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14章 剑术、剑法、剑道
 
  焦云峰眼见毒蛇一般剑芒突袭而来,身子急忙后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这是人在危机时刻的本能反应,容不得焦云峰思考。但随即他便反应过来,此刻胸前完全暴露在对方的剑下。

  果然,白易川长剑顺势下滑,就要给他开膛破肚。

  焦云峰跌坐在地上,姿势十分不雅,关键是没有着力点,怎么可能避开这一剑。情急之下,他左手抓住剑鞘,右手用力拔剑。

  待他做完这个动作,他才反应过来,这把剑是拔不出来的。只不过为时已晚,对方剑势快若奔雷,就要从他胸膛滑下。

  铮!

  一声响亮的剑鸣在破庙中回荡,一道暗红色的光芒闪烁。

  锵!

  庙堂中响起两剑相交的声音。

  焦云峰心中砰砰直跳,他怎么也没想到,关键时刻,他竟然拔出了这把宝剑。当初他可是看着神力无穷的领头军士拔剑的,涨红了脸也没有拔出来。

  可是他竟然拔出来了!

  白易川手指在颤抖,长剑在悲鸣,剑身上有一道显目的口子,正是两剑相交时留下的。他十分不可思议的看着焦云峰手中,那把散发着暗红色光芒的长剑,剑身上斑驳的锈迹,丝毫掩盖不了宝剑的霸气。

  相比起来,他手中的长剑如同破铜烂铁一般!

  不过随即他双眼开始放光,变得兴奋起来:“紫薇宝剑!没想到这把剑在你身上,干掉你,取走这把剑,我便立下了天大的功劳。”

  焦云峰至今还是一头雾水,我是怎么拔出来的?他手持长剑,从地上站起来,哈哈笑道:“有本事你就来抢,啰嗦什么。”

  他练了三年的木剑,铁剑并不是他最强的状态。好在梦中,他用过这把剑,手中传来一阵阵熟悉的触感。

  两人更不多说,持剑斗成一团。但见庙中青红两道剑光纠缠在一起,两个少年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尽快将对方拿下。

  白易川担心刺杀蔡家少年的事情被人撞见,所以急于拿下焦云峰,再杀蔡家少年。

  焦云峰则是担心四大家族的人,追到此地,到时候便是砧板之肉,任人宰割。

  两人心中各有想法,于是越斗越快。忽然只听铮铮几声剧烈的碰撞,两人倏然分开。

  只听白易川大声叫道:“停停停……这不公平,你仗着宝剑锋利,逼着我与你硬碰,算什么真本事?”

  焦云峰愕然:“我俩不是生死决斗吗?用什么手段杀你不是一样?”

  白易川看着手中浑身都是缺口的长剑,哈哈大笑:“你们武烈三圣,当真是徒有虚名。教出来的徒弟,连与人公平一战的胆量也没有,当真是笑话!”

  琴圣秦天铭和画圣柳长青都是武烈学宫的老师,白易川自然认识两人,但不认识曲松阳。他见柳长青与焦云峰都是从佛像后出来的,以为焦云峰是柳长青私底下的传人。

  曲松阳眉头一蹙,正要说话,哪知秦天铭忽然说道:“小子,老夫有一把佩剑。你用我的剑与他斗。”

  秦天铭双目已瞎,双脚已废。但耳朵能听,手还能动。他取出随身携带的佩剑,朝焦云峰扔去。

  焦云峰接剑,转头看了看曲松阳,只见曲松阳面色有些难看。焦云峰顿时想到,老一辈的什么都可以抛弃,唯独脸面割舍不下。那我便用这把普通的佩剑,堂堂皇皇的战胜对手!

  他将来是要考取武烈学宫的,如果这点胆量都没有,如何与那些天之骄子争锋?

