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20章 灵脉
 
  矿洞之前,摆着舒服睡姿的焦云峰忽然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惬意的说道:“好久没睡得这么踏实了,舒坦!”

  围着他的十几个军士顿时怒目而视,他们可是一直都没有睡,一直守着他。

  焦云峰不理军士们杀人的目光,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扭了扭发酸的脖子,十分不满的抱怨道:“就是地板硬了点,硌着脑袋了。”

  军士们投来杀人般的目光,你小子睡舒服了,还挑三拣四!等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再将你剁成十块八块!

  蔡大人和白连华正在密谈,只见蔡大人眯着眼说道:“那人设计想坑咱们四大家族,白兄有没有兴趣将他揪出来。”

  白连华道:“若是我们两家联手,财政和军队都在我们手里,天下还有摆不平的事情吗?”

  两只老狐狸都注视着对方的眼神,随后两只手掌紧紧握在一起,发出狼狈为奸的笑声。

  两人的谈话没有避开焦云峰,或许是两人认为,焦云峰在他们眼中,已经是死人一个,自然不用担心透露秘密。

  焦云峰也把自己当成必死之人,死之前总得爽一点吧。于是他又开始提出无理的要求:“我要吃肉,不然我想不起拔剑的口诀!”

  领头军士一拳迎了上去,沙包大的拳头停留在焦云峰脑门上,厉声说道:“小子,要肉没有,沙包大的拳头见过没有。再捣乱,我一拳打爆你的脑袋。”

  焦云峰哎哟一声,倒在地上,凄惨的哭喊道:“哎哟,好痛,头好痛。你的拳风打伤我了!我忘记口诀了……”

  “你碰瓷!你讹我!”领头军士气愤说道。

  “哼!”焦云峰爬起来,背对领头军士,表示不爽。双手做喇叭状,对着后山一个劳作矿工大声喊道:“喂,那个穿土黄色衣服的,不要以为趴在那里我就看不见你!快来吃肉了,再晚会汤都没得喝了。”

  喊声在山谷回荡,那名矿工抬头,满脸泥浆疑惑的自语:“是在叫我吗?我没趴着呀!”

  焦云峰又对山脚一个大树喊道:“山脚那个砍树的,别看,说的就是你。快来吃肉啦,再晚汤都没得吃了!”

  山背后,一个小土包动了动,冒出一个脑袋来:“不是吧,我藏得这么好,都被发现了!我得回去禀报孟公子了。”

  山脚,一颗大树树梢,一个绿色的身影无声落下,消失在丛林中。

  矿洞前,蔡大人遥遥一掌拍出,焦云峰顿时朝山谷栽倒,他一声惊呼,身子就朝山谷跌落。忽然一只铁钳般的手抓住他的脚踝,将他倒提在山谷之上。

  山风呼呼的往焦云峰嘴巴里灌,耳边传来蔡大人冷冷的声音:“我说了,不要踩我的底线。我的底线在我的脚底板下!这次给你个警告,再有下次,让你粉身碎骨!”

  蔡大人手一翻,焦云峰跌在矿洞之前。焦云峰知道,蔡大人并不知道他知道山背和山脚有人,以为他的好话只是凑巧传到两个方向。

  若是蔡大人知道焦云峰知道,那么焦云峰估计已经是尸体了。

  而事实上,焦云峰通过画中世界的上帝视角,是知道那两个地方有人的。

  四大家族表面上铁板一块,实则内部充满了剧烈的竞争,谁也不愿意被另一家打压下去。他们的矛盾已经很激烈,否则白易川不会去暗杀蔡春雷。他们的矛盾已经累积到了一个临界点,只差一根导火线就能引爆。

  蔡白两家现在联盟,想夺取那把宝剑。孟西两族为了自保,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焦云峰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懂自己隐晦的暗示,但他能做的,仅此而已。

  接下来蔡大人与白连华继续密谈,这次两人屏蔽了声音,焦云峰想听也听不到,不知两人在合谋什么。

  天渐渐暗了下来,马上进入黑夜,焦云峰暗暗心急,到了晚上,他便不得不拔出宝剑。一旦他拔出宝剑,他就没有了价值,便会有性命之忧。

  而他预想中的,孟西两大家族前来争夺宝剑的戏码并未发生。这两家也是沉得住气,竟然能忍到现在。

  当最后一丝光线消失,黑暗便开始吞噬大地。蔡大人与白连华终于站了起来,来到焦云峰面前。只见蔡大人说道:“天黑了,起来拔剑。”

