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诡秘图录 > 第036章 陆压的传承
 
  陆压道人拈起一枚黑子,淡淡说道:“棋如人生,处处充满了算计和计算。小友,你术数如何?”

  陆压道人放下黑子,落入棋盘中心的天元位!

  焦云峰一惊,曲松阳跟他讲过棋理,高手过招,大多从边角入手,先争边角位置。然而陆压道人出手惊人,第一手竟然落入中心的天元位,显然大违棋理!

  除非对方有十足的自信,可以在任何变数下掌控全局!

  黑子落入棋盘,棋盘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焦云峰的意识仿佛落入一个无上无下、无左无右的混沌之中,这里无阴阳两仪,无六合八荒。

  那一枚黑子在混沌中闪耀,成为混沌中唯一可以参考的坐标。

  焦云峰心中一惊:是了,这是陆压道人在传道,用黑子点破混沌奇点。

  这盘棋分明在模拟修士修炼,棋盘上有一百零八个纵横交点,代表一百零八个适合开天辟地的混沌奇点。从每一个混沌奇点轰开混沌海,得到的结果却是迥然不同。修士选择的奇点不同,未来的成就也就天差地别。

  混沌奇点的选择,乃是修士踏入先天,进入感应天地境界的第一步,也是修士最为关键的一步。焦云峰心中凛然,面对如此局势,拈起白子,说道:“前辈,晚辈术数,略懂皮毛!”

  然后将白子落在三三星目处,这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下法。陆压道人呵呵一笑,说道:“领悟大道最快的方式,便是用术数穷万物之理。元界大陆上,有很多修炼门派,修炼的路子走偏了。比如要悟透水道,便在河边坐个十年八年,模拟水之势,水之形。这是舍本逐末的方法。

  真正要了解水之道,不但要观摩水势水形,更要去计算水之根本,水势涨落的具体数值。有形无数不入微,有数无形不直观,两者结合才是钻研大道的方法。”

  陆压道人又是一子落下,混沌中一道剑光赫然亮起,划过无穷滚滚混沌,不知几万里长短。这道剑光如同霹雳闪电,霸道绝伦的劈开混沌。

  一道滚滚气流跟随着剑光的方向涌动,就像手指划开水面,水会跟着手指方向涌动一般。焦云峰知道,这便是混沌演化之初,形成的原始本炁。原始本炁形成大道源胎,至真至纯,含朴不化。

  焦云峰在学院的时候,老师有教过,人体本就是一个小型宇宙,人类修炼便是开启人体宇宙潜能的过程。感知混沌海,烙印大道符文,进入混洞期;打通浑身经脉,便是混元期;寻找混沌海奇点,以此奇点为核心,轰开混沌海,在混沌海中开天辟地,这便是混沌期。

  然而学院老师没教,在混洞期,便可以形成大道源胎!

  焦云峰苦苦思索,通过棋局演化大道源胎变化。陆压道人却是落子如飞,仿佛不经过任何思索。

  第三手到第九手,大道源胎演化虚空之门、元始之门、玄牝之门、众妙之门,分别代表混沌开发的不同阶段。

  第十手,陆压道人展现惊天妙手,一画开天。众妙之门诞生大道,元始之门喷涌出物质,玄牝之门诞生灵识,虚空之门开辟虚空。

  第十一手到四十九手,三千大道不断演化,形成这方宇宙。

  焦云峰额头汗水涔涔,若是他稍有一手不慎,便不能将棋盘完美演化。

  他终于看清陆压道人的意图,陆压道人并没有填鸭式的让他去记忆和背诵,而是通过演化天地的方式,让他自己去领悟。

  这是一场天大的造化,能领悟多少,就看焦云峰悟性了。

  陆压道人却是啧啧称奇,焦云峰自称对术数略通皮毛,但陆压道人却看出他钻研之深。陆压道人每一子落下,只是一个引导的过程。每一手棋都有无穷变化,下棋之人选择不同,最终演化的天地便不同。

  然而焦云峰虽然下得吃力,但每一手棋子落下,却让天地演化,朝着较完美的方向进行。

  焦云峰越下越是惊讶,他境界不高,不过混元境后期。眼界见识有限,然而陆压道人的棋路仿佛一个指路明灯,每当他穷尽智慧,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总有一颗棋子为他指明方向。每每至此,焦云峰总是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焦云峰感慨,有一个好老师,真好!好的老师,不会填鸭式的灌输,而是唤醒弟子的潜力与热情,指明方向。陆压道人没有教他具体的功法,但却让焦云峰修行之路方向明确。功法只是法、术,而陆压道人的传授直指大道本源。

  人生漫漫,岂能逞一时之威?斗法和术,终于不如斗道行。

  第五十手,宇宙演变已是极致,群星璀璨,生命不断进化。

  第九十九手,焦云峰推盘而起,对陆压道人拱手说道:“前辈,晚辈智慧用尽,只能推演到这般阶段,便就此认输罢,还请前辈见谅。”

  第九十九手,宇宙崩塌,群星黯淡,焦云峰再无回天妙手,只得推盘认输。

  陆压道人虚虚一按,示意焦云峰坐下,道:“你有如此毅力和智慧,能与我推演到九十九手,已是难能可贵,可见老夫没有看错人。”

  焦云峰拱手说道:“前辈,晚辈有一事不明,晚辈在第九手、四十九手、九十九手,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几乎死棋。不知前辈有没有妙手可解?”

  陆压道人却没有正面回答,呵呵笑道:“你以为这盘棋局只是老夫的传承吗?其实不仅如此,这也是对你命格的推演,你会在这几个时间遇到大的灾劫,渡过去则一路顺畅,渡不过去则性命难保。”

  焦云峰心中凛然,暗暗默记棋路,生怕忘记任何一种变化。

  陆压道人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好了,老夫一身本领,已悉数传你。这个棋盘名曰磨世,便送你了。至于天凰镜,不是老夫的宝物,老夫只传你天凰烙印,可保你性命三次。将来若是你有了本领,可以再来取天凰镜本体。”

  “多谢老师!”焦云峰持弟子礼,恭敬的说道。

  陆压道人闪身躲开,道:“你我不是师徒,乃是道友。老夫可受不起你一礼。好了,老夫神力用尽,这便要回去了!”

  陆压道人哈哈大笑,像是了却了一桩心愿,随后拍拍屁股,大袖飘飘,飘然而去。

  焦云峰呆呆看着陆压道人的去向,忽然心有所感,大脑中陡然浮现一串串神秘符文。福至心灵,焦云峰顿时明白,这是陆压道人留下的磨世盘和天凰镜符文。

  他心念一动,便看见天凰镜中,琉璃一般的大地之上,浮现出蔡景熙、白连华、西江月的身影,甚至深渊之下,孟井衡也印入了他的眼帘。冥冥之中,焦云峰有一种感觉,就是四大家族的当家人,纵然他们已经是玄牝境界的大高手,但生死却在他的一念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