  于是他将紫薇宝剑插入剑鞘,重新斜插在背上。抽出秦天铭的佩剑,道:“现在可以了吧。”

  两人重新斗在一起,没有了宝剑的锋利,白易川的实力终于展现出来,两人斗得旗鼓相当。

  焦云峰胜在基本功夯实,招法沉稳,让对手没有多少破绽可抓。白易川身在剑法森严,招法多变,出剑角度往往出人意料。

  这场战斗与蔡家少年争斗时又不同,那时焦云峰用木棍做剑,不敢与对方硬碰,被蔡家少年逼得颇为狼狈。

  而这场争斗,两人武器都是利器,焦云峰战得酣畅淋漓,心中越来越兴奋。

  忽然白易川架开焦云峰的长剑,气愤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来来去去就是这几招,烦不烦!”

  白易川自幼有无数名师教导,剑法不知学了多少套。但久战不下,不免心浮气躁。焦云峰则是稳扎稳打,二十三式基础剑式来回切换,不给对方可趁之机。

  这场战斗乃是生死之战,又非儿戏,焦云峰自然不会与对方争辩。趁对方剑法渐乱之时,剑光慢慢压缩对方的空间。

  柳长青看着场中的交战,轻声说道:“臭棋篓子,果然如你所言,这莽山之中,并无名师指点,否则这个少年倒是成就不可限量。但这一场,双方最多算平手,他胜算不大啊。”

  曲松阳诧异的看了看柳长青,“哦”了一声,道:“画匠,我与你的看法却不同。白家少年虽剑法华丽,招法多变,但每一套剑法都没有吃透,只有其形,不具其神;焦云峰剑招朴实无华,但千锤百炼,更具实战性。”

  柳长青捋了捋胡须,凝重的说道:“可是,从剑的造诣上讲,焦云峰停留在剑术的层面,而白家少年却已经进入剑法的层面。如果境界相当,我觉得白家少年胜算可能更大。”

  “这便是我们三人理念不同的地方了!”曲松阳微微笑道:“不怕敌人会一万招,就怕敌人把一招练一万遍。白家少年招法花里胡哨,久战不下,必然心浮气躁,必现颓势。焦云峰虽不懂剑法,但符合剑理!”

  柳长青手微微抖了一下,心道是啊,当年三个要好的朋友,正是因为一些理念的诧异,各奔东西。他突然有些羡慕曲松阳,臭棋篓子不但在实力上压过琴圣、画圣一头,连看人识人也碾压他们。

  秦天铭则是靠在柱子上,若有所思。

  正在三个武烈国鼎鼎大名的人物各有所思的时候,场中争斗更加激烈起来。

  只见焦云峰渐渐适应铁剑,不停压缩白易川的空间,只听焦云峰一声爆和,用基础剑式崩开对方长剑,挺剑直刺。

  这一剑浑然天成,赫然是梦中刺破天地一剑的翻版。长剑带着淡淡的红光,闪电般直指对方心脏,空气中隐隐有雷声响动。

  蔡家少年眼前一亮,昨天那场战斗,他就是败在这一招之下。

  白易川心如死灰,只能眼睁睁看着长剑刺向自己,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正在这时,只听叮的一声,一枚飞刀撞击在焦云峰长剑之上。

  焦云峰的长剑被带偏,但去势太猛,长剑削在白易川胳膊上,只听白易川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凄厉的在庙堂中回荡。

  “竖子敢尔!”

  只听一声怒喝,一个带着灰色身影闪进破庙,一剑横削,一条三丈长短的白色剑芒如同蟒蛇一般奔出,空气中荡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

  这一剑携裹着摧枯拉朽的气势,誓要将胆敢伤害白易川的人剁成肉酱。

  曲松阳面色大变,但他修为尽失,此时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焦云峰被剑光包裹。

  他不禁有些懊恼,这个一路上护着他的善良少年,就要殒命于此了吗?

  正在这时,只见焦云峰身上发出一道冲霄豪光,整座破庙“嗡”的一声,随即剧烈晃动,仿佛随时就坍塌下来。

  大地也开始晃动,庙中众人立足不稳,东倒西歪。

  一幅画卷横亘在焦云峰身前,画卷中涌出澎湃的能量,不但挡住神秘人的必杀一剑,仿佛还要将整个世界毁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