  焦云峰也站起身来,取出紫薇宝剑。白连华忽然说道:“等等,听说你身上还有一幅画,拿出来看看。”

  昨晚那幅画爆发的威能冲破九霄,这才将蔡大人吸引到破庙,但他并没有见过那副画。伍声与白易川倒是见过,但伍声自然不会告诉蔡大人,而是偷偷告诉了白家当家白连华。

  焦云峰浑身一个激灵,暗道要遭。但是没有办法,就算他不拿出来,对方搜身也会搜出来。于是他果断掏出那幅画,向众人问道:“你们说的是这幅吗?”

  他将那幅画展开,发现画面又发生了变化,一个白衣女子眉目如画,站在一个通道内,通道尽头是一个黑洞。他手指一颤,手中的画险些跌落,但随即稳定心神,呵呵笑道:“这是一幅普通的人物画,乃是我求学时随笔涂鸦。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伍声上前说道:“你放屁,这幅画能挡住玄牝境界修士一击,爆发出的威能毁天灭地,必定是一件异宝。”

  焦云峰突然就发火了,将紫薇宝剑和那幅画狠狠扔在地上,怒道:“你们要怎么的?我就是个山野匹夫,随便拿张擦屁股的纸都是宝物了?你们要强抢我的东西便直说,何必编造理由!

  还拔什么剑,老子不干了,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他将这几天受到的委屈与怒火全部发泄出来,七分真三分假,把那种被逼无奈的神情刻画得入木三分,让人觉得他当真是无辜至极。

  伍声问道:“当真是一张普通的画,为何威力那么大?”

  他将那幅画捡起来,递给白连华。焦云峰极力克制内心的冲动,让自己表现得一点也不在乎那幅画,双手一摊坦然说道:“谁特么知道,自从我拿到这把剑,我就变得古怪得很。我还用树枝刺伤了蔡家少公子,难道树枝也是宝物吗?”

  众人看向蔡春雷,蔡家少公子变得低调沉默了很多,躲在人群中不声不语,众人看到蔡春雷羞愧的表情,自然就知道焦云峰没有撒谎。

  焦云峰比蔡春雷低一个小境界,焦云峰不过是莽苍学宫的普通弟子,而蔡春雷是武烈天榜天才。用一根树枝就能刺伤蔡春雷,确实匪夷所思!

  那么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把剑,能够将一切物品变成异宝!

  白连华觉得他们做得有些过分了,竟然好心的将那幅画还给了焦云峰,并且拍了拍焦云峰的肩膀:“少年,我觉得你资质不错,将来可以来我白家效力。”

  焦云峰刚把画接过来,就听到一个传音:“小子,待会把那把剑给我,我的承诺依然有效!”

  焦云峰对着白连华一个善意的微笑,心中却道:“原来向我示好,并不是白家善良,而是贪图那把剑。”

  蔡大人十分不悦,终于发话:“白兄,管好你手下的手,此地哪有他指手画脚的地方!好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下矿坑吧!”

  他默不作声的拾起那把剑,进入矿坑之中,众人点着火把,拥着焦云峰跟在身后。

  矿洞里的通道四通八达,夜晚了还有矿工劳作。蔡大人仿佛轻车熟路,七拐八绕,终于来到一个通道尽头。

  这里已经较深,本应该十分沉闷,但这里却是空气充足,让人如沐春风,异常舒服。众人一阵惊叹,这里好充沛的灵力,简直让人乐不思蜀。

  通道尽头赫然开朗,一扇高约十丈的大门横亘众人面前。一滴滴乳白色的液体从一个缝隙滴落。白连华看得真切,那乳白色的液体,乃是最为纯正、修士最需要的灵液!

  光是那滴落下来的灵液,就可以造就无数高手。而那扇门之后,不知还有多少。

  焦云峰终于知道,为何四大家族会大动干戈,几位当家的都来到这里。

  原来李靖他们挖到的,不是普通的矿脉,而是一处灵脉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