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16章 我本微末凡尘,也要心向天空
 
  焦云峰并没有疯掉,反而这一刻出奇的冷静。他将紫薇宝剑架在自己脖子上,虎视眈眈的看着蒙面人。

  他并没有莽撞的持剑上前硬拼,对方人多势众,打肯定是打不过的。而灰衣人之所以受伤,是因为他强行抓取宝剑,想把宝剑捏成一团,这才被宝剑所伤。

  他看着蒙面人热切的眼神,猜测对方想要的是一柄锋利的宝剑,而不是一把破铜烂铁。其他人纵然修为再高,也拨不出宝剑,只有他能拔得出,所以他准备堵一把。

  赌对方需要一个能够拔出长剑的人!

  蒙面人呵呵冷道:“你自杀更好,省得我们动手!”

  焦云峰终于确定吃定对方,以蒙面人狠辣的性格,是不会对将死之人说话的。但对方偏偏回应他了,说明对方比较在乎他的价值。

  他一勒宝剑,在脖子上切出一道血痕,大声道:“住手,放开他们!”

  蒙面人伸手,止住那些军士:“等等!”

  焦云峰在笑,他赌对了!这把剑只有在他手中,才会熠熠生辉,否则便是一柄破铜烂铁。对方需要一个活着的他!

  军士们已经拿下曲松阳等人,焦云峰冲那些军士吼道:“快放开他们!否则你们都要死!”

  怒吼的焦云峰,像是一个发怒的野兽。他一步一步朝庙门外走去,对蒙面人喊道:“现在,除了武烈三圣三位前辈,所有人都跟着我!”

  蒙面人眼里此时只有那柄宝剑,他闪亮着眼睛,对手下众人说道:“不理那些老废物,跟着那个小子!”

  在他眼中,武烈三圣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而那把剑才是无价之宝。有了那把剑,如果成功开启那个地方,说不定蔡家会成为武烈新主。而他,有可能成为开国之君!

  焦云峰手中宝剑抵住脖子,迈步走出庙门,任凭冰冷的雨水滴落在他身上。这一刻,他反而显得十分豪迈,冲着庙里喊道:“院长大人,我一个乡间小子,死了也就死了。您才是武烈穷苦的希望,所以我要您活下来!愿春天的花,开满武烈国所有的角落!”

  他从来都不是无私和无畏的人,他也怕死。但昨天的见闻,如今还历历在目,穷苦底层挣扎求生,他们不能进学院,只能永无止境的劳作,有战时会被抓壮丁,他们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他想起那个挖到金矿还挨揍的矿工,他想到脓疮少年爷孙的无奈。四大家族不倒,穷苦百姓只会越来越苦!

  而曲松阳等人,虽然修为丧失,但智慧还在。用一个微不足道的少年,换取武烈未来的希望,焦云峰觉得值得了!

  愿母亲不在为生活而发愁,愿父亲不在整日劳作而又收不到薪资,愿春天的花,开满武烈国的每一寸土地!

  我本微末凡尘,也要心向天空。

  蒙面人只是一声冷笑,来自于底层穷苦无可奈何的挣扎,是那么的可笑。你们对四大家族一无所知!

  他冷冷看了一眼灰衣人伍声,伍声浑身一个寒颤,急忙抱起白易川,跟在蒙面人身后。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走出庙门,走入雨夜。

  庙中,只剩下三个老人,曾经的武烈三圣,如烈日当空般普照武烈。而今,三人已是暮年,垂垂老矣。

  秦天铭老泪纵横,作为武烈琴圣,他曾经是蔡家座上宾,指点江山,往来权贵,何等风光?而今修为尽废,在蔡家眼中,连一条老狗都不如。

  在最后时刻,竟然是一个素不相识,甚至有些仇怨的山间少年,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救他!

  他忽然感觉有些可笑,可悲!自己的一生,到底是哪里错了?

  他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这是心伤,他仿佛瞬间苍老几十年,心如死灰。

  一只大手搭在他肩膀上,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样说道:“老朋友,与我一起吧。我们斗了几十年,如今你应该看清四大家族的面目了吧。”

  曲松阳声音悠远而又平静:“四大家族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当你有利用价值时,你便是座上宾;当你没有价值时,你就是一坨屎。你指望通过改变四大家族的理念,是行不通的。我们废的废,残的残,该把希望交给年轻一代了。”

  “画匠,你觉得我选的人怎么样?我们余生无多,或许可以把我们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包括我们的理念。我觉得那个少年,无论是天资悟性、还是品性人格,都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他是一个很好的继承者。”

  三人皆是当世名士,年轻时有着共同的理念,就是让武烈国强大。只是三人理念不同,曲松阳认为武烈的根基在野而不在庙堂,是以远走莽苍山;另外两人认为只有改变上层人士的思维,用上层人物来达成他们的理念。

  “臭棋篓子,我们争斗数十年,我对你始终不服气,这次我便信你一次。”秦天铭心有不甘,几十年的复出,却是这样的结局,他只希望那个少年,不负他的才华与期望。

  “可是……在这之前,我们要怎么救他?”柳长青一句话,让三个废物面面相觑。

  雨夜之中,一抹淡淡的暗红色光芒在山野中移动。少年长剑架在脖子上,却是一脸的桀骜,冲着蒙面人喊道:“不要离我太近,十米之外!后面那个灰衣服,搞快点,别掉队了!年纪大了,就不要出来搞事情嘛,搞得好像我不尊重老人一样!”

  伍声抱着白易川的手抖了抖,恨不得上前掐死他。你以为我想吊在后面吗?实在是不敢离蔡家二当家太近,这是个危险的人物,一不小心就会杀人灭口的好不好!

  焦云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只想离远离那座破庙,让院长大人他们脱离危险。

  他在山野里漫无目的的前行,浑身都已经湿透,脚下泥泞不堪,泥浆溅满全身。他像是一个雨天犁田的农夫,此时却异常豪迈,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然而老天似乎并不愿意配合他,雨慢慢停了。漫长的黑夜终于过去,天蒙蒙亮了,焦云峰已经看到有人在矿工扛着工具上山,开始新的一天劳作。

  有人也看到了他,但没有人呼救,都远远绕开。

  莽苍山脉有很多的矿洞,这里有一个不足为奇。

  焦云峰冷笑,他为了底层劳苦,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但这些人却对他置之不理,他的牺牲值得吗?又会有人记得吗?

  忽然,他发现脖子上一片冰冷,他低头一看,发现宝剑上的红光逐渐褪去。他心头骇然:不是吧,这把剑只有晚上才有威能?

  蒙面人仿佛看出蹊跷,浑身化作一道残影,快速追去。

  焦云峰果断将宝剑插进剑鞘,然后带着宝剑朝山崖跳下去。开玩笑,落到那群穷凶极恶的人手中,各种酷刑招呼,比死还难受!

  焦云峰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人不小心跌下山崖,找到厉害的法宝和功法,成为绝世高手,说不定我也能遇见。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头忽然撞到一层白白的光幕上,随后整个身子倒飞回去。

  他看到蒙面人眼神里充满了讥笑,就见对方说道:“想死,哪有那么容易。给我拿下!”

  随后焦云峰就发现,他浑身上下犹如被下了禁咒,一点也不能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