家少年的那一招,在你师叔面前献个丑。”

  焦云峰拱手道好,在破庙中捡起一个木棍做剑,将刺字诀施展了一遍。

  柳长青看了,疑惑的看向曲松阳,道:“这就是你选的传人?这基础剑式倒是练得扎实,但……少年,不是师叔打击你,武烈学宫中至少一千个弟子比你好,更不要说武烈三榜天才。”

  曲松阳皱起眉头,摇头说道:“不是这一招,你这招可伤不了天榜弟子!”

  焦云峰回想当时的情景,那是在万分凶险的时刻,蔡家少年剑光完全将他笼罩,他回手一刺,一击得手。那一刻,他不假思索,仿佛条件反射一般,又好像哪里见过那一招。

  他一拍手掌,陡然就想了起来,是梦中世界中,他观摩了那道刺破苍穹的万里剑气,在他脑海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再加上他夯实的基本功,是以紧急时刻便不由自主用了出来。

  但要让他现在施展,却总是差了点味道。

  两个老家伙连连摇头,表示失望。这等悟性,虽然也是上等,但终究不是顶尖。

  曲松阳道:“这样吧,贪多嚼不烂,你先学我的棋术,若行有余力,再学画术。”

  随后曲松阳取出棋盘,开始教学。焦云峰最开始有些排斥,在他的认知中,琴棋书画对修为无益,只是有钱人的消遣罢了。

  但他听完规则,与曲松阳对弈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棋盘大有蹊跷。

  他每子落下,便觉得身上灵力源源不断进入棋盘之中,棋盘不断扩大,剑气随着棋子走势恣意飞扬。在外人眼中,可能仅仅只是一盘棋而已,只有身在棋局中的人,才知道其中凶险,稍有不慎,便会被棋盘中飞扬的剑气挫骨扬灰。

  三手棋之后,焦云峰眼中的棋盘,已经覆盖了方圆一里,曲松阳棋势步步紧逼,飞扬的剑气将焦云峰全身包裹,一个意念便可以让焦云峰粉身碎骨。

  焦云峰这才明白,曲松阳傍晚与秦天铭对弈之中,看似平平无奇,甚至不如他与蔡家少年的对决精彩。实则步步凶险,一招棋不慎,便会跌入万丈深渊。

  怪不得秦天铭双眼双脚都被剑气所斩,原来是这棋盘在作怪。

  曲松阳十分满意的说道:“不错,你第一次下棋,便能走到五手以上,说明你的术数功底深厚,这门棋艺算是有传承了。此棋盘号称磨世盘,如果某一手棋落入败势,就会强行抽取对方灵力,扩大棋盘世界,棋局胜势则可从容布置剑气。每一手抽取的灵力会翻倍,下到四十九手,甚至可以将整个世界磨灭,你可不能小觑了这门绝学。”

  焦云峰凛然,点头受教。突然问道:“院长大人,那下到四十九之后呢?”

  曲松阳一愣,他从来没想过第五十手棋之后。世界都毁灭了,哪里还有第五十手棋?

  他没有否认焦云峰,微微笑道:“你若是感兴趣,可以自己下去探索。”

  焦云峰自顾自摆弄棋盘去了,在地上写写画画各种术数符号,推演第五手之后的棋局。

  柳长青急忙拉住曲松阳,悄声问道:“怎么样,他在棋艺上的天赋怎么样?”

  曲松阳一脸激动,小声道:“天才,绝世天才!第一次对弈,便能推演到五手以上,五百年也遇不到一个。”

  柳长青一脸不信,说道:“不可能,他剑术平平,将来或许能考到武烈学宫,但一定是垫底的。怎么可能在棋艺上这么有天赋?”

  曲松阳叹了口气,道:“千里马,也是需要伯乐发现的。莽苍学院的老师,教不了这孩子。”

  莽苍学院毕竟地处蛮荒边陲,不是所有惊才艳艳的人,都像曲松阳一样,愿意来到这种苦寒之地。与武烈学宫相比,办学实力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焦云峰能用三年时间,赶上别人十几年的努力,成为同级第三,可见其悟性和韧劲。纵然如此,如果没有名师开悟,焦云峰毕生成就,恐怕只能止步于此了。

  棋盘世界犹如另外一界,焦云峰如痴如醉的沉浸其中,忽然生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若是画中那刺破天地的人来推演棋盘,将会把棋盘推演到何种境界呢。如果将那神气的画中剑法融入棋盘中,棋盘又有何等威力呢?

  他说做便做,将画中世界领悟到的刺字诀融入棋盘中。

  正在这时,寺庙外下起了瓢泼大雨。庙门忽然吱嘎一声被人推开,有三个黑衣人推门而入,进庙里躲雨。

  其中一人抱怨道:“真倒霉,这么关键的时刻,遇到大雨。四哥,你说大哥那么急着找二哥,是为了什么?”

  另一人道:“老幺,你还是太年轻了,现在还看不懂局势吗?”

  最先说话的人道:“四哥教我。”

  四哥哼了一声说道:“哼,我们兄弟六人当年立誓,跟随李大人来到莽苍山。如今却有人违背了誓言,背主求荣,出卖李大人和兄弟们,这才是大哥着急的原因。而这个叛徒,极有可能就是二哥——焦开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